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許宗衡案指向江系黃麗滿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廣東官場大地震持續震盪,繼陳紹基、王華元落馬之後,深圳市長許宗衡又被中共免職。大陸首富黃光裕案牽扯出的官員之多,牽連之廣,被認為可能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的弊案。那許宗衡又是如何涉案的呢?廣東的官場持續地震,是中共的反腐成果呢,還是內部權力鬥爭的結果呢?中共官員的腐敗程度到底有多嚴重?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給我們分析點評。主持人:天笑博士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我們最近從媒體的報導看到,因黃光裕案牽扯出來的公安部部長的助理鄭少東,他供出了57名副部級的官員,而深圳市長許宗衡就是這57人之一。那麼許宗衡是怎麼涉案的,他的問題有多嚴重?李天笑:這個許宗衡案有一說,就是剛才你講的,他是被供出來的57人之一。但是也另有一種說法,說他涉及一些重大工程受賄案,最後被揭露出來了,而最主要的一個突破口呢,就是有一個女星的情夫在香港有定居權,所以比較張揚,但被中紀委的人盯上,盯上之後就以他為突破口,然後把許宗衡追出來了。現在案子正在調查之中,因此他貪了多少、受賄了多少,或是罪行有多嚴重,具體數目還沒有披露出來。但是根據中紀委的談話,就說他嚴重涉嫌違紀,另外說這個案件可能要比歷來所有的案件都大,甚至比陳良宇案,比賴昌星案子都要大。主持人:這不是指許宗衡案子本身,是指整個的黃光裕案牽扯出來的?李天笑:是指許宗衡案所涉及的,由他這個案所涉及的面。總的來說,有三方面的問題,這是從各媒體和各方面收集的消息綜合起來的:第一方面就是工程受賄,包括鐵路、公路這種大的工程受賄案,還有一個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的工程受賄案,還有關於一個叫做桃園村的,一個豪華住宅區的三期工程受賄等等。當然這對中共來說是司空見慣了,因為很多受賄案都涉及到大工程的受賄。那麼第二方面就是買官、賣官。很明顯的,他當這個官不是憑自己的政績上去的,根據他一些私人的談話,他自己也談過,他官當到這個地步是花了很多錢的。那麼這個黃麗滿是原來的深圳市委書記,也就是在大陸傳的非常多的江澤民的情婦黃麗滿,她在深圳當政的時候把他提拔上去的。那麼這就產生了一個令人深思的問題,到底這個案件跟黃麗滿本人有多大的關係?其實在調查許宗衡的過程中,一年前就已經立案了,但是許宗衡非但沒有潛逃,尤其當陳紹基案被揭露出來,已經有一百多名廣東官員紛紛出逃的時候,他還是穩如泰山,而且頻頻往北京跑,跑關係。主持人:還繼續活動。李天笑:他認為他有非常強硬的後台,可以幫他渡過這一關,那麼這也是指向黃麗滿。2005年他當了市長以後,他就賣官,公開開價,一個正區級的幹部是1千萬左右,一個大集團的總裁那就是800萬,其它一般的也有各種價碼。那麼這有幾個涵義,一個就是他自己的收入很多,再一個就是進貢,還有就是類比。也就是說黃麗滿當深圳領導人的時候,她也用同樣的方式,可能也收進了不少錢,據說在國外也有很多的存款。第三個問題就是權色交易,這也是中共黨內「西門慶化」的一個顯著標誌,是個共同現象。比方說他有很多辦公室的風流故事,而且在深圳幾個五星級酒店裡都有他長期租用的包房;另外據近期揭示出來的材料,他跟一個女星,至少一個女星有這樣的關係。另外,他利用自己能夠批港澳通行證、居住的證件等等,也都用這種權色交易的方式來進行,尤其他跟黃麗滿的關係,已經引起了各界的關注。主持人:那麼在他被雙規之前,像您剛才說的,他還頻頻的跑北京去活動。但他這一次終於被免職了,被雙規了。那麼他是本地成長起來的官員,是黃麗滿直接提拔起來的,他的落台對黃麗滿,甚至對江系有什麼樣的影響?李天笑:這關係非常重大了。你知道深圳是南方的一個重地,南接香港,北面有很多高官都在經營各種各樣的業務,這種錯綜複雜的關係本身就決定了深圳的重要性。而且他當上市長以後,黃麗滿就利用他當個棋子,替江澤民在那兒坐鎮,所以說這個關係就非常明顯了。再有一個,在胡溫和江澤民之間存在中共內部的權鬥問題,實際上,從總的局勢來看,現在是端下了上海這一窩,但是把上海跟陳良宇端下去以後,江澤民和胡、溫做了一個交易,不動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就動到陳良宇為止。而所以沒有動透的原因,是因為江澤民還有一定的實力。那麼剩下來的就是中央的周永康,周永康實際上就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的保命官,只要他在政治局常委之內,他又管政法這一攤,那就很難把這一把火燒到江澤民和曾慶紅那兒去。因此胡錦濤的戰略是先南下,先端南面的深圳做為主要突破口,這個主要突破口有兩點,一個就是十七大以後,胡錦濤把汪洋派下去,但汪洋推不動,因為江系的勢力非常強,他的根子扎得非常深,這幫地方官不買他的帳,尤其深圳這個許宗衡,更是黃麗滿的人,因此肯定是不效忠胡、溫的。