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戰書力促習近平處決令計劃 今日點擊(2483-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21 日訊】        提要
港媒:栗戰書力促習近平處決令計劃
中國媒體專欄作家賈葭赴港途中失踪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1個多月前,其實可能再早一點,在不同的網站上看到一個說法,說人的磁場有強有弱,它說人是有磁場的,科學試驗啊!它是寫老長了。

人的磁場來自於人的靈魂,而磁場的強弱取決於這個靈魂的境界,就是這個人比較道德,比較不害人、不坑人、不害人,不想些男女苟且之事,可能就相對磁場就乾淨。

那它寫了太長了,我就跟大家簡單這麼講,其實我跟大家介紹過,我說我個人從修煉當中體會到,就是經常我們說做什麼事情看什麼事情,從生命的角度看,不僅僅從人的角度看。

生命的角度就把人的靈魂參與進去了,人就變成一個組合體,肉跟靈魂是共生的。在我們現實環境中,那人的好壞是肉身受控於自己,人之初性本善的靈魂呢,還是靈魂被自己的這塊充滿欲望的肉,活著幹死了算?

人是猴變的,把這自己的靈魂給玷汙了呢,這取決於每一個人和我們人生活的環境。而一個修行的人他更有能力認知到,除了人是肉和靈魂之間,他還能知道靈魂的境界。

就像我們知道的,對吧!說有這個玉皇大帝結果沒出三界,出了三界叫羅漢,比羅漢再高點叫菩薩,菩薩再高點那叫如來佛,有佛有道,那就會出現一層一層一層的。其實不同層面的生命境界,如果按照這個說法他的磁場能力不同,對吧!

臥虎藏龍裡面那個凶煞惡神,武當已經不行了,當時大概台詞就這樣,他說武當山已經不行了,道不行了,武當不行了,見人殺人,見佛殺佛,他根本殺不了佛,但他說出惡的話,當他一說出見佛殺佛的時候,他就是魔。

佛魔對應的,而它是魔反映到人的層面是害人的,所以你看到它同樣擁有能量、擁有力量,但它的能量與力量,靠殺戮營造恐懼。

所以我曾經跟大家描述過,中共的環境、中國的環境如此的惡劣,黨性扼殺人性,是共產黨的絕對不能有人性,這話都能說出來,所有的人就應該覺醒。我們遇到了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斬妖除魔的階段。

港媒:栗戰書力促習近平處決令計劃 

開放雜誌有篇報導:栗戰書力促習近平處決令計劃。動向雜誌講太子黨體系,力促習近平下決心處決令計劃,其中中辦主任栗戰書的態度最為堅決,這是動向雜誌3月號的報導。

這裡面特別提到,栗戰書的祖父叫做栗再溫,曾經是山東省的副省長死於文革,這是他爺爺死在文革,被批鬥死的。今天他栗戰書是習近平的生死之交,是習近平的生死之交,他比習近平大幾歲,大3歲大概是,所以這是太子黨對那些官場的人的態度,沒錯吧!

所以紅色角落這個電影,我們當時跟大家講過,紅色角落這個電影的最後結束,是紅家的就是紅二代的傳統的。這樣的家族的人,在法庭裡當著法官的面,一槍打死了官二代,跟這個概念是一點都不走樣,一模一樣。

報導講當時任石家莊地委辦公室,資料幹事的栗戰書,曾經到省委遞交過材料,而接受材料的人就是令計劃。令計劃看完材料之後,稱材料中廢話太多,而栗戰書瞧不起長著娃娃臉的令計劃。

地方為官的時候,他們之間是上下級關係,令計劃是栗戰書的上級。那令計劃呢罵這個栗戰書,交的材料廢話太多,我相信看我節目的時候,現在看節目的時候很多當官的,恐怕剛罵完你的下屬說廢話太多,對吧!這是很正常的。

