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胡溫為何不去哈爾濱問寒問暖

【新唐人2010年1月11日訊】主持人: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2010年的元旦,哈爾濱市最低溫度已經突破了零下30度,然而工作單位的供暖問題一直無法保證,致使哈爾濱市香坊區的數萬居民在冷屋子裡度過了一個顫抖的新年,更離奇的是胡溫對此不聞不問,引人深思。中國北方冬季的供暖問題是關係到重大國計民生的大事件,然而屢屢卻出現重大的問題,這背後究竟是什麼原因使然?節目當中我們請到本台的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就此話題為大家做點評分析。天笑博士,中國北方的供暖問題可以說涉及的省份及人口非常眾多,也是關係到國計民生非常重大的一個事情,本應該引起重視和及時解決。然而出現的結果卻正好相反,中國官方的說法卻是連連告急,剛才我們也提到了這個事情,哈爾濱市的居民在冷屋子裡度過了一個新年。以您的分析觀點來看,北方供暖的問題,這個重大的問題究竟體現在那些方面?李天笑:多方面。從中央一方面來說,2003年以後,供暖的市場化和商品化,基本上是把這個包袱推給地方和民眾。除了在個別的省份或在特殊情況下,有一些補助或獎勵以外,其它基本上就不管了,地方政府對這問題是能不管就不管,在哈爾濱這件事情上面就突顯的非常明顯。另外還有一個,中國企業體制是分為國營企業、民營企業的,在一些大的國營企業還有國家機關,他們的供暖是有保障的,即使在商品化之後還是有保障,因為供暖公司是先把暖氣的線路通向他們的,然後最受苦的是一般民眾,因為他們要跟供暖公司簽訂單向合同,如果出於某種原因,供暖公司不能供暖的話,他們投訴了也往往得不到解決。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的煤價,煤價跟供暖之間有個聯動的關係,如果煤價漲,那當然供暖的價格也漲。但是問題在於有時候煤價不漲它也漲,譬如在2009年,煤價沒有漲,保持不動,但今年除了銀川地區稍微降了一點,其它地方基本上是沒有降反而升了,像哈爾濱就升的比較厲害。另外就是政府的監督機制缺失,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因,等一下我們來分析一下。還有一個比較關鍵的一點,就是供暖企業的運轉處在一種不盈利、保本的情況下,種種原因造成中國目前的供暖系統出現了比較大的問題。主持人:這個供暖問題涉及到北方很多省市,大概有17個省,老百姓非常關注,那做為胡溫來講,過去一直想表現親民的形象,然而對此事,涉及到這麼多人口的時候,他卻反過來不聞不問、裝聾作啞,您覺得這是為什麼?李天笑:胡溫是非常會作秀的,每年這個時候,特別是元旦,有時候在礦井,有時在企業、事業單位跟老百姓一塊兒吃餃子。那麼今年哈爾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幾萬人在冰窟窿裡受寒,胡溫卻沒有出現,我想首要的原因應該是他們不敢去,因為他們作秀本身都是在口頭上,就是老百姓所謂的「影帝」,一種「影視效應」,真正碰到問題的時候,中央拿不出任何措施出來。你到那邊去,胡錦濤摸摸被窩,問兩句話,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所以他就不敢去。再一個是他拿不出錢,而且目前來說,他也不想拿錢出來,所以,對民眾來說,中央表現得比較冷酷,這是很主要的原因。還有,其實背後還隱藏著一件事情,多少年來,中央對北方地區的供暖問題沒有直接的財政撥款,只不過是臨時的,或者是一些特殊情況才撥款,完全是由地方自己來解決,但地方自從企業改革以後,這個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所以民眾表現出來跟供熱企業之間有些矛盾,實際上根本原因還是政府沒有負起責任來,該管的不管,以致出現了這個基本問題。主持人:追本求源,老百姓遇到問題都喜歡問「為什麼?」,我想剛剛在您的分析中已經觸及到為什麼產生的原因,但老百姓還會問這樣的問題,如此重要的問題,官方卻年年告急,究竟是什麼原因使然?您能不能具體再分析一下?李天笑:基本的問題是,供熱跟火車運行有非常相似的地方,而且整個供熱的成本實際上要高於回收的錢。據一項統計,全國現在整個供熱成本大概一年需要675億人民幣,它是根據每年大概4到5個月的平均值計算的。但是如果按照每個月平均收費4.2元的標準來看,收上來的錢大概540億左右,缺額是135億。