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大陸高考人數為何銳減?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李欣。根據中國教育部近日公布的數據,今年高考的報名人數是1,020萬人,比去年同期減少了84萬人。對於高考報名人數銳減的原因,官方有一種說法,說不是由於就業難,而是由於適齡人口減少,但是民間有不同的說法,民間認為是教育費用大高和就業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們請專家來為我們共同點評,現場請來了資深評論員哥倫比亞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妳好!主持人:您能不能具體介紹一下今年高考的報名情況呢?李天笑:今年高考報名人數,就像妳剛剛講的是1,020萬,那實際上應屆的畢業生是834萬,其中應屆畢業生參考的是750萬,也就是說有84萬人沒有參考,這是應屆畢業生。那麼這個數字實際上是歷來最高的,也是引起人們很關注的這麼一個動向。因為很多年來,大學生被認為是人群中的精英,所以他們一般的就業情況,或者是社會對他們尊重的程度都是比較好的。那麼這麼多人不想參考,也就是說他們很多人是高中畢業,把上大學作為一次命運的搏鬥,那麼我也不想搏了,所以就放棄了。這確實是很引人關注的一個問題。主持人:其實這麼多年來,對於高中生來說,他最終的目標就是參加高考,好像沒有其它的選擇了?李天笑:對,很多家長實際上因為中國現在提倡一個獨生子女,或者農村也是強迫的進行節育,這樣的話,很多人都把希望寄託在他們的子女身上,當然中國古代也有「望子成龍」的這種傳統觀念,因此上大學實際上使很多人,從城市來講是找一個好工作,從農村來講是脫離農村環境的一個重要途徑。主持人:我們知道其實中國大陸這幾年教育費用一直在往上升,尤其對農民來說,他供養一個大學生確實是非常的困難。那你認為現在中國的教育費用高漲已經到什麼程度呢?李天笑:確實是。現在的教育費用,特別是近這幾年來增長的速度非常快。我們記得在95年的時候是800塊人民幣,到了04年的時候是5,000塊,現在是已經漲到八、九千塊一年,相當於一個城鎮居民的1年的收入,甚至是更多。如果我們把它跟貧困地區農民的收入來比的話,現在大學生1年平均要花大概2.8萬人民幣,那麼4年整個加起來就近3萬人民幣,實際上是相當於偏遠貧困地區農民近35年的收入,這個數字對很多人來說是支付不起。而且就世界範圍來講,日本的教育費用最高,從相對的數字來比較,實際上中國比它還要高。我想原因主要有兩點,一個就是國家對教育的補貼,教育費用支出比較少,就是占GDP現在是還不到3%。現在國際的平均水平,基本上已經占到GDP 5%左右,美國是7%,台灣是6%。主持人:那是不是這幾年中國國家對教育的投入一直在減少呢?李天笑:是在減少。因為隨著GDP的增長率,一直是呈現兩位數的增長,但是對教育的支出實際上是在減少,這是一方面的原因。還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教育產業化,也就是教育權力的「尋租化」,就是說它尋找某種能不能賺更多的錢的一種途徑。很多的高校紛紛開出所謂的「熱門專業」,它的費用基本上比一般的課程要高出30%,有人甚至開出叫「EMBA」這樣的學位,學費一年高達二、三十萬元人民幣。這主要的根據就是它現在要跟國際接軌,就是有關於外資、外貿還有金融,所謂「第三產業」的這種專業特別的吃香,所以它就把學費提得很高。主持人:那它這樣做是不是像您說的要跟國際上接軌,是不是國外的大學都是這樣的?因為我知道國外的大學它每年的收入也是相當高的,比如它通過學費等各方面,賺的錢也是相當高的,是不是中國希望跟國外持平呢?李天笑:我想主要的因素在於這幾年特別是引進大量的外資,很多「第三產業」外貿的這些企業到中國來以後,整個刺激了中國走向經濟發展。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很多高校看到好像這是個機會,就把很多的專業大量的擴張。這樣造出了人才以後,正好這一次又遇到經濟危機,那麼這種畸形結構加上現在的經濟危機,兩者就造成了很多人才找不到他對口的市場,就是不能夠被市場吸收,那麼很多人就找不到工作了。主持人:那現在您覺得是就業難的問題,影響了高中生不願意去上大學嗎?李天笑:這是一個非常主要的原因。那麼這個原因現在中國教育部否認這一點,它認為是什麼呢?主持人:適齡人口減少。李天笑:適齡人口減少,就是畢業生減少了。實際上我們看起來,去年跟今年相比的話,畢業生是減少了15萬左右,但是你這個15萬,只是84萬中的1/5左右,還不到這樣的一個概念。這樣就不能夠說明今年為什麼會有84萬人不參加考試,實際上最主要的原因,我想就是就業難。因為整個中國是外向型的經濟,70%左右由進、出口決定的這麼一個經濟,現在基本上很多的企業都撤資,像台灣的台資啊、美資啊,還有其他國家都撤資。撤資的情況下,像中國南部地區,就是靠近深圳、廣州那個地方,基本上很多人就找到不到工作,農民工找不到工作,大學生畢業以後也找不到工作。這種情況實際上就影響到現在很多的大學生,他覺得尤其讀4年大學出來以後找不到工作,也許還不讀了。特別是來自農村的人,受到影響衝擊是最大的,因為中國有兩元化的結構,農村基本上是戶口制度所決定,它沒有城市所享有的福利,因此很多人都把考大學,跳出農村這個環境,作為一個根本的途徑。