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身分造假的狀元替誰受過

【新唐人2009年7月6日訊】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牽動著千家萬戶的09年全國高考招生工作已經開始,重慶考生何川洋以659分的佳績奪得重慶文科狀元,然而他卻先後被北大和港大拒絕錄取,原因是民族身分造假,事件立即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高考狀元落得如此的結局,到底是誰之過?少數民族加分的政策為什麼會被濫用呢?高考的加分政策會帶來社會的公平嗎?到底是誰在受益?這就是我們今天的話題。今天的資深評論員是李天笑博士,天笑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我想經過十幾年的寒窗苦讀,這位重慶考生何川洋在6月份的經歷,可以說是一絕,他從最初緊張的高考之後,得了這個狀元,被曝光之後,馬上又被北大和港大拒絕錄取。他的成績這麼好,為什麼會有民族身分造假這一說呢?這事件是怎麼回事?李天笑:每年高考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實際上何川洋的分數相當高,是659分,整個四川地區的文科第一輪錄取分數是540分,相差100分,所以他根本不需要靠這5分,他完全能夠錄取。主持人:只加5分。李天笑:對,即使倒扣他20分,他照樣能到進入一流的大學。所以這個事情他做不了主,當時改戶籍的時候他才14歲,今年17歲,所以是他父母做的主。他父親是巫山縣的招生辦主任,他母親是組織部的副部長。主持人:都是一些地方官員。李天笑:他們倆做主給他改的。所以這個事情弄到最後,我覺得他的父母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紅樓夢》這句話完全應對了這個東西。你說你利用官場權勢,給你的子女加這麼個5分,結果現在倒過來看是害人害己。你的子女既沒能夠升上大學,而且讓他痛哭流涕,據說得知北大沒有錄取他的消息,整整哭了一夜。我想他父母現在應該是後悔莫及。主持人:有人說,他要不是得了狀元的話,可能這事還不會曝光,也不會是這樣的結果。李天笑:現在的問題是,他得這個狀元成了眾矢之的,大家都要採訪他,他躲著。但是如果他沒有得這個狀元的話,我想等他上了大學以後,如果被查出來還是要被退學的。主持人:但是作為他父母來說,也是很冤枉,因為這個事情在當地並不是個案,好像整個重慶就有31個是屬於這種民族造假的。那他為什麼要跟這個風去做這件事情呢?李天笑:這個事情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父母利用家裡的權勢,因為在當地來說,組織部副部長跟招生辦主任,那都是大權在手,特別在招生這上面,是說了算的人,所以不拿白不拿,在官場中怎麼利用自己的權力得到最大的利益,這是很多中共官員都在力圖謀取的事情。我想這兩位家長也不例外,這次他們也得到他們的結果,他父親被免除職務。主持人:他根本也沒想到自己的孩子這麼出色是吧?如果想到這一點,可能還不會這樣子。李天笑:說明他跟他兒子沒有很好的溝通,對他兒子根本也不了解,可能是官場事情太多了。你稍微了解兒子的學習成績如何,你應該了解的。我看那照片上,他兒子是個非常單純的人,看上去也不像是投機取巧的人,所以我想在這裡他的父母要負最大的責任。當然整個社會環境,中共腐敗的體制是造成這個的溫床,我想可能也是造成他父母如此的原因。主持人:不占便宜的話,可能就吃虧了。那麼講到少數民族的加分政策,它的初衷是什麼?為什麼今天會被濫用呢?李天笑:當初建立這個制度的原因是說,少數民族地區比較偏僻,經濟不夠發達,教育水平也比較低,所以利用這麼一個加分制度使得少數民族的考生能夠相對的取得升學的機會。如果單純從這方面來考慮沒有什麼錯,但是問題在於這種制度本身它加進了很多政治因素在裡邊,比方說在50年代考慮這個的時候,它也把革命幹部、革命軍人、華僑子女和烈士的子女做為首要優先錄取的對象。主持人:也就是優惠政策。李天笑:對於少數民族它也加進去了,但是它是做為一種輔助的手段,到了7、8年以後,實際上就轉了一轉,不把革命軍人和革命幹部這一類做為首要優先錄取了。