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可能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今日點擊】(2567-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27 日訊】        提要

投票易 脫歐難-英國公投後的下一步

倫敦可能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歐盟、英國之間的衝突,相信大家伙在看我這集節目的時候,在國內、在亞洲盤我指股票啦,就會重新再顯現。有人說還沒跌到底,就是市場的動盪還沒到底,在過去時間裡40多年,英國跟歐盟完全是一體的,它的日常生活,它的每一個人的具體的家庭生活、工作、學習,都與歐盟是一體的。驟然離開,特別是年輕人,切斷了自己很多他在正常仕途中、生活中和甚至他的家庭的起步中,都被切斷了。所以這是會碰到一些具體的事情。

 

而歐洲本身在這個背景之下,包括法國、荷蘭都可能會出現,要離開歐盟的公投的概念,可能會啦。別看是法國和荷蘭,都是當時歐洲共同體的締造國之一,但是現在就出現這種紛爭的場面。在有一集節目當中我們提到,其實我們看到的,是北非的極端的信仰者,造成了人類災難,變相的湧入歐洲大陸。而歐洲大陸面對這樣極端的信仰者,那選擇不同,出現了根本的衝突,對吧!看似是英國的首相,他自己的一次政治上的失誤,但是在我的眼睛裡,他在展現著人類歷史當中,非常變更巨大的這麼一個過程、這麼一個開始。

 

 

投票易 脫歐難-英國公投後的下一步

那至於這個英國離開歐盟,它到底有什麼意義?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我覺得值得跟大家分享,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投票容易,擺脫歐盟卻難,英國公投的下一步。我覺得他這裡介紹一些相關的,特別法律上的常識,和真正我們知道他面對的真實的一面。英國必須把自己希望脫離歐盟的願望,以書面的形式,正式通知另外27個歐盟成員國,那什麼時候做這事兒不知道,因為現在的首相明確提出10月分他辭職,他只做到10月分,那他不會做這件事情,他不會做的,對吧!所以就得等下一個英國首相,應該是願意離開歐盟的,成為首相的人他才做。

 

如果不是一個願意離開歐盟的人,他還可以往後拖的,這事兒非常有趣。英國的公投不具有法律的約束力,因為英國的下議院必須授權首相,向布魯塞爾正式提交退出歐盟的聲明,那授權哪位首相目前不清楚。而目前的下議院呢,將近70%的議員是反對退出歐盟的。那這件事情就變得很特別,英國公民有權力行使他的權利,造成了這種轟動;而英國公民行使自己的權利,是這個政體所賦有的;而同時這個政體的法律,又賦予了議員們,這些民選出來的議員們,他相應的一些法律權力,對吧!所以真正執行起來,我們看到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在一個公平的社會中,我們只能說相對而言,公平的社會中,各自有各自的權力,各自又有各自,被這個政體本身約束的部分。所以來求得最大的平衡點。第二個,歐洲理事會剩下的27個成員國,授權歐盟,就英國退出歐洲的形式的協議,與英國進行談判。所以這裡面叫里斯本條約,這是當初退出機制的條約,那如果實現這個過程的話,成千上萬的法律規定,和金融關係在審查之後,都有著相互的關聯,所以它涉及到英國在歐盟40多年裡,相關的所有的法律條例,彼此的協議、彼此的承諾,要重新審理的,那是需要時間。

 

與此同時,英國與歐盟間的相關未來的關係,談判剛剛開始,一種可能性是簽訂一個附加免稅協議的協議書,還有一種可能是,英國會傚仿挪威、瑞士、列支敦斯登、冰島,加入歐洲自由聯盟。所以英國離開歐盟,但是它與歐洲之間的整個的關係,和歐盟的關係,它有不同的選擇,所以這都需要一個時間去選定的。

 

