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習江決戰 將有重要通報 今日點擊 (2573-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04 日訊】        提要
北戴河習江決戰 將有重要通報
有無北戴河會無關輕重 習已掌控大局
上海市長楊雄被約談 檢討生活不檢點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前幾天的節目當中,我們引述了一個朋友的說法,應該叫豐子愷的說法。人有3個層面,第一:是物質這是1樓;2樓是思想;3樓是靈魂,在我的眼睛裡,是相當精闢的分析出現代人生活,就人面對自己生命時的認知。

凡是認為自己擁有思想、擁有能力、擁有觀念的、擁有學識的,而否定信仰,他幾個特點:自傲、自大、狂暴、虛偽,他的虛偽表現在他的禮貌上,他禮貌但非常藐視其他人。無論你是搞金融的,無論你是大學教授,無論你是社會科學家,無論你是今天的官員,當一個人是這樣的時候,他就表現這東西。這就是思想者,擁有思想的人、擁有能力的人、創造觀念的人,能夠給人創造指明未來之路,但他是一個猴兒變的,他就會這樣的品質。

而一個生活在靈魂中的人,他往往是閉目的,閉上眼睛,不涉及紅塵滾滾的人間的七情六慾,但他什麼都知道。他不用思考,在修練的文化中,無論西方的、東方的,正經八百地啊不是殺人的,不是殺了別人讓自己上天堂的,他都強調一個悟,西方人說信,你得信,那信的來源,不正是自己對生命的理悟,才能堅定你的信。

在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裡面,提到了最終一個魔鬼,一個魔王,它在人世間27載的經歷,27載的經歷,給人間帶來了血腥、災難、屠殺,滅絕人性,誰是27載呢?江澤民1989年,六四踢了趙紫陽上來,2016年是27年,你可以相信,你可以不相信。人家諾查丹瑪斯也說,這個1999年出了事,如果出了一件事情的話,這個事兒可能就改啦。1999年7月分,恐怖大王從天而降,應對了這件事情,而同時他說,在整個諸世紀的結束之後,他說如果99年出現一件事情的話,那他的某些預言就不準了,茶前飯後你就當笑話說。

北戴河習江決戰 將有重要通報

咱說點正經八百的,這篇文章來自於希望之聲,辛子陵,辛子陵是原來軍事出版社的社長,官職在大校。今年的北戴河是習近平與江澤民對壘的年代,所以在我的眼睛裡,江澤民的統治,只要今天不被掛出來,只要政治局共產黨存在,那現在習近平面對的一切,就是江澤民整個的勢力。在諾查丹瑪斯裡面的另外一首預言中,明確地講:它的標誌是通姦、淫蕩、黃金、白銀、金錢占據一切。辛子陵向記者表示:儘管現在中共幹部多,但又缺幹部,缺少公正、廉潔的,大多是貪官。整個江澤民體系的官員,布局全都被打散、打亂,把不聽話的官員跟著江澤民的官員拿下,不換腦袋換人,隨後拿下江澤民,才能走向最後的步驟。所以在辛子陵看來,北戴河會議應該是一次決戰,習近平通過北戴河會議,要拿下一些重要人物,給大家通通氣,這不是沒可能的。老同志都去這個避暑會議,通報哪些人被拿掉?什麼情況?為什麼?現在開會一定要萬無一失,不能讓江澤民派系在會場上搞政變,沒有把握的會議,習近平是不開的,要開那就要有把握,就要解決問題,徹底貫徹意圖,能夠引導會議的方向。

文章也提到,如何處理曾慶紅、江澤民,可能是北戴河會議的一大看點,前哨雜誌的主編劉達文日前認為呢,如果沒有北戴河會議,可能會更好,因為沒有就是不用老人黨,在北戴河搞風雨啦。那我個人以為呢,這一次七一習近平的亮相,高調的說法,也就奠定了北戴河會議他可以主導了。當圍繞著七一的講話前後,砍掉在過去兩年裡,大家公認的省部級一級大員,是江澤民的一級大員,公開拿掉他的官職,就是這一幕拉開了。

