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輕忽民意 呂梁“楊佳”又判死

【新唐人2010年1月27日訊】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19歲青年張旭平一刀刺殺了村支書李世明,卻得到了2萬人的簽名聯保。這是2008年9月發生在山西呂梁離石區的一樁殺人案。日前,呂梁的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張旭平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為什麼2萬人會簽名聯保一個殺人犯呢?官和民為什麼在對被害的村支書的評價上結果卻是迥異的呢?在中國像「楊佳」式的英雄還會層出不窮嗎?我們今天請來資深評論員陳志飛教授跟我們一起來關注這個案子。志飛你好。陳志飛:妳好。主持人:呂梁的這個案子是2008年發生的,最近作出了一審判決,還是判張旭平死刑。您跟我們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案子吧!陳志飛:這個案子發生在08年9月23日,當時離石區下水西村的村支書叫李世明,在一所學校開完會之後獨自待在那裡,突然有一個穿著黑色運動衣和白色運動鞋的少年,也就是張旭平闖入,他手持一把殺豬刀,一刀就刺入李世明的心臟,而且據說刀拔出來都不帶血的,真是一刀致命。然後這個青年就逃之夭夭,一週以後被抓獲。這個青年才剛過法定年齡,18歲本來就沒有刑事責任的,給他判這樣一個罪,的確引起很大的反響。本來案件的審理定在去年8月份結束,可是在8月份一審開始的時候,光下水西村就有3千人去旁聽審判,所以當局可能為了考慮治安,或更考慮到「十一」大慶要來臨,就把它推遲到去年的11月底。到現在案件的結果出來,當然現在更引人注目、討論更多的是2萬人的具保。主持人:具保的是2萬人,據說當地只有25萬人口,差不多1/10的人都在保他,那為什麼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呢?陳志飛:我覺得最關鍵的是案件發生之後,這個少年變成了事情的焦點,同時被害者李世明從這個事件開始成為大家關注的對象,李世明的所作所為也一下子傳遍各地。由於互聯網和新聞報導,呂梁當地對李世明的反應也成為大家關注的另一個焦點。從這個事件的觀察和調查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對過去李世明的行為其實也是掀了個腳朝天,大家發現他實際上是當地一霸,在各方面都是欺詐村民,雖然頭上頂著很多光環,但是做了很多有損於國家和當地民眾的事情。說到這兒,就要說一下殺他的青年張旭平。他在這個案件中被說成是「被慫恿者」,那麼是誰慫恿他呢?是另外一個村民叫張虎平,張虎平和張旭平的母親王侯娥都是深受李世明欺詐的村民,他們為此去奔走上訪,可是得到的只是更多的官司、更多的麻煩,以至從李世明那兒來的更多的打擊。這兩人有時並不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更多的時候是為了大家的利益。比如說從2000年開始,李世明就打著「開發資源」的名義,想侵占本村大概有170畝的林田,據說這170畝植有樹木2萬4千棵,他要把這些樹砍倒然後開發,沒有給在上面居住的村民或原來擁有田地的村民任何報酬。王侯娥還有張虎平根據這個事情屢次到太原上訪,王侯娥還為此坐了1年的所謂「欺詐罪」的監牢,張虎平也以「騷擾治安」罪名受到監禁,他們都為此付出很大的代價。所以他們之間的矛盾由來已久。根據好多村民的反映,實際上李世明在當地是為所欲為,打人罵人、欺詐良田,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所以從這方面來看,有這麼多民意來對李世明作一個真正的判決,我覺得也是不足為奇的。主持人:實際上像張旭平和張虎平他們最後要以暴制暴的方式來對他下手,實際上也是被逼無奈,就說他們沒有其他的路去得到公平的結果。陳志飛:事實上他的母親已經為此付出很大的代價,他母親在告了李世明之後,在太原上訪,他姐姐的自行車就被砸了,而且住屋也被人破壞,造到很多的打擊。在這麼一個世道之下,他覺得有冤無處伸,可能利用手中的這把快刃可以了結此案。主持人:所以對那兩萬多簽名去保張旭平的村民來講,他們很多人說我根本不認識張旭平,但是一說起李世明他們就很了解,所以衝著李世明他們都要去保殺他的人。陳志飛:這說明李世明的確是臭名遠揚,在整個離石區。據說這事情發生之後,張旭平的哥哥也是離開他大學畢業之後剛找到的工作,回家幫他母親伸張正義,蒐集一些簽名。他說在有的村莊只要你一提到為李世明被殺這個案子徵集簽名。有的人當即放下所有的活計幫他簽名,而且自告奮勇充當當地協調人,給他蒐集簽名。