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高房價壓出“蝸居”文化

【新唐人2009年11月30日訊】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最近一個名為《蝸居》的電視連續劇在中國非常的火爆,也引發了人們對高房價房屋以及價值觀的探討。很多人發出感嘆,為什麼在中國做為一個普通人會活得這麼累? 另外為了過一個有尊嚴生活,是不是就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價值呢?今天我們就請本台的特約評論員杰森博士對此來談一談。杰森您好!杰森:安娜好。主持人:《蝸居》這個電視劇現在在中國非常火爆,但是我相信有觀眾沒有看過。您能不能跟我們觀眾朋友介紹一下《蝸居》這個電視劇的大概內容。杰森:這部片子主要是描述了姐妹兩個人在一個中國大城市努力生存下來的故事。姐姐叫海萍,已經在這個城市生活了很多年了,跟他的丈夫共同住在一個租賃的十幾平方米的房子裡頭。妹妹叫海藻,她畢業後沒找到工作,但也想要留在這個城市,不得不暫時在姐姐家打地舖。也就是說一個房子拉個簾子,這邊是姐姐、姐夫在睡,這邊妹妹在打地舖。這就是一個故事的大概背景。後來妹妹海藻遇到了一個喜歡她的男孩叫小貝,但是也同時遇見一個市長祕書宋司明,是個有妻子和孩子的中年成功男士。海藻就在這兩個男的之間做出選擇。最後小貝不得不放棄海藻,因為他知道他無法得到海藻的心。海藻最後投入宋司明的懷抱成為一個真正的二奶。在這個過程中姐姐也通過妹妹與宋司明的關係拿到自己所需的房貸,這樣她買到了一個二居型的房子。從此姐姐變成一個房奴,每個月必須要支付1萬2千元的花費,包括其中6千塊錢是花在房子上。而妹妹也進入另一種生活的爭扎,面對自己所喜歡的宋司明,她是模糊的。不知是感情的需要還是物質上的需要,同時她又知道她自己做的是不道德的,因為他明明有妻子有孩子。這個故事的結尾是宋司明最後因為貪污被法辦,海藻懷了宋司明的孩子孤苦零丁的在街上走。而落腳就落在讚揚姐姐海萍這樣的人,說她通過自己的奮鬥終於在城市有個立足之地。整個片子大概就是那麼一個情節。主持人:為什麼這部片子會這麼火爆,而且大家有很多的議論呢?杰森:真實!最關鍵的是它跟很多觀眾形成一個共鳴。因為這兩年中國房價高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而房價漲的快,已經把中國大部分人的收入遠遠的甩在後面,而且絕對不會再回頭,這樣的現實也成為了一個現實。沒有房子的人,他看著房價在苦惱,而有房子的人也像海萍一樣,在努力的當一個房奴,每天生活在壓力下。這個片子非常真實的展現這一點。所以有人說與其這個片子引發了對房奴現實的又一次熱論,不如說房奴這個現象,使得觀眾跟片子的主人翁達到共鳴,所以這個片子展現了它特殊的魅力,現實的魅力。主持人:您談到了高房價,也有人會想高房價實際主要在一些大的城市,比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種大城市。如果姐姐妹妹她們嚮往過更好的生活的話,也許這樣的生活就是她們要付出這樣的代價。她們可以去小一點的城市買便宜點的房子,也許她就能負擔的了,就能夠過一個輕鬆一點的生活呢?杰森:對,確確實實北京、上海這叫一線城市,房價高的已經超出美國了。如果你要到中國的二線城市像南京、蘇州這樣的城市,每平方米也都在一萬多塊錢,動輒也是一、兩百萬買一套房子。甚至像西安這樣的地方,房價也到7千,像樣的房子也得要一百多萬。北京、上海雖然房價高,工資還高,機會多,像那樣的地方工資相對低。所以房子對於生活的壓力,在各個地方變化不是那麼大。