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保研門:五科不及格何以上北大

【新唐人2009年10月21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18日,北大一名學生在網上發布了一條爆炸性的新聞,爆料北大的經濟學院畢業班的兩名學生,倒數第一名和倒數第二名,其中有五門成績和三門成績不及格,竟然都被保送北大的研究生。這一帖子得到了網民陸續的跟帖和討論,細心的網民對此事件進行耐心查證的同時,更多的是質疑和震驚,在北大如此高等的學府竟然出現了如此腐敗的事情,真是駭人聽聞。然而更耐人尋味的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許多人竟然已經見怪不怪了。針對北大保研門這一事件的前因後果,以及這一件事情所透露出來的中國教育腐敗問題,我們請到了本台的資深評論員陳志飛教授為我們進行點評分析。陳教授,這一次北大的保研門事件,兩三天之前可以說非常的熱,陸續有很多的跟帖,有許多人對此進行了討論,確實是倒數第一又有五門成績不及格,竟然取得了保研。這個帖子中也披露了這個學生的家長是第四級的幹部,與北大的黨委書記有密切的聯繫,這個事件目前還處在網上討論階段,您覺得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陳志飛:我個人認為這是真的。倒不是認為這事有某些人在炒作,而是從官方的反應和對網站的這種控制,可以看出來它是真的。因為北大作為中國各方面的龍頭老大,它有很深遠的政治和象徵意義,對官方來說,這是臉面無光的事情,所以中共旗下的人民網在第一時間專門對這個事件作出了回應,他們採訪了北大經濟學院管理本科生教育的一個處長,這個處長說這件事情是子虛無有,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事情。那麼,記者又進一步追問:您能不能說一下,這個學生五門不及格是不是真的呢?他說:無可奉告,這種事情我們無可查證,因為我們要保護學生的隱私。從他的膽膽突突來看,我覺得這個事情很可能是真的。另外我們從廣泛的調查來看,官方對這種事情的反應是很強烈,另一方面,網上刪除有關這個事件的跟帖也非常快、非常迅速、非常強而有力,這就說明當局不願意讓那個事件曝光,而且不願意讓這件事情的討論蔓延下去。主持人:剛才您說跟帖的反應速度非常快,我也注意到這個帖子,大概是18日、周日晚上8、9點鐘的時候貼出來,在兩天之後,這個訪問量已經達到18萬次了,而跟帖數量已經超過了1500個,當然在20日晚上8點多鐘的時候,這些帖子在天涯論壇已經全面被刪除了。那麼這麼眾多的網友跟蹤這件事情,在如此短的時間裡有這麼多的評論,這件事情說明了什麼?陳志飛:這件事情的真實性還體現在他們這都是真名真姓,貼這個帖子的人是冒著很大的危險的,而更肯定的是,他透露這兩個不及格而上保研的保研門同學的範圍很小,他做事很小心,他沒有在北大當地的BBS網上透露出來,而是在校外用匿名的IP位址抖露出來的。所以從各種方面來看,網友跟我們兩個的反應是一樣的,覺得這個事情是真實的。另外,剛才我們講北大是龍頭老大,長期以來,中國人隨著改革開放,心理變得很浮躁,社會世事變化也很大,但是人們還是覺得這個高等院校是個人間淨土,或者能給浮躁的心靈帶來一點安慰,而北大尤其是象牙塔尖上的明珠,所以這個震撼力就更大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北大經濟學院又是這些明珠中最亮的一顆,可以說是桂冠、珍珠一樣的東西。因為有研究調查,從99年到06年的8年期間,北大經濟學院大概招收了全國68個狀元,占全國狀元數量的12%,在競爭如此強烈的地方,應該是學術氣氛最濃厚的。也就是說傳統以來是擇優錄取,完全以你的智力,你的成績來衡量的,現在傳出這個班級墊底的、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卻保研成功,而寄這個帖子的人說,還有很多班級前10名的人都沒有保研成功,那麼這個反差就非常大。