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開政治局會議定四件大事 今日點擊(2285-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04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在節目當中,在過去的時間裡提出一個說法,我說社會的形勢的轉變,包括你現在的民主社會的概念,民主法治的社會的概念。

能否把人性和人心重新恢復,這是個問題,在中國的社會環境當中,長時間被灌輸,從中共獲取政權之後長時間被灌輸,人是高級動物,被灌輸的,多少代人灌輸下來。

被灌輸成人是高級動物的時候,我就提出質疑了。那人,高級動物能有人性嗎?高級動物能有人的道德嗎?能有人的道德準則嗎?能有做人對生命應該,應有的那一份善念嗎?它不具備人應該有的東西,因為它是高級動物。

從現在出生的人,他的父輩,他的祖父輩,乃至於他的往前數第四代,都是這樣代代相傳。三、四代之後,都是這樣被摧毀的過程中。

在社會的細胞當中的家庭,都已經失去了重新看待自己,當作人的尊嚴和道德堅守的能力,那就從家庭的,社會當中的最基本的細胞,從家庭的層面,摧毀了對人真正的尊重,和人性復甦的可能。

讀書。書,我們現在在這個環境當中看到的書,是在共產黨過去60多年裡統治之下,大多是從這個背景下出版的書。看書的過程,國內出版的,這種有著中宣部依然存在,主管宣傳的人,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當中的一員的時候。

我們看書的過程,就是把我們自己某種程度上,一種洗腦的伴隨的過程,它不是人正常的生命過程,不是一個人自由,簡單選擇的過程,是被灌輸的過程。

當這樣的人群,十幾億人,突然轉變成我們所認為的,一個正常社會的時候,這樣的人的轉型,就是人的觀念的重新轉型,對人尊嚴重新樹立,對人道德重新去探討,到底什麼是人的道德?靠什麼?靠什麼?

所以這是我跟大家提出來的一個,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那法治社會也好、自由社會也好、公平社會也好、普世價值社會也好,共產黨沒了,在轉型的時候,每一個具體人重新被樹立人的尊嚴,重新恢復人性,這是一個相當繁重,這是一個相當嚴峻的問題。

那圍繞著郭伯雄這件事情,網上依然是討論比較多,我們看到的一篇文章,就是在郭伯雄的事情出來之後,很多人認為:是對北戴河會議,將要召開的,也可能已經召開的北戴河會議,是一種威脅,一種定調。

第五代領導人上位今夏北戴河無會

在我的節目當中,我提到說北戴河會議,我一個星期之前就提出來,北戴河會議是否還是以前的北戴河會議,已經是很大問題。結果週末的時候看到一篇文章,

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第五代領導人上位,今夏北戴河無會。

這是一個香港媒體提到的,我相信這些都是各自站在自己的角度,或者說他查到的資料的一種說法。它說北戴河會議應該近期召開,但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

北戴河的政治色譜在悄然褪去。

今年北戴河各類政治與人事的猜測,層出不窮,但可以肯定的說,北戴河不再會有什麼會議了,更不會有實質性的政治決定或者行動,它說得就更絕了。

在它看來在習近平的主導之下,北戴河應該已經改變了,所謂的會議的模式,而真正向度假、休閑轉變,最多是領導層之間的務虛溝通,這是各自的講法。

我們自己在節目當中,我跟大家講的就是:那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之前,突出的一個說法就叫政治規矩,所謂的政治規矩,就是中共的最上層成幫打伙的串連,

螃蟹找螃蟹、蛤蟆找蛤蟆,北戴河嘛,現在他不幹了,螃蟹、蛤蟆、魚,咱們都上桌上一塊吃,啊一塊吃完就完了。

度假,別提蛤蟆的事,也別提螃蟹的事,蛤蟆想躥燉螃蟹想搭夥,我都給你煮了,這保不齊咧。

北戴河會議未開習近平先開了政治局的會議定了四件事情

結果也在週末星期五的時候,學習小組拿出了一個東西,文章題目這麼講:它講北戴河會議未開,習近平先開了政治局的會議,定了四件事情。

它這裡提到是,7月30日習近平開的會,其中之一就是對郭伯雄的處理,這是我們知道的。

然後它提到說,學習小組拿到這個消息,披露出來的時間是9點46分,當時提到說,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第二個:西藏問題。第三個:決定設立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第四個:關於軍隊反腐。

它說把郭伯雄拋出來,在這裡我們看到的那就是這東西,學習小組就變成了一個,完全是一種傳達信息,傳達人家要說話的意思了。如果學習小組這麼做的話,有這樣的根底的話,就變成今天主政的人,對社交媒體是非常關注的。

而它提到了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其實這個問題真正探討的是:今天主政的人跟江澤民之間的,真正的對壘,對壘的過程。裡面包含著股市,裡面包含著今天經濟狀況,所有人都意識到,會遇到大問題、大崩盤的可能,來討論這件事情。

它涉及到是整個民生的問題,它涉及到的是國內,整個國內是否動盪的問題。

西藏,那我們就不知道跟藏胞,很多藏民以自焚的方式,進行抗議是否有關係。

但是西藏跟後面的中央成立,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我相信其實裡面有內在的聯繫。

與此同時,廢掉統戰部的概念。有統戰部在,那其實為什麼還要成立,中央統一戰線領導小組呢?工作領導小組呢?這個小組是隸屬於中共體制的呢?還是什麼?對吧!

所以這是一種重疊的概念,有統戰部在,再成立小組,就是否定了統戰部。

再成立小組,否定了過去時間裡面,中共延續下來的整個統戰工作,民族政策。

那同樣在週末的時候,現在這事出得就挺有意思,我覺得挺有意思就是:它一波一波的按照這個時間在走的時候,在我看來就是這個時間表,完全定下來的時候,它走得非常直接了當。

中共半天內開除3名副省級高官

BBC星期五報導:中共半天內開除3名副省級高官。

這裡包括原來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和原來的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以及原來內蒙古自治區的,政協副主席趙黎平。

這3個人裡面我們知道,楊衛澤來自於江澤民的老家,另外2個人,一個是內蒙的,一個是雲南,這兩個地區都是少數民族地區。

與此同時,我們知道貴州省換了書記。原來的書記被拿下,說另有派用沒提。

而原來的省長,是習近平原來在浙江時的下屬,成為了書記。而貴州同樣是少數民族聚集地區,對吧!

川、貴、藏它是一體的。那迎合著在30日,我們看到政治局會議當中的,中央統一領導小組,出現的故事。民族政策大轉變,以國家為概念才對,這是在我看來習近平,真正掌握實權的標誌,掌握實權的標誌。

我記得跟大家講過:在砍掉周本順的時候,我說江澤民、曾慶紅失去自由了,已經完了。

曾經郭伯雄經歷過的時間,周永康經歷過的被掩蓋的時間,失去自由的時間,今天已經給江澤民、曾慶紅伺候了,沒有任何自由了。

沒有任何自由,動了統戰系統,解決新疆問題,解決西藏問題。所以我才說:應該叫習近平真正掌握權力的故事,那也就變成了江澤民、曾慶紅,被拿下是指日可待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