媒體人:紅色媒體變相入侵 非新聞自由

【新唐人亞太台 2019 年 06 月 25 日訊】台灣萬人集會反對紅色媒體。媒體人指出,紅色媒體已超出「新聞自由」範疇,更是對台灣民主發展的重大挑戰。

「我們在台灣這片天空下,已經有人影響我們,讓我們的人不能講話,講真話的人要付出代價。我們來改變這件事好不好?(好)」

台灣數萬人週日集會,拒絕紅色媒體。

美國「詹姆斯通基金會」研究報告,披露中共滲透和掌控海外的中文媒體4種手段,包括利用全資或控股、商業和經濟影響、買版面、安插人員等。

它不會打出中共官方自己媒體(的招牌),那樣它就沒有迷惑性和影響力了。它借助台灣媒體的面目出現,發揮所謂統戰的功能。

旅美學者何清漣研究指出,受中共影響的台灣媒體,典型特徵是全面哄抬中共,不再報導中共迫害人權等所謂「負面消息」;同時對台灣的公共事件進行扭曲報導。

例如2014年台灣爆發學運,反對和中共黑箱達成「服貿協議」;但部分台灣媒體,迴避事件的主線和前因後果,而用偶發的花絮和醜聞做主線,對學生進行污名化和嘲弄。

這些親共的紅色媒體慣用幾個手法,包括了灌輸大量同質言論、洗腦民眾;晝夜吹捧、誇張造神;歪曲事實、製造假新聞;收買商家、店家,只准看紅色媒體。通過大量的、長期的親共言論,達成台灣社會內部的言論同質化、單一化,讓中共在台灣取得壟斷性的話語權和影響力,讓台灣人民覺得麻木疲乏、覺得反抗也沒有用,從而為中共全面併吞台灣鋪墊輿論基礎。

應對中共信息戰,美國澳大利亞等先進國家,借助《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要求中共代理人登記註冊,定期披露財務信息等。台灣也正在推動相關立法。媒體人也認為,紅色媒體的做法,已超出「新聞自由」範疇。

真正的自由,是兼容並蓄地包容各種言論,彼此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界線。但紅色媒體會通過新聞報導或法律手段,大力度攻擊反對中共、反對他們立場的人,幾乎是台灣版的文革批鬥。實質上打壓其他人的言論空間與新聞自由。這種挾著中共黨國力量,來踐踏民主社會的言論自由,已經不只是自由民主的成長挑戰,而是一種變相的、極端的入侵與社會顛覆。

胡平:共產黨的所謂「?實力」,怎樣去克服它,這是一個新課題,需要拿出相當的精力才行。自由社會應該互相通氣,找出更好的應對之策。

新唐人記者 林瀾 紐約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