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國進民退的下一個目標

【新唐人2009年12月28日訊】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隨著當局推出的投資4萬億刺激經濟計畫的實施,中國經濟出現了一個國進民退的現象,這不僅表現在鋼鐵、煤炭、航空以及房地產等領域,網路多媒體似乎將成為下一個目標。最近,在數百家多媒體網站被廣電總局相繼關閉的同時,中央電視台於12月28日正式推出網絡電視台,以霸主的姿態進軍網路視頻領域,當局此舉意義何為呢?對老百姓又有什麼樣的影響?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一起來為我們分析解讀,杰森博士您好。杰森:林雲妳好。主持人:說到國進民退現象,近日國家統計總局局長馬建堂從經濟總量的角度來否定這個說法,認為國進民退只是個別現象,那這個說法是不是成立,它到底有些什麼樣的利弊?杰森:所謂國進民退,就是說最近這一段時間,一些國家的企業或是政府企業在競爭性領域裡頭越來越居於壟斷地位,把原來的私營企業要麼兼併要麼擠出去。這個說法不是空穴來風,事實上前一段時間一個命令下來,山西煤炭行業數千家私人煤井就關閉了,幾乎煤老闆這個概念和聲音都消失了。其它的比如山東的鋼鐵本身是一個國企,但是個虧損的國企,而日照鋼鐵是一個盈利的私人企業,結果因為山東鋼鐵能拿到貸款,所以硬是把日照給吃了,也就是說虧損的國企吃了盈利的私營企業。主持人:這本身是一種行政命令。杰森:對,一統在所謂國企的旗幟之下。當然,我們知道統計局總是在玩一些數字遊戲,但它用數據總量這個概念來描述的話,本身並不說明問題,占領一個國家的經濟,其實不需要在總量上達到多數才能占領的。主持人:那主要是一些壟斷的行業。杰森:更多的是壟斷的行業,事實上中共現在採用的方式是占據最根本的壟斷行業──上游行業,它根本不關心誰賣商品誰製造那些小玩具,這些東西對它來說都是下游企業,上游企業想什麼時候讓你把利潤交給它,只要增加一些電費、增加一些水費、增加一些汽油費,你的利潤全都歸它了。中共從朱鎔基時代開始把國企全部放開,讓整個國企私有化,好像是國退民進的那種感覺,但事實上它那是在放包袱。它現在完全占據最重要的經濟領域,巨大的利潤全部歸到了國企裡頭,這就是為什麼在世界500強中,中國二十多家企業幾乎清一色都是國企。所以說這個國進民退是從2003年就開始的,只是最近做得更赤裸裸了。主持人:但是一般在市場經濟這種前提下,國企和民企進行公平的競爭、兼併啊,這都是一種正常現象,那麼因為中國是專制統治,在這種情況下,有沒有存在公平競爭的條件?杰森:其實沒有,比如剛才我舉山西煤炭這個例子,政府一個指令就使得整個民營企業沒有生存權利。那我們知道像最近的房地產,為啥有時候國企能占領這個領域,就是因為最近4萬億的政府刺激方案,再加上10萬億的銀行貸款,這些錢幾乎全都給了國企,而且同樣規模的國企和民營企業去銀行貸款,國企能拿到比民營企業少好幾個百分點的利率。整個來說,在金融領域,國企和民間企業幾乎根本沒法競爭,民間企業始終處於劣勢。主持人:實際上它的政策是有意傾斜。杰森:有意的政策傾斜、金融傾斜,還有其它一些便利條件。比如說國企從來不交國土稅,這樣一年下來國企就少花一萬一,成本就低的多。方方面面國企和民營企業都不在一個競爭線上,在這個情況下,國企不斷的吞併民企,本身成了寡頭政治,官商勾結的結果。主持人:那說到這個網絡媒體,現在廣電總局還有工信部一聲令下,又是幾百家網路多媒體行業沒有辦法了,生存空間已經被壓縮得很小了,那麼這個影響面到底有多大?杰森:事實上影響面非常大,現在它說關閉了幾百家,其實在這之前己經陸陸續續關閉了很多家。12月20號它又下了指令,說在當天還沒有拿到許可證的單位,到明年3月份,就一定全部清理掉。這件事情讓人覺得很可怕的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數千家的多媒體網站,其實只發放了一百多戶許可證,而且幾乎都發放給了報紙,各地的電視台,各地的廣播電台,而歷史上我們都知道這些都是歸於政府的。主持人:就是官營的了。杰森:只有個別幾家私營的,像土豆網等等可能拿到了許可證,但是這許可證拿到的前提是你這個網站要麼是國家擁有,要麼是國家入股。換句話說,未來整個中國的多媒體領域裡頭,一定是國家參與的,幾乎不存在有純粹私營的概念。因為你要存在就要有許可證,要許可證你就必須是國家擁有或者是國家參股的。所以這就是典型的「一聲令下」,把一個領域從老百姓那兒拿過來給放空。主持人:那現在多媒體領域是「民退」同時也是「國進」了,中央電視台搞的網路電視台,在28號就正式開始運作、面世了,那麼它這樣的做法,對老百姓來講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杰森:它這個做法本身是一石雙鳥。