當然從另一方面角度來說,中共這兩年確實是把大量的錢投在北京、上海、深圳這樣的地方,這些城市的基礎建設、生活素質、生活質量是別的城市完全不能比的,這是一個事實。而且中國很多政策也是向大城市傾斜,比如孩子考大學,明顯你在北京、上海的戶口,考學的壓力遠遠低於像湖北、河南這樣的省份。所以方方面面中共的政策,中共投資的現實,還有其它中小城市本身的房價,使得很多人做出權衡:與其我在中小城市苦熬著也是個苦,不如在大城市還有個奮鬥的機會。這就是為什麼海萍勸她妹妹留在大城市裡的原因,是現實生活裡非常有道理的一個選擇,這不能完全怪她們因為選擇大城市而陷入這樣的生活。主持人:您說到中國房價高,有人說紐約房價也高,東京房價也高。一般來說,在一個國際正常社會,房價跟一個普通人的收入應該是個什麼樣的比例?在中國又是個什麼樣的比例呢?杰森:曼哈頓的房價非常高,為啥高?它就是一個小島,沒有可建的面積了,而且整個全世界都在那兒買,這個高是它整體的地理位置決定的。不是說像北京舖開了我只要想蓋都能蓋,這是特殊環境造成的。你要說美國整體的房價到什麼程度?今年5月份美國統計獨立屋,中國叫別墅洋房,中值價錢是17萬美元。美國人的家庭中值收入是多少呢?將近6萬。換句話說三年不吃不喝可以買一套獨立屋在美國,這是整個中值的。中國是什麼情況?我們不知道中國的平均工資,中共一直在虛報工資,說北京人均收入大概是4千人民幣一個月,兩口之家大概8千到9千,折合一年大概10萬。但是北京的房價,要是像點樣的房子沒有150萬是拿不下來的。只要三口之家能住的下來的地方得要150萬,換句話說就是不吃不喝十五年才可以買的到。這就是一個區別。美國是不吃不喝三年,而在中國不吃不喝要十五年。所以中國人對房子的壓力是實實在在的,所以中國人活的很累,這是全世界不可比擬的。主持人:也有人在看完電視劇就非常感嘆:我們只要一個有尊嚴的普通人的生活,為什麼就要這樣去生活,要活的這麼累?您覺得中國人為什麼要活的這麼累呢?杰森:其實這個片子本身有個答案,只是大家沒注意到這一點。宋司明只是一個市長的祕書,他不是高官。但是自從海藻跟了他以後,海藻說缺房子,一揮手海藻有個豪宅了;海藻想開車,一揮手海藻有個寶馬車;海藻缺錢花,海藻就發現帳上直接打上去了5百萬人民幣;海藻說用錢不方便,直接就有個信用卡在她手裡頭。一個市長祕書就有這麼大的權力,有這麼多來錢的機會。而且整個片子中,很多人對於宋司明的描述,是覺得他左右逢源的官場能力非常讓人稱讚。這其實這也是海萍這麼一個工薪階層為什麼買不起房子的原因。我們知道中國房地產在08年的時候在往下走,誰最緊張?誰最怕?不是開發商,是各個地方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一半財政來自於房地產、賣土地。當時石家莊市的市政府,直接把全國各地的房地產開發商拉到石家莊市說:我們怎麼能讓房價再上去?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今天全市1千億的城市建設基金就準備來賣土地,如果你們不買土地了,我們這個城市沒法建設。他說這城市沒法建設,實際是啥意思?建設城市所有官員都有外快,所以是他們自己沒有外快。整個中國房地產是誰在推?就是像宋司明這樣的官員,他就是用最正當的方式,哪怕不貪污,也在推房市。就造成了像海萍這樣的人一生在做房奴。中國人為啥活的這麼累?就是中共有這麼一群官員,中共的制度把中國的財富大量聚集在貪官手裡頭,使得中國老百姓整個財富沒有得到自己勞動應該得到的。像美國是相當公平的社會,可以用三年不吃不喝工資買到一個房子,中國就得用十五年。目前就是三家之口兩代人共同投入,榨乾存款才能買到一套房子。主持人:您剛才談到宋司明,其實我想在很多普通人的心目中,這就是一個貪官。