那這些企業怎麼辦呢?缺的錢怎麼辦?捂著燒,比如現在規定到18度,一燒到18度它就把鍋爐給停了,停了以後就慢慢利用餘溫,像開火車一樣往前蹭,這樣房子當然得不到保暖效果,這是一個。再一個問題是,雖然有這樣的基本問題,但是對目前中央財政來說,135億人民幣的缺口並不是個很大的問題。舉個簡單的例子,去年到12月份財政部據說還有2萬億人民幣沒有花掉,結果各單位急著買各種各樣的禮品,或者買消費品、買高檔的奢侈品等等把它花掉。2萬億相對135億,這差額實在太大了。還有比如每年公車的消費、公費出國、公款吃喝,這3項加起來就有9千億人民幣。那9千億相對於135億也是一個巨大的落差,等於你省出來一點點、牙縫裡掏出來一點點就夠了,但是它沒有做這個事情。所以我覺得最主要原因就是中央對這問題不聞不問,或者說不願意為重大民生問題來操這個心。主持人:針對這個問題,各方也有呼喊。我們知道一般供熱單位大部分是採取集體供暖的方式,有專門的供熱單位負責給老百姓供暖。但現在卻出現一個怪現象,這些供熱企業他們說虧損,老百姓卻說價錢太高,老百姓喊貴。供熱市場為什麼出現這樣的怪現象?李天笑:其實這些問題都是事實,確實老百姓是喊貴而供熱單位說不保本,這些都是事實。關鍵是在這兩者之間,我們看到了政府在這裡邊沒有盡到責任,它只做一些表面工作。比如今年早些時候,哈爾濱政府舉行聽證會,把各方叫來,供熱方叫來,把民眾代表也叫來,同時人大代表、政協等等政府官員也有參加。最後討論來討論去還是要提價,供熱方說提價9塊多元,最後定在7塊多,但是在7塊多元的漲幅中,政府承擔的責任最小,民眾承擔的最大,7塊多元中的5.8元是由民眾來承擔,而供熱單位承擔的是第二大。在這問題上,中央把包袱踢給地方,但地方在這問題中能當縮頭烏龜就當縮頭烏龜,這樣的話,整個包袱就落在民眾身上。但是很多交了錢的和不交錢的民眾都沒有得到充分的供熱,原因在供熱單位覺得它沒有得到充分的利潤保障,在這樣的情況下它就慢慢燒,比如一噸煤它燒到18度。要感覺比較舒服的話要燒到22度,但它不會燒到22度,一到18度就下來到16度或更低,這樣就使哈爾濱這個冰雕之都變成實實在在的一個冰庫。主持人:這個事情出現之後,老百姓都希望能得到解決。那我們去關注了一下,發現地方政府也出台一些相應的政策,比如搞了聽證會,蒐集各方面意見,同時出台了供熱登記、質量保證金、還有第三方測溫等一系列辦法,給這些企業好像套上了緊箍咒。但實際的效果,我們看到緊箍咒好像並不緊,並不能有效治理。您看這是怎麼回事?李天笑:主要因為政府並不是民眾選出來的,所以對這些供熱企業、還有對市場,它沒有嚴厲去監控。比如這次事件出來後,哈爾濱供熱辦的說法就很離奇,有些事情就乾脆推給區一級的供熱辦,就像有一個官員說我滑雪去了,我來不及處理,手機沒帶。問到民眾投訴的問題,他說你要保持和諧,不能老報投訴,你要報供熱單位怎樣進行工作等等這些情況,態度非常惡劣,這是一個。再有一個,它這個監管形同虛設。比如它那個保證金,一個是很多供熱單位它知道自己保證不了充分供熱,它就不交,不交政府也不叫他把錢拿回去,不管它。再有一個,企業收到2千萬人民幣以後,政府發現了民眾的投訴,應該說你沒有保證燒熱的話你要退錢的,它卻沒有叫這些企業退錢;還有民眾要做檢查還要自己花錢,80塊錢一次,只管一天。整個來說,政府沒有起到作用,所以導致這些問題產生。主持人:既然政府沒有起到作用,我想老百姓心裡就要發出一個呼聲:到底有沒有解決的辦法?以您的觀點來看,到底有沒有靈丹妙藥去解決這個冬季供暖的問題?李天笑:首先是胡溫不要作秀而去做些實事,中央財政要每年拿出一定的補助金援助這缺額,第二、我想煤價要進行控制,還有要對供熱企業採取一些優惠措施,比如免稅等等;還有一個,對巿場、對民眾的要求和投訴要進行充分的監管;再有一個,官員下去態度要好,要進行聯繫。但是我覺得以中共目前的情況,它做不到,中共現在面臨各種危機,自身都不保,所以對於這些問題,它只是做做樣子而已,根本做不到的。主持人:那您說根本做不到,沒有任何良方去解決這個問題?李天笑:我覺得在中共統治下,民眾跟官員之間的矛盾是非常根本的問題,因為這些官員不是民眾選出來的,不會真正去為民眾根本利益著想。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看到根本原因就是共產黨這個統治的存在。主持人:好的,我想關係到民眾疾苦的話,我們發自內心的說,再也不希望有數萬民眾在顫抖中度過新年這樣的事情發生。今天由於時間關係,我們節目就進行到這裡。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次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