有無北戴河會無關輕重 習已掌控大局

羅宇針對北戴河會議,也有自己的一番說法,羅宇認為有無北戴河會議已經不關重要,習近平已經掌控大權。在他認為北戴河會議是老人干政的象徵,鄧小平他們就算老人幫啦,透過北戴河會議來影響胡耀邦、趙紫陽,到了江澤民時代,他繼承了這一個概念。胡錦濤年代2002年上來的時候,曾經宣布取消北戴河會議,所以當時紐約時報評價是,最正式地打破中共傳統。所以在當時胡錦濤也想否定掉,江澤民的垂簾聽政,但是4年之後哪,北戴河會議在17大之前重新召開,就是在17屆的政治局常委中,江派人馬要超過一半。

所以在羅宇看來,習近平上台之後,目前已經成為最具權威的中共領導人,每次所謂的北戴河會議,他都是在打碎這個平台,讓北戴河會議的分量,影響越來越小,他甚至可以不去。他說另外一面,能夠產生影響的老人不多了,他認為包括萬里、喬石都已經去世了,周永康已經死了,江澤民已經被瓦解了。如果在6月中旬,王岐山直接點名曾慶紅,當著面,對吧!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直接點名這四個人,然後把點名的內容,扭臉交給爭鳴雜誌公佈出來。就是完全在,我跟大家說,掛出江澤民的那個時間就在那兒,某月某日已經定好了,他就是以這樣方式在下最後通牒,在化解對社會上的衝擊,這就是他的目的。

上海市長楊雄被約談 檢討生活不檢點

上海市長楊雄被約談,討論的氛圍包括生活不檢點。爭鳴雜誌7月號講:上海市長楊雄兼市委副書記,6月中旬被中紀委約談,6月中旬被中紀委約談,跟王岐山對曾慶紅等人下最最後通牒,是同一個時間,是同一個時間。他們的基礎是在5月28日李繼耐、廖鍚龍被雙規;5月30日120多名,各地方省部級大元被畫地為牢;70多名省部級高官,被王岐山約談的背景之下,一手王岐山在香山老幹部療養所,點名曾慶紅等人。另外有人去上海,直接弄下楊雄,同時間砍掉了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江西省委書記強衛,我們也看到拿掉了網絡的老闆,對不對?拿掉了教育部的部長,這是我們看到了同時間被拿掉。

包括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所有在過去2年裡,被人們探討的是江澤民、曾慶紅、 周永康,鐵桿的省部級的一級大員,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裡面橫掃。在中共市委常委會議上,楊雄做檢查,涉及中共高官的老三樣:涉嫌濫權批項目、收受賄賂、生活問題不檢點,不就是原來叫通姦嗎?對不對?而通姦這個詞,在諾查丹瑪斯的大預言當中,形容最後的時候是出現了。

上海律師鄭恩寵日前說,習近平隨時可以清算江澤民家族,韓正和楊雄是光桿司令,那上海市政府已經被架空,上海幫已經名存實亡、坐以待斃。江澤民當年上台後,上海幫一度權勢熏天,而江澤民家族因此也雞犬升天。2016年所有人不是看客,所有人不是看客,所有人今天是要認清自己,靈魂真實的年代。在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中有一段說法,在這一波,在亞洲發生的這一波,那個勢力被打掉之後,會出現一次曠世的災難,把文明隔開,曠世的災難之後將迎來一千年的繁榮。

那一份災難是什麼?什麼東西足以摧毀掉,足以使人的文化隔絕?我跟大家分享過,在15世紀、16世紀到17世紀,義大利的文藝復興時期,它的鼎盛的年代,它整個貫穿文藝復興17到18世紀末,在它恢復對神的敬仰的過程中,是襲捲整個歐洲的黑死病。而文藝復興時期的同時,在法國出現了諾查丹瑪斯。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