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應對股市危機只有一條路 今日點擊(2304-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26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黑色星期一這個說法,成為了今天所有新聞當中的頭版頭條。

中國股市暴跌波及全球市場

黑色星期一在道瓊斯股票,也就是這個美國股市開盤之前,就已經充滿了所有的新聞網站,那原因是從中國帶過來的。

上海股市暴跌了8.5%、8.4幾%,在盤中曾經跌破過9%,跌破了3千200點。那變成了這一波從3千出點頭,一直往上走,走到了5千100多點,然後一扭臉回來,快跌得差不多跌完了。

那說法都是跟星期五的,中國的一些經濟指數有關。但是星期五的暴跌,已經被稱為暴跌,對比今天黑色星期一而言,就變成了一個類似燻木耳一樣。

道瓊斯股票在開盤時,一下暴跌600多點,將近5%,那看起來比較強硬,往上衝的力度滿大,這個就是往回調的力度滿大。

而這個加拿大的股市呢,多倫多的股市呢暴跌700多點,而整個歐洲股市在盤中的時候,都超過了5%,黑色星期一已經成為了事實。

但是在我的印象當中,黑色星期一都發生在9月分10月分,甚至到了11月分,很少提前發生在8月分。發生在越早,那對2015年後面的影響就越大。

那現在可以說呢,這種發生已經成為既成事實,那就看美國股市在這樣的過程中,今天它會支持到什麼程度。

在我做節目的時候我們沒有看到,因為是早上做節目上午做節目,所以它還在過程中,可能到大家看這集節目的時候,也就知道道瓊斯股市跌的幅度了。

那我們就看一看BBC,怎麼報的今天的股市的情況,文章題目這麼說的,BBC在報導當中呢,它用一種即時的文字報導的概念來說的,BBC新聞之夜的經濟記者鄧肯分析認為,中國股市暴跌的直接原因,就是中國政府週末的反應遲緩。

那因為呢在星期五的時候,中國拿出了一些工業指數的標誌,但是那個標誌非常差,而在星期四的、星期五的時候中國股市已經暴跌了很大,帶動的道瓊斯都在暴跌,而週末卻忙著去大閱兵。

大閱兵演練,那大閱兵成為了頭等的事情,小腳偵緝隊小腳老太太全上街了。在這個背景之下,它不是中國政府反應遲緩,是因為根本就沒管它,所以到了星期一出現了我們現在的場面。

那這位叫鄧肯的記者認為,既是好是也是壞事,好事是因為政府承諾市場改革,減少市場干預;壞事是中國政府,或許沒有多少可以採取的措施了,也就是說今天主政的人,面對股市無計可施了。

曾經暴力救市的一切,甭管他拿出了多少錢進入市場,全化為了烏有,全化為了烏有,股市的特點就是你進得去,出不來。

文章採訪了不同的記者,BBC在北京的記者說,很多分析人士認為,他們早就看到了股市的泡沫,所以中國的經濟已經陷入了逆境,這都不用說了,這話都說得太多了。

分析:股市「黑色星期一」的源頭和影響

同時間BBC寫了一篇分析文章,相對而言在我的眼睛裡,我們看到BBC反應是比較快的啦,中國股市黑色星期一的源頭和影響。

星期一的時候呢,台灣政府已經採取了救市措施,等於就相當於說,台灣的國安資金,相當於國家隊進入市場去保台灣股市了。

而香港呢就顯得比較沉穩,香港的財政司司長召開記者會,他認為目前香港的股市他依然可以忍受,大概香港是這麼說的。

而澳新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接受BBC採訪時說,這次股市暴跌的原因就是,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市場連續波動。