我們知道多媒體這個東西,聲音、圖像、語音,突破了傳統純靠文字傳遞信息的方式,一方面老百姓越來越喜歡這樣的方式,另外一方面給中共的網絡封鎖產生了巨大的挑戰。歷史上它花了幾百億建造的金盾工程,其實主要是針對文字上的,譬如說關鍵字,民主、法輪功等等這些關鍵字,但是如果你在對話中說出這些詞句,它沒有技術可以去封。所以面對這樣的技術挑戰,它不得不出台一系列嚴格的政策,來控制它技術上達不到的控制。譬如它要求准入證3年審批一次,有刋登任何不好的消息,有它不喜歡的消息和內容,都要把它刪掉或者立刻取消,換句話說,每個網站都要自律,自己變成自己的監督機構。主持人:要自律。杰森:另一方面,這又是一個巨大的經濟領域。我們知道中國現在在發展網絡電視,網絡進入了下一個階段,平面電視已經代替了傳統的映像管電視,但是下一步平面電視加了網絡功能,在中國,很多企業像TCL和彩虹都完全放棄傳統LCD電視的生產,準備全面投入生產LCD加網絡電視。但是這又面臨一個困難的問題,電視和網絡以後就融為一體了,將來電視節目和網絡多媒體網站所提供的節目,對於老百姓來說就是同一個視角了。那麼電視給中央電視台帶來巨大的利益,中央電視台簡直肥的不得了。主持人:它居壟斷地位,這塊市場它也不想丟。杰森:所以網絡市場的流量它一定要抓住,它的上司是廣電總局,廣電總局也不會把這塊肥肉流落外人田,所以它一方面打壓,用制度的方式把所有民營的全部消滅掉,另外一方面推進它所謂的中國網絡電視,然後占領這塊空白領地,為未來網絡電視舖下一個經濟金礦。主持人:中央電視台以霸主的姿態來搞網絡電視,它所具有的優勢是其它民間所不可比的,那麼這些民間的網絡是不是真的沒有生存機會了?杰森:只能是在夾縫中求生存。主持人:還有官方入股的成份。杰森:對,我們知道像土豆網,它要面對整個法令上的嚴格約束和來自中央電視台互聯網電視強大的壓力,它只能說我無法和你官方比,我只能走我夾縫小市場。你把所有的新聞、體育方面都占領了,正規的電視節目也都占領了,那我只能搞一些很小很小的領域,譬如個別的網絡電視和一些小型的娛樂節目。換句話說,民營方面被壓縮得只剩很小很小的空間。主持人:但是對中國老百姓來講,有一個中央電視台好像已經代表了所有喉舌的聲音了,那麼因為互聯網、網路電視的開發,好像老百姓獲得信息的渠道可以更多了,但如果網路電視也給中共壟斷了的話,那老百姓獲取信息的渠道豈不是更狹窄了嗎?杰森:事實上是這樣的。我們知道在過去這段時間裡,很多事件都是靠網路多媒體的方式讓老百姓傳達出來的,比如重慶一位女企業家為了拆遷而自焚,這個消息最後能報出來是靠鄰居手機的信息,把手機錄像放在網上才公布出來的。很多網站都有圖像共享功能,你只要把圖像放上去,大家都能看,而且圖像本身它也搜不到,所以這就給老百姓很多機會,可以去窺探其它官方渠道看不到的信息。中共現在一方面要求這些網站自律,同時它又以強大的聲勢推出了中國網路電視這個渠道,確實有壓倒一切,壟斷整個網路信息這樣一種傾向。在這個過程中,中共在互聯網的控制上,實際上是一手軟、一手硬。硬的一面用金盾工程堵著你不讓你出來,同時中共從來都在努力搞自己的一套。比如海外有Google搜索引擎,它就在國內搞百度,你Google到中國來要用中國的方式,那麼它強推百度;海外有MSN即時通,它有它自己的QQ;海外有像Youtube這樣的共享網站,它在國內就搞自己的一套系統。哪怕它給中國老百姓一個互聯網通遍全世界的感覺,事實上你還是在它的手掌心。主持人:但是老百姓在它這個控制之下卻沒有感覺那麼強的控制。杰森:對,他一方面出去的難度很大,另一方面又覺得我需要的東西都能拿到,這種感覺就使很多人不再去看中共控制外的東西。那麼它就達到它的目的了。主持人:但是廣東有一個維權律師唐荊陵,他就認為你越堵的話,老百姓越要在夾縫中獲取資訊,就會有更多人去學習突破網路、翻牆的技術。所以可能從這個角度來講還是件好事,您對這個問題是不是也持樂觀態度?杰森:我不是很持樂觀的態度。因為現在中國有2億網民,數字很大,能突破網路封鎖的人雖然說有幾百萬人,但是實際上僅占2%或3%的比例。老百姓普遍的只是以最簡單方便的方式上網拿新聞,如果突破網路封鎖需要一定的……哪怕只額外裝一個軟件,都可能堵住50%的人,再加上這個軟件時不時被中共封一封,那又堵到另外30%的人了。所以在中共努力堵的過程中,確實使中國人得到信息的可能性降低很多。當然,我希望更多的中國人能形成一個規模,如果大家都能你傳我、我傳你,互相傳遞這個消息,也許可以把4%、5%這樣的比例擴展到10%、20%,只要有20%的人能自由得到海外的聲音的話,本身它這個封鎖就形同虛設了。主持人:好,非常感謝您對這個問題的分析。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