因為做為一個市長祕書,他不可能一揮手5百萬人民幣就有了,再一揮手寶馬就有了,因為他自己有家室,有其它的開銷。大家都知道他的錢是來的不乾淨的,他是貪污或受賄來的錢。還有很多人很羨慕這樣子的人,覺得這樣的人很有本事。能讓自己家人過的好,還能去包養二奶,為什麼人們還會羨慕這樣的人呢?杰森:這就是剛才說的,最基本的人的生存和道德之間的衝擊下,中國人現在觀念扭曲到這個份上。我們剛才談到最開始海藻她不得不隔個窗簾跟自己姐姐、姊夫睡同一個房間,她睡地上,她是一個女大學生,這一種生活方式已經不是人最基本尊嚴的生活方式,在中國叫「蟻民」。事實上有很多大學生聚在一起像這樣沒有未來的生存下去。那麼這種生存方式事實上造成了啥呢?中國古時候有一句話「倉廩實而知禮節」。就是說人吃的飽穿的暖以後呢,他會考慮更高尚的一些東西。正是因為中國目前這種畸形的經濟發展方式,使得這種衝擊人的道德觀念,衝擊得太強烈了。當然如果中國人還有一個最基本的信仰,他還可能用對神的信仰擋住這個衝擊。那麼目前中國又沒有信仰,是因為中共把信仰打掉了。那麼在這種情形下,我為什麼不追求我自己最基本的人的生活尊嚴呢?我為什麼不能有個房子呢?所以為什麼有人說這個片子會引發中國新的「二奶潮」,甚至有人說看了這片子有做二奶的衝動。主持人:對,您說的就是這樣。因為在這部電視劇裡面,我們看到海藻她從純真的女大學生,不諳世事,剛剛走入社會。在這種情況下最後變成她自己說的「職業二奶」,而且她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像就這樣了,我就是職業二奶。那麼從這個過程來說呢,是令人很難過的事情,哪個父母看到自己女兒成為職業二奶會高興呢?我相信海藻本身她自己應該也不幸福。至少她知道這個市長秘書他是有太太是有小孩的,她至少不能公開的說我是跟他一家人,她至少花錢做什麼事情還要背著他的太太,那她還是有一個羞恥之心,只不過她沒有表達出來,沒有說出來。而且現在有個調查說,80後很多女大學生甚至希望能夠向海藻學習,能夠遇到一個像宋司明這樣的市長秘書,能夠來擔保她的物質生活。這種思潮您覺得在中國是應該去發揚光大的事情嗎?杰森:當然不是了,這種事情本身誰正面的去看事情,都知道是不對的。但是事實上在面對現實時候,每個人不得不說海藻的選擇甚至是「適者生存」,是按中國把進化論放在適者生存的一種選擇。甚至於海萍也說如果十幾年前她在海藻的地位,她同樣會選擇海藻的做法。當然我們知道了,這個片子最後因為政治原因要把宋司明這個人抓起來,但是我們知道在現實生活中,宋司明這樣的人在中國過得很好,而海藻這樣的人也過得很好,物質上過得很好,當然精神上在掙扎。現實生活的本身,再加上這個劇所表現出來的現實,讓很多中國人再一次衝擊。當然很多人會認為,說海萍由於奮鬥得到了自己房子,雖然成為了房奴,但是得到了自己的房子。但是我還是要反過來問中國人,其實你完全可以不必要過的這個累,就連海萍這麼累都是不必要的。主持人:但是在這種大環境下,您怎麼可能不過的這麼累呢?杰森:這個大環境你改變不了,除非你去改變中國這個大環境。主持人:那還是要過的這麼累了?杰森:目前是這樣的,沒辦法。事實上這種累本身也是中國道德急遽下滑的原因。所以說很多人跟我說,這個社會使人變壞。這個是一點一滴在改變中,其中高房價被中共整個榨取了房產利潤之後,使老百姓背著高房價,中共在這過程確實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主持人:好,謝謝杰森,各位觀眾朋友非常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熱點互動》節目。如果您有什麼想法的話,你可以寫我們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