第三,在過渡期間英國駐歐盟的議員的地位要必須澄清。因為歐洲在歐盟議會當中,是有議員的,在英國。所以他們可能繼續在布魯塞爾工作,一直到他們的終身合同結束,英國可能還得為這些歐盟議員,支付養老金,73名英國駐歐洲的議員,可以享受表決權,所以這就是很有趣的一種身分的概念。

 

英國需要重新啟動,與它主要夥伴之間的貿易關係,締結條約,大概需要7年到10年的時間。那如果回到這個問題的本身,我們就會看到,這是一個作為英國公民,表達權力的一人一票的一個直接表現。而這個表達權力的本身,卻與英國本身的政體,和歐盟整個本身的政體,有直接相關,它表現了人心所向,但是在政體的實際操作當中,又有著巨大的這種困難,和真正實際的事情需要做,它同樣需要時間。

 

所以給我的體會就是,英國表達了自己的權利,那他的實際效果會出現。英國今天的政府,在現實最現實的概念當中,如果是因為難民問題的話,也就變相的終止了,英國去履行歐盟相關的難民政策,變成了它真正時效作用,它可以拖下去,拒絕執行歐盟的難民政策,拒絕接收那些來自於極端信仰者,極端信仰的那些國度的難民。但實際的操作,退出歐盟的操作哪,又是變得相當的困難,對吧!所以變成了英國人投票,有著它非常現實的實際作用,而真正和它本身的人的權力的表達而它帶來的其他相關的影響呢,卻是對歐盟本身的撕裂。

 

因為歐盟成員國當中,具體的成員國,會有辦法來對付歐盟的某些政策,而這個辦法會使得歐盟本身出現撕裂。所以再一次讓我看到,在某些預言當中,歐洲本土出現裂變,我覺得這是很特別的、很清晰的一個概念。

 

倫敦可能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而對英國本身的衝擊呢,我個人覺得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BBC講的:倫敦可能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法國央行行長明確講:在英國公投決定離開之後,以倫敦為中心的英國銀行,和金融業將失去主要的歐盟市場。這將意味著,它將失去現有的國際金融中心,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當他不是那個身分的時候,他就有問題。

 

很多人認為金融中心會像巴黎,或者布魯塞爾乃至德國的法蘭克福來移動,那取決於主要的大的銀行、大的投資機構,它們之間的選擇。而作為英國知名的經濟學人,這個人叫里昂斯,他是支持脫離歐盟的,他認為想取代倫敦的金融中心地位,不太容易。原因就是說:很多以倫敦為中心的銀行和金融企業,可以為歐盟境內任何地方,任何地方的客戶,提供毫無縫隙的跨國服務,被稱為金融護照。

 

所以金融護照它是一種跨越地域的,而現在就在做,現在也就在這麼執行的。所以已經超越了所謂的一個地域概念,就是今天做的一切都是跨時空的,而不是我們原來想像這個地方沒了,它就如何如何。當然我相信這是不同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對這件這樣的解釋。而索羅斯-美國著名投資家,在80年代上個世紀80年代,就是他在成功利用了英國,可能當時英國與歐盟之間金融上的距離,他曾經成功的狙擊了英鎊,十個小時把英國的中央銀行給打敗了。

 

我印象中當時掙了個十個億,十個億還是二十個億,所以這是當時索羅斯最出名的一件事情。而索羅斯在這件事情的表達、表述當中認為歐盟會解體,它的解體的過程,他的原因就是:英國人的選擇對歐洲本土的衝擊。所以我個人認為:這件事情你不用注意在英國本身,而真正被打擊的是歐洲,歐洲的本土,歐洲的本土,和對歐洲人和各個國家之間的衝擊,未來衝擊的影響力,心理的衝擊、人性上的衝擊、生命上的衝擊,而不單純是一個經濟層面的衝擊。

 

所以我自己認為關鍵的問題,就是在這歷史的時間軸當中,發生了這件事情,在應對著命運的概念,而不是一個個體人生活的概念。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