那麼端下他,直接就可以威脅到黃麗滿,而且指向江澤民。所以這整個大布局來說,他是這麼考慮的。主持人:那麼通過許宗衡這個案子,揭發出來中共官員的腐敗程度,到了什麼樣的程度?老百姓以前一直在說官員腐敗,那麼到底腐敗到了什麼樣的程度?李天笑:這個腐敗的程度可以這麼說,你要打那一個省市,一抓就是一大把。也就是說不管什麼樣的省市也好,從中央到地方都是爛透了。像前一陣子我看到一張表格,就列出胡、溫、江澤民、曾慶紅等等這些高級官員,最高層的,他們的子女現在都在經營各種各樣的業務,都是商業方面的,實際上都是很大的總裁。尤其是江澤民那兩個兒子,據說是中國第一、第二大貪。所以說上面是這樣,那麼下面的話就更不用說了。就像前一陣我們談的鄧玉嬌案,從那兒就可以看出來,在一個小小的縣城裡面,一個鎮的水平上面,也是一派腐爛的現象,所以從上到下基本上都是爛透了。原來我們有句話說,如果把這些中共官員全部排起隊來槍斃的話,可能會有冤枉的,但是如果間隔一個槍斃一個的話,那會有漏網的。那現在呢,我覺得全部槍斃可能還是有冤枉的,但是隔一個槍斃一個的話,那肯定是不夠的。所以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老百姓都非常憤怒,但是沒有什麼辦法。因為目前中共所謂的反腐敗本身,只不過是為了自己要權鬥,為了要欺騙民眾的一種茍延殘喘、保持政權的方法。主持人:那20年前六四的時候,學生們就是打著反腐敗的旗號,搞了那一場愛國運動,但是被鎮壓下去了。而20年後,今天這個腐敗,已經成為就像您剛才講的,已經是中共官員的常態了,好像不腐敗的人,清廉的人,已經屬於異類了。那中共在這20年當中,其實也提倡反腐敗,為什麼反了半天,到20年後的今天,這個腐敗的局面卻是這個樣子呢?李天笑:我覺得有兩個主要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整個社會道德的標竿在下滑。50年代初的時候,有兩個最著名的案子,一個叫劉青山、一個是張子善,當時兩人總共貪汙了大概是150萬人民幣,但兩人都被槍斃了。那個時候的潛規則是少數人的貪汙腐敗是一種恥辱,在當時來說這還是一種恥辱,大家覺得這是不可接受的。但是今天的情況卻是這樣子,腐敗成為一種榮耀,你不腐敗反而被人看不起,受排擠。整個黨內、整個社會的道德水平不斷的在下降,到了這麼一種水平以後,從上到下,貪汙腐敗就成為一個慣常現象了。第二個原因就是江澤民本身沒有軍隊和政績,他是比較心慌的。他上去是靠六四時鎮壓經濟導報而上去的,因此他不像鄧小平和毛澤東那樣在黨內有一定的威信,那怎麼辦?他想出一個辦法,一方面提拔官員,尤其是軍隊的官員;再一方面就是腐敗,用腐敗的方式收買官員來保證別人對他的尊重。主持人:您的意思是他鼓勵官員腐敗?李天笑:對,他鼓勵官員腐敗,對他忠誠。我讓你腐敗你有好處,然後你對我要忠誠,你必須忠於我。主持人:他不是也反腐敗?李天笑:對,但他反腐敗實際上是一種政治手段。比如現在你不尊重他了,或者你政治上出格了,這樣的話,他就可以抓你腐敗的問題,用腐敗的問題做為一種政治的手法,代替原來毛澤東、鄧小平搞的政治運動。所以這種方式的轉換,中共用黨內腐敗的方式來代替原來政治運動的方式,實際上是共產黨整個走到末世的一種表現。主持人:那江澤民時候是這樣搞的,今天胡錦濤當政,他是不是還在延續這種做法?特別像這次廣東的高官落馬,是不是也是這樣一種權鬥的結果?李天笑:江澤民很明顯是這樣搞,胡溫看到了這個問題,但是他們沒有辦法解決,因為腐敗已經成了一種無解的趨勢。在這種情況下,胡溫採取的方式就是局部的、重點式的所謂打腐,用這個來振奮人心或增添自己執政的一點小小成績,而更大範圍的,他不敢動。在更大範圍上,他是保持或者是繼續江澤民這種腐敗的趨勢,仍然是以抓腐敗做為政治鬥爭或黨內權鬥的一種方式。主持人:腐敗的問題沒有辦法從根本上得到遏制,但是通過這種內部權鬥的反腐敗,所揭發出來的官員的腐敗狀況,卻激發了老百姓對中共的本質,對中共官員更加失望。這樣一來,會不會從根本上動搖了中共的統治?李天笑:這是非常明顯的一個趨勢,現在確實是這樣。所以胡錦濤也採取了一些方式,比如派王榮,因為王榮在蘇州搞出了一點政績,另外他也是一個學者官員。主持人:稍微清廉一點的形象。李天笑:他提出所謂的蘇州經驗,所謂蘇州經驗就是科學發展觀的一種驗證,在這種情況下,胡錦濤、溫家寶想用這種方式來平息民眾的憤怒。但是我覺得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目前中共的執政方式,這種貪汙會繼續下去,因為這種執政本身就是貪汙的溫床。主持人:所以說在中國想要完全杜絕腐敗問題,恐怕還是一個體制的問題。李天笑:我覺得是不可能的。因為現在如果把所有的官抓起來,全部關進牢裡,那共產黨就完蛋了,但是你不抓,滑下去,共產黨也完蛋了。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我們的節目時間又到了。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