那麼大家對北大的不信任,就等於是壓在中國教育體制這個駱駝上的最後一根稻草,把這個駱駝整個壓垮了,而且更說明中國教育體制的黑暗,整個社會制度的黑暗,已經到了無可復加的地步。主持人:剛才您說了,北大的經濟學院在全國是非常有威望的,有許多高考尖子和狀元在裡面,所以就更突顯了這件事情引發轟動的原因。那麼這一件事情出現之後,有人也不禁會問,這個人發出帖子來,是不是也有洩私憤這樣一個緣由呢?陳志飛:洩私憤,我覺得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本身就是洩私憤嘛,這我覺得無可厚非。因為這個事情的不公平也牽扯到這個作者本人,就像他在帖中談到的,事實上他在北大走過來的這3年,在他心目中,北大一直是佔有很高地位的知識聖殿,現在卻要完全重新洗牌,覺得要把它矇在一個濃濃的厚霧之中,所以這對他本人的打擊是很大的。對北大這麼一個有很多學子雲集的地方,也可以說是半國英才聚集的地方,這種事件對他們將來的嚮往,對他們報國的希望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因為他們覺得還沒有走出校門,已經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黑暗。主持人:剛才您也提到新華網中,北大劉傑老師對這件事情作出的回應,那我還注意到,後邊他也指出:學生啊!你不要用這種方式,你有事我們會為學生作主的,你可以找老師、教導處的老師來談。您對這個說法有什麼看法?陳志飛:我覺得這就像北京話說的,他本身就已經「漏氣」了,基本上他已經承認了,默認這個學生說的是事實,但是咱們私了,咱們不要拿到明上去說。這也是中國民間解決問題的一個普遍的辦法,那麼現在這種風氣已經延伸到官方,延伸到了最有公信力的教育體制,也延伸到最有影響力的北大這個高等學府,中國社會的變化的確令人咋舌!主持人:那保研呢?保研就是保送研究生的簡稱。據我知道,一般都是鼓勵先進,鼓勵成績優異的學生免試取得推薦的資格,成為高等學府的碩士研究生或者博士研究生。那麼這一件事情的出現,五門成績不及格和三門成績不及格、倒數第一和第二而能夠達到保研,那麼對於這些個在象牙塔裡面的莘莘學子來說,您覺得會造成什麼樣的心理衝擊?陳志飛:這就說明了在這個世界上,你所學的知識實際上是沒有用的,你頂不上這種潛規則,頂不上這種事事在灰暗底下的各種潛在操作網絡,你根本沒法跟它抗爭的。也就是說,如果我不是出身顯貴,我不是跟共產黨有直接關係的人,那麼我即便再聰明,我即便再努力,我怎麼樣也鯉魚跳不出龍門,中國傳統上大學的這種希望、理想是完全破滅了。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說,追求理想再怎麼好也不如關係好,是不是?陳志飛:對對,他尤其點出了這個問題的實質並不在於這兩個學生本身素質多差,關鍵在這兩個學生的家庭關係。其實對這兩個學生來說,這也是一個悲哀的事情,因為他們依靠了家庭的關係而達到了這樣的目的。我覺得這兩個學生在資質方面肯定也是不錯的,可是他們靠著家庭的關係,取得了他們本來不應該取得的成績,實際上把他們推到了歷史的對立面,也讓很多人感到不服,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公平的。主持人:針對這件事情網上也有一些評論,譬如說「有多少黑幕在這個社會,不能一一感慨而憤怒,但是在這種陰暗的魔爪伸向了我們寄予純潔期望和夢想的學校裡的時候,還剩下什麼去堅守?還怎麼能以各種理由繼續待在大學這個所謂美好的『上庠』裡?」針對這種感想,您有什麼看法?陳志飛:我覺得這個的確是青年學子最後的吶喊了,因為他們就像抗戰時期說的,「以我們華北之大都不能容下一張平靜的書桌」。那麼在中國這麼一個事事獨渾,萬事根本就沒有按照規矩行走的這麼一個社會裡頭,這種情況的確是令人悲哀的。主持人:網上還有這樣一個看法,其實保研成功只是一個開始,只是保成研究生,最後他還要擇業,畢業之後要成為幹部。那麼現在保研的話還不可怕,還在一個最初的階段,這樣的人將來一旦成為中共的官員那才恐怖。您對這個說法又怎麼看?陳志飛:確實是這樣,因為中共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很多官員是高學歷,西南大學研究生做過調查發現,重慶各級黨政幹部有一半在攻讀博士學位。