現在我們關切的就是中國經濟的硬著陸,中國經濟的硬著陸,換句話說,2014大崩潰,中國經濟崩盤,這就是我們可以看到,在我的眼睛裡,你就可以看到。

作為整個江家體系,曾經帶動的股市作空,做成了,帶動的股市作空,做成了。

翻一翻那個時候的節目,我跟大家講過,我說我是主政的人,今天一定把江澤民掛起來,把曾慶紅掛起來。你讓那些掌有實權,你又無法一時間把他們全都拿下的這些人失去希望。

社會轉型是唯一應對,目前在金融體系當中,和包括社會層面的不穩定因素,帶來的整體對社會的崩潰,經濟崩潰在先,就有可能帶動社會崩潰在後。

作為整個制度轉型,共產黨沒了,一切的罪惡在共產黨腦袋上,而江澤民的體系本身就是整個黨的體系,把這樣的東西拋棄掉,把它成為人民的敵人。

中國老百姓的敵人是中國共產黨,以及它整個的體系,從人的心理上就可以擰成一股繩,應對這無法迴避,無法解決的崩潰的場面,劍道在劍外,共產黨的圈畫完了,這是唯一的出路。

文章介紹,儘管北京方面上週末出台了,龐大的養老基金入市的具體措施,這是中國政府救市的最新措施,但是星期一依然暴跌。

所以星期一市場的反應,是對今天主政的人,救市的答覆,對吧!

養老基金那是非常大的一筆錢,周末宣布可以進入股市,我相信是今天主政的人,國務院的那些金融體系的專家們認為,足以穩定星期一,所以都去閱兵了。

BBC非常快的翻譯了一些本土媒體的,有關帶動了全球的,黑色星期一的分析文章。衛報在報導當中直接講說,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承認,中國股市出現了黑色星期一,那下跌將近9%,是2007年單日最大的跌幅。

紅色資本主義一書的作者叫做霍伊,他認為今天中國的領導層沒有控制情況,甚至沒有及時掌握情況,我覺得後頭那話就更可怕了,沒控制住情況,甚至沒有掌握實情。

中國就在前一天宣布了,立即允許退休基金進入股市。這被廣泛看做是,試圖將數10億美元轉入股市,提升股價的措施,但實際的情況─破產了。

也就是說如果在星期一股市當中,你看到了一些明顯的救市狀況,我個人在大概中午1點多的時候,能夠感受到一種力量在托盤,大概當時回彈到3%點幾還是4%點幾,大概是那個意思,我忘了,因為那個對北美而言那是深夜了。

以為就到那兒了,結果沒想到早上一醒,是這種黑色星期一的慘境,也就是說如果是這樣的話,幾10億的養老基金已經進去了,而且被吞掉了。

而金融時報則直接提到說,是否不再救市了,指今天中國政府是不是不再救市了,我的看法可能更悲哀,是不是它根本就救不了市了,也就是央行印刷廠拼命印票子,去買都買不過人們這種暴跌的心態。

就是我剛說的,它是一波高過一波,對不對!

如果印度洋有海浪,這是印度洋,它控制在印度洋的範圍之內,如果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共同水都動起來,全球地震似的,那東西說我把長江的水,我怎麼著給它救一把市,把這個水平著,我覺得就這麼個意思了,不太恰當。

華爾街日報就在頭一天寫了一個東西說,全球金融危機每7年爆發1次,成為了魔咒。

它總結了一下,從1973年、1980年、1987年、1994年、2001年、2008年到2015年,每7年來1回,它指出了一些具體的情況,那就變成了7年1個輪迴,
是真的,是假的呢?

它已經發生了,而且發生了這麼多年。那在我的眼睛裡,我覺得就是一個相生相剋的道理。很簡單,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你可以這麼研究,你可以那麼研究,我自己的看法其實就挺簡單的。

如果那股市的波動,跟人的心跳概念一樣,他平穩的時候,1分鐘跳60下、70下、80下,身體好與不好是一個基礎的問題,對不對!

1分鐘跳120下、要跳150下,你看跳得挺快,一會就跳死了,對不對!

跳得挺慢的,說身體健康,當跳得過慢的時候也快死了,這就是我說的意思。

就是一切的事情有著它一個恆定的,你看不到的一隻無名大手,控制這凡世間一切的事物。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