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胡錦濤為何放棄G8提前回國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7月5日新疆烏魯木齊市,上萬名的維族人上街對當局進行抗議,此舉受到了暴力的鎮壓。前往歐洲進行八國峰會的胡錦濤,也因此提前返國。他的這個行動引起外界很多的猜測。今天我們就請本台特約評論員李天笑博士,對此進行分析。李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我們知道G8峰會,是今年國際上一個非常重要的會議。胡錦濤有機會可以跟這些發達國家的領導人進行討論、發表宣言,而且是一個展示自己個人形象的機會,他為什麼會提前回來呢?李天笑:對這個問題有很多的分析。確實G8會議是今年一個非常重要的經濟會議。在會議上,胡錦濤首次可以跟其他5個主要發展中國家領導人和世界上最發達的8個國家領導人進行面對面的會談,然後發表一個共同的宣言。這麼一個機會對愛出鋒頭的胡錦濤來說,確實是一個展現個人的形象的時機。但是他竟然捨棄了這麼一個機會,現在外界的分析很多。有一種分析認為國內高層兩種意見堅持不下,那麼這一個可能也是事實。因為中共內部,對新疆的這個鎮壓,可能是有不同的意見。從事情的發展過程當中,也可以顯示出來,因為幾個政治局常委一直沒有公開的發表意見,這個也挺奇怪的,外界一直在猜測。另外的話,也有人說胡錦濤為了避免在峰會的記者招待會上,人家提起新疆鎮壓的事情,他不好回答,所以提前回來。但這個分析就比較牽強,因為胡錦濤他非常有作戲的才能。記得他到日本去的時候,有一個日本的小學生就問他,他說胡伯伯,為什麼你要當總書記?胡錦濤說:是人民選我上來的。這個引起了哄然大笑。後來在很多的地方,人家都在講胡錦濤講的這個,有的是一講再講,當成是一個很大的笑話。那麼也有人說因為這一次的鎮壓,引起了國內的局勢,發生了非常嚴重的變化,非得要胡錦濤回來才能夠解決。也有人說這可能跟八九的時候,趙紫陽到北韓去,也有一定的相似性。如果胡錦濤不回來,可能就被其他反對他的人,像周永康這些人給搞掉了。我想,這個主要還是「兩害之下,取其輕」。因為你想想在八國會議上討論的問題,儘管是首次發表一個共同宣言。但這個共同宣言總的來說是一個表態性的,對於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這個伙伴關係繼續延續2年。還有就是比方討論關於世界經濟的問題,實際上也是一種比較形象性的一種承諾,對此來說,胡錦濤其實在多種的場合,已經表達了他的意見了。再有一個比較突出的一點,就是有關於氣溫的話題。美國原來是一直不同意參加控制氣溫的這麼一個協定的,這一次同意要把氣溫降低到原來工業化之前的2度這個水平。這個實際上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我想,這一次胡錦濤回來,主要的原因是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現在就是需要他來承認,或者是否認,或者是怎麼來收場。現在中共把漢族和維族人的衝突搞的這麼大,而且它的鎮壓,在世界上也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在這個情況下,中共高層可能就沒有辦法來決定,下一步該由誰來負責,或者是這個事情到底怎麼看,那麼需要胡錦濤回來召開會議,一槌定音。主持人: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來說都會召開政治局常委會了。那麼這一次新疆亂了之後,常委會主要內容都討談論了什麼呢?李天笑:我想常委會這一次的召開,中共公開媒體報導非常簡單,但是海外媒體就比較詳細的評論過這次會議的內容。