主持人:儘管民意是這樣子的,但是呂梁的中級法院還是作出死刑的判決,這件事情在海外像美聯社等多家媒體都作了報導,與此相反的是,國內在這個問題上顯得非常冷淡,是不是有意去降溫這件事情呢?陳志飛:對,這事現在搞得很蹊蹺。在2008年9月事情發生之後,因為這是比較老的案件了,當時全國各地還有媒體、網站作了一些調查,報導還是比較多的。我剛才說的很多細節也都是來自那時網站的報導。但這次一審的結果在網上卻是出奇的平靜,沒有多少的反響。我看到唯一的一條是在「搜狐網」上有一篇所謂暗示就是的官方語調報導,其中也沒有提到2萬人具保的事情。據說2萬人具保這個事情在呈上法庭之後,告方的檢察官公然抗議,讓法官不要接受這個事實。所以他們也是頂著很多的政治壓力。這個反差也確實非常大,在剛開始國內炒得很熱,消息很多人都在討論,但是現在再審他的時候,攸關一個19歲花期少年的生命,國內卻是出奇的平靜。這個事情在海外引起更大的反響,因為現在海外的媒體發現它不能把眼光只關注在中國的房市和經濟泡沫,和與此相關的,大概有1億人左右跟共產黨走得很近的白領他們的生活福祉。中國還有10億人,不是只有那1億人,除了上海、北京的光鮮,還有很多低層的人民在呻吟。主持人:藉由海外媒體對這件事情的報導是不是看到這件事情在中國實際上是有一定的代表性,是一種典型,就說這種地方的村官跟普通老百姓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深化了呢?陳志飛:對,是這樣的。他肯定是覺得一方面它有代表性;另一方面它從中看到了一個中國的縮影,你從中可以看到共產黨幹部的行為,可以看到上訪的過程和結果,還可以看到中國老百姓對政府真正的態度。因為你去到北京、上海,或者到紐約的大街上去找一些在那裡工作的中國人,他們肯定都相當支持這個共產黨政府,因為他們是受惠者,是剛剛所說「1億人」當中的一部分。他們並不能代表所有的中國人。「中國人」並不是那些愛國憤青,也不是虛偽的御用文人所能代表的,中國還有更多的民眾是生活在一種欺壓和淫威之下,所以才造成當地有1/10的人敢於簽名。有很多人可能是想簽名但是不敢簽名的,那肯定更多。所以可以看到這個社會官民的對立已經到了如此激化的地步,這並不是屬於中國的經濟繁榮,股市房市的虛漲能夠代表的。從這方面來看,這的確是媒體應該關注和傳遞給大眾的信息,使大家能夠更好的全面了解中國。主持人:所以對李世明的評價,官民的差異很大。但是有人就說實際上這個李世明也是被中共給害死了,為什麼這麼說呢?假如在他作惡的過程當中,任何一件事情中共能真正按照法律去懲罰的話,他可能不會走到最後被張旭平殺掉這樣的結果。那中共不是一直都在說「依法治國」,它為什麼對自己手下的官員會網開一面呢?陳志飛:這個問題提得很好。首先說到李世明在官方檔案中的履歷,他屢次被評為「五一勞動模範英雄」,還是「帶頭致富」的好的父母官。主持人:頭上的光環很亮麗。陳志飛:非常亮麗,這跟老百姓的口碑有相當大的反差。中共也就是靠著這樣的父母官維持它們的統治,所以你如果真的用中國的法律來衡量這些人的行徑,可能就沒有人去為它賣命,所以中共從理論上為了它的統治出發來看,它這個體制也不會讓這些人受到法律的制裁。主持人:所以它其實是一種縱容。陳志飛:從理論上說它是一個怪圈,中共是兩面體制的話,要維持兩面都不得好,如果它要正面行諸法律的話,這些人就不會為它賣命,它政權就維持不下去。但是如果從另一方面它又縱容這些人的話,總有一條線到一個臨界點,老百姓會忍受不下去,他就會以刀相向來刺向這些狗官,只是把中共擺向一個更為難堪的地步。如果它不處理,那絕對不行;處理了會引起更大的民憤,所以這個體制可以說是罪魁禍首,這體制當中其實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這一點李世明的兒子在法庭對證的時候,他也提到了。美聯社和《華盛頓時報》都對此有大篇幅報導,說他兒子在當庭陳述的時候說:好好的家庭被活生生給拆散了!確實也是事實,說他的妻子坐在輪椅上一言不發,兒子說小妹現在輟學在家不能去上學。這一切都是事實,李世明他家人心裡也不好過,但是是誰給他撐的腰,縱容他在鄉里為所欲為呢?我看到一個細節說,他被刺以後忍著痛爬到「奧迪」車上,這是誰給他買的車呢?中國的村支書現在已經有這樣豪華的裝備,是誰給他這麼多的權力呢?正是這個制度,所以這個制度是真正的殺人兇手。主持人:這個制度會不會導致更多的楊佳、張旭平產生呢?陳志飛:我覺得現在大家都在考慮這個問題,先有楊佳、鄧玉嬌,現在又出來一個越來越小的「楊佳」,就像妳剛才提出的問題:會不會有更多的人出現?如果他們出現得越來越多,頻率越來越高,甚至他們如果跟現在被中共欺騙的在房市泡沫下生活的白領結合在一起,那時候的臨界點不光是對這些社會底層的臨界點,是整個社會的臨界點。那時候就會有這樣的討伐檄文直指中共,包括像《九評》這樣的文章會出現,在中國更多的傳播,那麼這個政權的極限可能就到了。主持人:只是希望這個過程更平緩一些,老百姓不要受更多的苦難。陳志飛:是這樣的。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