我們知道最近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也取得了碩士學位,可是有人做了查證,覺得他根本就沒有時間來攻讀那個學位。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大家看一看,像「雍正王朝」那種電視片裡頭,古代知識分子都以清流自居,他沒有很大的政治理想,他的影響就在於他不做官、不出仕,他可以自由的箴貶時政,給社會各方面帶來很大的影響。這種傳統一直流傳到民國時代,比如在大陸還流傳了傅斯年這種國學大師,蔣介石也還可以蹺著二郎腿,而當時馬寅初(北大校長)對蔣介石根本不理不睬。所以說這種官和商,還有和學界的勾結,對中國社會造成的影響和在老百姓當中造成的陰影,的確是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主持人:針對這件事情,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網上做了一個簡單的調查,其中有64%的人認為:「大驚小怪,這是中國」,那就是說在中國出現這樣的事情也沒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反而出於憤怒而要求解釋的只占了13.3%。您對這個的看法呢?陳志飛:從本質上來說,從理論上來說,這件事情已經不足為奇了,現在吸人眼球的只是這個事情離奇的誇大,因為它發生在中國最高的學府--北大,而且發生在人數很多的班級當中最差的兩個人身上,所以它是有一種媒體的轟動效應。但是從事情本身來說,它在中國社會裡頭,在毒瘤遍地的情況之下,已經是不足為奇了,我覺得這反映的就是這種現狀。而且從學界來看雖然是比較誇張一些,但在社會別的方面,這種交易可能是更加稀鬆平常。主持人:這件事情也暴露出教育腐敗、學術腐敗。我們往往看到中共在官方媒體上報道的時候,前面有個通欄標題是:我們這個腐敗的黑幕是這樣的,那麼我們同時也看到了國家治理教育腐敗的堅定決心。有的報道還說中共中央政治常委,中央紀委書記賀國強在第17屆中央紀委第三次會議上,要求高效反腐倡廉提出了明確的要求。對這個政府做出決心和姿態,您怎麼看?陳志飛:我覺得如果教育界還是清水衙門的話,現在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出來,它已經跟別的部門一樣同流合汙了。我給你舉一個數據,1978年中國開始正式招收博士生,當時全國招收了16名。2008年中共教育部宣布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博士生生產最多的國家,平均一年生產博士生達到5.5萬人,超過美國成為最大的國家,期間每年增長的速度是20%多。高教採取這種強烈的手腕來發展博士生教育,它的目的可能一方面是為了賺錢,另一方面就是給那些戴上紅色烏紗帽的官員再戴上一頂黑色的博士烏紗帽,也就是說以黨治國、以學治國的本人都是一個人。這對整個中華民族來說,不單把中國人民當官的路給堵住,把中華民族追求知識的路也給堵住了。這個後果大家可以自己去想。主持人:有人說這些事情也不足為奇,可能國外也有類似這種腐敗的現象,您怎麼看呢?陳志飛:國外這種腐敗現象,靠著裙帶關係上個大學、上個名牌學校,可能或多或少是會有的。我舉個例子,最被人垢病的、採取這種形式取得高等學校、好學校學歷的是布什總統。但他在耶魯大學的平均學分是77分,也是達到C的水平,沒有不及格,只有一門學分成績是D。另外一個,他上的是大學,跟研究生還不一樣,研究生專門是研究人才,完全是按照你的學術成績來定的,跟上大學那種普遍教育還不一樣。所以從中可以看出,這個研究水平在中國已經淪落到何等地步了。主持人:好的,因為今天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節目就進行到這裡,非常感謝您加入我們節目。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次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