第一個是重申人民民主專政,就是在這麼樣一個情況下,怎麼樣來選拔所謂「根紅苗正」的人,就是忠於黨的政策的民主幹部。這一次主要增加了「安撫」這麼一個項目,就是說要從各方面給少數民族各種小恩小惠。比方這一次派了俞正聲,去看望一些在上海的維族人。另外,也做了「撫恤」等等這一些措施。第二,就是確認了武警,它們將來將做為對內鎮壓的主要力量,要把解放軍這東西掩蓋掉。因為外界對解放軍特別敏感,所以這次確認下來了。第三個確認了這一次事件是所謂的「城市平亂」,是一個對老百姓鎮壓的一個事件。中共可能預計到將來會出現類似的事件。那麼這一次的話,就是作為一個實戰演習的這樣一個概念。另外,繼續採用胡錦濤所謂的「硬的更硬,軟的更軟」。比較重要的一點,就是否認了自己。用所謂的民族融化來代替了這個民族自治,也就是用同化的方式,作為今後民族政策的大方向,而不提以前自治的這個問題了。還有他也有講到,這個問題裡面可能有執法不公,或者是分配不公這麼一個現象。所以主要來說,政治局會議就是把這個鎮壓以後,中共所要做的事情,作了一些規定。主持人:您剛剛談到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被派到新疆去看望維族人。我們知道上海沒有發生這種維、漢衝突,或者像廣東韶關那樣的事件發生,為什麼要派他去呢?李天笑:俞正聲去上海這個事情,主要是安撫在上海的維族人,這是一個很主要的方面。因為在上海大概有2、3萬這樣的維族人,他們從事的主要職業就是開餐廳。那麼他這一次是去了絲綢之路大飯店,上海有2個這樣的大飯店,還有一個叫做克拉瑪依大飯店。我們知道維族人在上海,表面上他是享有跟漢族人同樣的權利,也可以進行各種的經濟活動。但實際上,暗中是受到歧視的。維族人到上海的話,一般來說,公安局不允許他們住在一般的賓館裡面,必須住到維族人的這2個飯店裡,那麼房價就是非常貴,起價是250塊錢一天。如果要住到一般飯店的話,要公安局出證明,或者是要漢族人給他們擔保。它派俞正聲到上海,是為了預防維族人,出現像烏魯木齊這樣的一個事情。儘管說維族人在上海也有些既得利益的,有的人做生意或者是開飯店的。但是它怕,民族這一方面的因素,會引起這些人看到自己的兄弟姐妹被殺死了以後,他會採取某些措施等等,中共感覺到比較害怕,這是一點。再有一個,我想就是江澤民這一派的,因為江澤民在上海。他怕會出事情,所以他要利用俞正聲來平衡周永康,進行這一次這個鎮壓。所以它採取一些措施,從表面上來說,好像它既是殺人,鎮壓了。但是同時它又是做了紅臉也做了白臉,在撫恤這一方面它也做了些工作,它顯示這一點。主持人:您剛才也談到,在這一次政治局會議上,有一個重要的議題,就是說今後主要用武警來進行,大規模民間的,它們所謂的「平暴」,用這樣的警力。但是同時它在這個議題中,也談到一個「兩條線原則」,就是說要經過公安部和中央軍委同時批准,然後雙重指揮,這是為什麼呢?李天笑:首先就是中國現在,對於武警的指揮權限的這個問題非常混亂。你現在上網站去查的話,很多人都不知道,問這問那的。據說原來決定是在今年年內出台一個叫做《人民武裝警察法》,這個草案現在出來了,但正式的文本到現在為止沒有出來。因此,表面上看來是沒有章法,但實際上,就是武警現在已經成了一支在解放軍之外,一支正式的,不穿解放軍軍裝的,對內鎮壓的,這麼一支武裝的力量,就是所謂的「憲兵力量」。但這個「憲兵力量」,它本身不是專門用來維持一般秩序的,而是對內進行鎮壓的。那麼這個情況就是有的人講的,解放軍有兩套軍裝,一套是武警的,一套是正規軍的。但是武警它實際上是一支正規的力量,它大概有100萬到150萬人。中共現在來看,它的武裝力量有三支:一支是正規軍就是解放軍,第二支是武警,第三支實際上是城管。那麼武警這個力量,這一次要作為政治局常委討論的一個議題,關鍵在於它出現了一個進退維谷的,這麼一個兩難狀態。