黨的體制的官就這麼回事,但是今天把這個話調出來之後,給人感覺就是說,栗戰書非要讓習近平殺了令計劃,就是因為令計劃曾經說他廢話太多。在黨的體制之下,沒跟你說吧,你報出這個新聞你都知道,老爺們不是爺們,娘們不是娘們,這就是亂套。

這你說這個東西,這叫朝政,但人家是朝政;這叫幹部,但人家是幹部,這事你不能否認。這個這就是我們說我剛才說的,你就能知道這是一片荒唐,這是中原大地上,中華民族遭遇的真正的荒唐。

香港商報3月14日報導講,熟悉案情的中共最高檢官員陳連福,透露消息說,令計劃案已經移交到檢察院,目前正處於偵察階段。那就鬼都不知道啦,我覺得這事就無所謂啦。

關鍵的問題是,香港商報在報導後又給刪除了,我們記得跟大家說過,香港商報在報導這件事情的之前,是英國的金融時報,獨家報導有關令完成的消息,而那個消息是指中共死活要把令完成從美國弄回來,但美國現在不給。

所以香港商報就出了這麼個消息說,令計劃全心全眼,就是說沒缺胳膊沒少腿,也沒精神病也沒神經病,一切安好,結果又給刪了。那你讓我的說法就是打成一鍋粥,他們現在打得自己都摘不清了。

中國媒體專欄作者賈葭赴港途中「失蹤」 

而在週末之前,中國一個專欄作家和媒體人叫做賈葭的突然失蹤,所以成為了一個大家關注的事情。而他失蹤的原因,卻跟要求習近平下台的那封公開信有關。

BBC這麼報的:中國媒體的專欄作者賈葭,到香港途中失蹤,據說他是拿了香港居留證的,18日晚上起,沒有人能夠聯繫到賈葭。

當時他正要登上飛機,他的妻子已經報稱丈夫失蹤,而有人相信他是跟一封呼籲,習近平辭職的匿名信相關。

該信短暫出現在我們知道,新疆的宣傳部的網站上,但很快被刪除了。它說表面看來,似乎是在當局著意提升習近平形象的背景之下,一系列高姿態審查當中的最新的一件事情。

我個人覺得,就是這件事情在調查中,就是到底誰發的這封信?一個黨員要求習近平辭去黨和國家的領導職務,刊登在海外反黨的媒體參與網上,然後轉載在無界新聞,是由張春賢 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直接操辦,直接控制的政府媒體上。

而在這件事情的過程中,張春賢在兩會的記者會上,記者問他,你是否支持習近平領導?他說再說吧,再說。

那文章提到說,賈葭的年齡30多歲,那他在騰訊的新聞網站上,撰寫社會市政評論而著稱。他本該要乘飛機從北京飛往香港,蘋果日報引述他的妻子的話說,最後一次與他通話,是星期二晚上8點鐘,當時正準備登飛機,結果到最後兩頭不見人,失蹤了。

所以整個故事就是,賈葭自己曾經有過一個短信,要求那封說有一封匿名信的不要刊登,被人家中共國安部門查到了。那這封信被認為是要求,習近平辭職的這封信。

那這中間我個人的感觸就是,有人在查這封信的來處,所以賈葭就失蹤了。

那與此同時兩會閉幕,作為閉幕的一種儀式吧!自由亞洲電台,兩會閉幕這天,再有2個省級高官下台。

所以2個月10名省部級高官下台,兩會閉幕當天中紀委宣稱,寧波市的市委副書記,市長盧紫月被抓,遼寧省的人大常務委員會的副主任王洋被抓。

我自己的說法就是笑話了,我記得有集節目已經提到這個說法,反腐走入亡黨階段。然後你今天再反腐,再一個一個下去,沒人把它當新聞,瞎掰,就那麼回事。

但是你這麼繃著就是說,不把江澤民、曾慶紅砍了,不把共產黨廢了,你這麼繃著大家一塊崩了,二梯子,崩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