就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的農民家庭雖然比較貧困,但他們還是把錢通過借債也好,通過各種方式也好,都讓自己的兒女去上學。有的甚至有兩個子女的話,就捨棄一個,讓另一個繼續上學,總共4年以來花了幾萬塊錢。但是現在發現這些人找不到工作以後,而且農村來的這些學生,他連糧食戶口都沒有,這樣回到農村,他又找不到什麼好的工作,因此對農民來說,他現在又出現了一種新的叫做「讀書無用論」這樣一種概念。這個概念的產生,實際上就是和就業難緊密連繫的。主持人:那麼高中生他不讀大學的話,他有什麼其他的出路嗎?李天笑:高中生如果不讀大學的話,他可以走技術專業這一方面的路,比方說他可以弄個技校或者是這方面的路。但現在問題是說,大學生在中國的人口比例和國外相比來說,相對還是比較少的,就是跟美國相比的話,相差來個30倍左右。因此大學生你說中國不需要嗎?是需要的,但問題是中國現行的體制結構,限制了大學生來找到合適的工作,甚至我們最近可以看到,有的大學生在賣豬肉、賣包子、賣燒餅等等。這個實際上說明了一個社會的縮影,就是這個體制本身不能夠使有才能的人,或受到一定專業訓練的人,讓他找到適當的工作。主持人:那您的意思是說公司企業它不需要大學畢業生,反而是需要一些技校畢業的人嗎?為什麼大學生找不到工作呢?李天笑:從現在的情況看,就是從安徽、湖北最近舉行的大型人才招考會上,就是幾萬人參加的,萬頭鑽動的情形。這樣看來就是很多的企業,它現在情願找一個是有經驗的人,就是現存的大學生你剛畢業沒有經驗的這些人就很難找到工作。再有一個,就是大學生有專業的,現在有的企業它也不需要,比方說你學的是跟出口有關的,但是有的企業它需要的是技術性的人才,又要有經驗的,所以這個也不對口。還有一點就是,大學生的期望值比較高。主持人:那您說中國這種體制造成大學畢業生很難找到工作,是不是說中國的這種教育體制,限制了大學生找到工作的能力呢?現在我知道老百姓有一種說法,覺得目前中國大學的教育跟社會實際是脫節的,您是怎麼看?李天笑:所以有這個問題,就是現在大學的課程本身,從實際情況來看,跟市場的要求有一定的差距。因為這個市場是變化的,而大學設置的課程,相對於這個市場的變動,它有一個時間滯留的問題,它也不是馬上能夠反應出來。比方說前幾年,有的人學外貿進口這方面的專業,而現在就不需要了,不需要以後,他出去就找不到工作了。再有一些就是屬於原來比較老型的這種專業,比如像冶金專業或者什麼的,我知道有些比方在中部,像(湖南)株州這些地區,有的大學生找不到工作,學了以後,他出去以後完全不能夠適用。那麼還有一種就是地區性的差異,比方很多在中西部大學畢業的這些畢業生,他到了東部以後,一般來說沿海這些地區,像上海、廣州這些地方,它有地方性的歧視,它情願僱用本地的大學生,它不願意僱用外來的。那麼還有一種,就是真正的中共這個體制的腐敗所造成的。比方有很多的國營企業或者其他企業,它留下的這種名額,一個就是原來頂替性的,還有一種就是它把這種留給回招的職工,而這些新招的大學生,那就是很難取得這種職位。還有一個就是「開後門」,這個是大家都不說的,但實際上是最普遍的一種現象。就是說在沿海地區,北京、上海、廣州這些地區,一般來講你要找工作,你要有關係網,就是你父母要有點背景。主持人:您覺得中國怎麼樣才能夠解決目前就業難的問題呢?李天笑:根本的問題在於拉動內需的問題。因為現在從國際情況來看,是處於一種危機狀態,外貿出口等等這些東西受到限制以後,在這方面需要的人才等等企業它不能拉動這個內需,這個企業也不需要很多的人。那麼真正要靠拉動內需,我覺得現在中國也是非常困難,因為中國現在這個情況,它不是一種消費行的經濟發展模式。在中國的GDP比例當中,只有30-40%是由消費所推動的,而在一般西方國家的話,就達到60-70%左右。主持人:尤其美國是個消費大國。李天笑:而消費萎縮的情況又跟農民沒有錢、工人沒有錢,社會整個階層沒有錢,而整個社會的這種貧富差距,尤其是中共特有的這種性質,比方說現在大量的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裡,0.5%左右的人掌握了社會70%的財富。這種人他本身又不會把所有的消費用到這上面去,很多人都把財產轉移到國外去,老百姓又沒有錢,在這種情況下,消費就很難推動。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在改革之後,實際上把整個社會福利的包袱直接推給老百姓,比方說像教育、醫療衛生還有養老金等等這些方面,都要由民眾自己負責。那麼很多人就很擔心自己年老以後怎麼辦?就要存錢,存錢就不願意消費。醫療也是這樣,人哪有不生病的?天災人禍可能都會碰到。這樣的話,他要把錢存起來,自己買醫療保險或者存點錢,萬一得大病了。再有,就是用來作為子女的教育經費,所以說這個消費很難。主持人:總而言之一句話,您覺得中國要解決就業難,是很難的一件事情?李天笑:應該說是在這種體制下比西方國家要難很多。因為中國這種體制本身決定了它不是為廣大老百姓,社會財富的分配、配置本身它不是通向民眾的,而是流向少數中共的權貴。這種情況要消費就很難拉動,教育和以後的就業也比較困難。主持人:好,非常感謝李天笑博士的精彩點評,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