就是胡錦濤他們看到,這一次在突發事件當中,發現了這個情況,他們調用武警,確實很快的把機動部隊調進去,能夠迅速的把民眾鎮壓下去,他覺得這是對中共政權非常有力的一點。但是同時又發現,如果你要調動有力的話,就必須給地方某種權限,比方說地區能調動縣的武警,就是跨縣的地區性能調動,跨地區的省一級能調動,只有說到了跨省的以後,中央軍委才能調動。這一次的情況是胡錦濤人不在國內,那時是調動了跨省的武警,同時跨縣的,跨地區的,都調動了。這樣的話就造成了一個挑戰,就是胡錦濤到底是要承認中央軍委和地方雙重領導呢?還是說在特殊情況下,地方可以不經過中央軍委就直接能調動?那麼這個關係,讓中共考慮到一個問題,如果同意中央軍委把權力下放的話,就可能造成地方的軍閥,地方擁兵自重,或者是有發生政變的可能,所以它處於兩難的狀況。另外,這一次周永康確實也把勢力用在胡錦濤不在的時候,利用政法委和武警的公安系統調動武警,然後達到了使自己在武警和公安系統中勢力坐大,從而對胡錦濤的權力造成一定的威脅。主持人:您談到了周永康,大家都知道周永康並不是胡錦濤的人,但是我們看新華社有一篇報導,突出說受胡錦濤委託,周永康在新疆實地指揮維護穩定工作。新華網為什麼要突出這樣的信息呢?李天笑:首先我們看到這一次周永康去接見,是一件非常滑稽的事情,對面坐的是一位維族的婦女,他鎮壓的就是維族的人,他竟然假模假樣的去接見維族人,但在周圍的很多,比方說其他人臉色都非常尷尬,這是一個。再有一個我覺得他要擺上胡錦濤所謂的「委託」,實際上暗含著這個事情可能開始的時候,胡錦濤並沒有委託他做,他是事先做了,做了以後現在需要胡錦濤來承認他。那麼從另外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中共為了自己的整體的利益,胡錦濤回去以後,可能就同意了,或者是承認、肯定了就是這麼一種做法。當然這個跟胡錦濤表面的所謂和諧社會這一點是衝突的,但實際上對中共整體的利益,維持整個中共的統治是有利的,所以我覺得胡錦濤在這個情況下,同意、承認了這一點。主持人:那您覺得新疆事件,還有整個的中共高層的這種變動,今後這個局勢會怎麼發展呢?李天笑:今後的局勢發展主要的就是中共在新疆有實質性的利益。主要實質性的利益,很多地方都沒有提到,實際上就是石油。因為現在中共的統治,各種軍備發展以及GDP的發展都需要石油,而且經濟的發展是它現在維持統治的一個關鍵。那麼在這種情況,新疆有4大主要的油管,又有3個主要大油田,都在新疆,而且新疆現在的發展可能要成為全國最重要的石油基地,它的存油量還有產量很可能是跟中共自己媒體講的,要跟阿特拉伯有一比,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肯定是要長期採取各種方式來控制新疆。而這次主要的問題就是在石油發展過程中,維族人沒有得到任何的利益,因此對自己的生存、經濟發展空間就感到非常的窄小,所以我想今後中共還會採取武裝駐紮來鎮壓所有的維族人的反抗。然後通過大量的移民,同時加上各種各樣的小恩小惠,把這個事情平息下去。但是從長期來看,會出現一種所謂的「巴勒斯坦化」的情況,就是現在維族人和漢族人,在中共挑動起來的矛盾下,處於兩個勢不對立的情況,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想中共在新疆的日子是不得安寧,不太好過的。主持人:您談到大規模移民,那麼有多少漢人會移民到新疆去呢?李天笑:其實只有上層的漢人,有的時候做官願意去,但實際上很多的老百姓並不願意去。主持人:是啊。李天笑:比方說有兵團的人甚至願意回來,因此這個矛盾的根本就說明了一點,就是它不是漢族人、維族人的矛盾,而是漢民族和維民族跟中共之間的一個矛盾。主持人:好,謝謝李博士,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