那是什麼呢?它把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幹部,就是思想品德比較好的,忠於共產黨的這種人作為優先錄取,給他們加分。它分兩種,一種叫做鼓勵加分,一種叫照顧性加分。在照顧性加分裡邊,把少數民族的考生也加進去。我想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它考慮的過程當中,它是兩方面因素都有。一方面來說可能有平衡邊疆或少數民族地區的地區差別,但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考慮政治上的穩定,在少數民族地區,中共因為對新疆、西藏地區採取侵蝕,對當地文化、宗教等等在整個一系列政治運動當中進行大量的破壞,而藏民或者少數民族對共產黨這個政策是不滿的,不斷的有很多抗議。我們還看到最近在新疆地區,因為廣東韶關地區的一個事件,延燒到了新疆,有幾萬人在那兒抗議。這個事情本身可能是共產黨覺得自己在那邊做了不好的事情,所以它要用這個方式進行收買政策,這是一方面。還有一個就是它要培養少數民族的幹部,回去以後用這些人在當地進行統治。主持人:從你進大學開始就對你有一定的優惠。李天笑:對,我想這是它主要的考慮。主持人:其實像您剛才提到的這種對少數民族的考慮、照顧的性質,在美國也有,比如說黑人他就有一定的優惠,那您認為像這樣的照顧政策,中國和美國之間有什麼差異存在?李天笑:最大的差異就是美國主要是考慮這個學生本身有什麼特點,將來對社會有什麼樣的貢獻,他的品質和整個人的道德水準,他能夠對社會有多大的回饋,從這些方面去考慮,它把這個作為一個主要的把握因素。主持人:培養真正的個體。李天笑:而且這個人的特長,他的能力到底如何,這是最主要考慮因素。那麼在中共這教育體制下,我覺得主要的考慮因素在於什麼呢?比方說它把少數民族的考生列入優先錄取的行列,但是它在培養這個人的時候,它首先要求他們要擁護中國共產黨,擁護社會主義制度,擁護黨的民族政策,學習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這些。主持人:政治上要絕對的聽話。李天笑:絕對要聽從黨的使喚,把這個作為它的指導思想。另外,你在學習期間,必須放棄所有的宗教活動,也就是要放棄宗教信仰。主持人:你只能信仰共產黨。 李天笑:因為做為宗教人,你不能一天不做祈禱,但你做祈禱是不被允許的。那麼幾年下來,再加上這些灌輸,那麼這些人出來以後,當然整個思想就被換掉了。所以共產黨認為這些人將來回去以後,就能幫助共產黨統治少數民族地區。主持人:除了我們剛才談到的少數民族加分政策之外,其實還有其它方方面面的一些加分政策,那現在通過何川洋這件事情,民眾對這個加分政策有很多的反思,那您認為這會帶來社會的公平嗎?李天笑:很難,因為中共現在的教育體制是這樣子,除教育部之外,各個地方可以制訂自己的加分的土政策,而且這個土政策的制訂方式和過程本身,怎麼樣讓最優秀的考生能夠升上大學,它主要不是考慮這個。它考慮的是各部門各行業的利益,比方說有關科學的、體育的、民委的、計畫生育的、總公會的等等這些方面,每一個利益集團,它都要把自己的加分利益加入到這個制度當中去。那這樣的話,他們這些人的子女,可能在升學過程中就可以得到實惠。那麼你想想看這樣一個過程,很明顯的,沒有任何權勢的老百姓,他沒有在任何部門工作,他父母都是不當官的,這些人他的成績也還可以,他本來是可以升學,這些人就受到了最大的傷害,變成一個弱勢群體。 主持人:是不是有些人受惠了,對另外一些人就不公了?李天笑:舉個最簡單例子,高中生上網貼的很多,我看很多在網上說,我們班,在我同樣市區裡邊的少數民族,叫散居少數民族,他也跟我同樣學習,他的環境也不差,他的父母跟我的父母在差不多的單位工作,收入都差不多,他憑什麼要這加5分?你知道在考場上,在升學過程當中,加一分就決定人的命運。主持人:在錄取線上下的時候,就最關鍵了。李天笑:對,是決定一人個人命運的上下波動問題,所以這完全是不公平的。還有人說博士生的子女可以加分,有人說城市退役的、當兵的可以加分,這完全變成一種歧視了,為什麼?你教育水平越高,你的子女憑本事考嘛,你家長可以輔導他,憑什麼你的子女可以加分?還有說退役,城市退役的可以加分,農村退役的就不能加分,這不是歧視農民嗎?所以這個問題,在中共這個體制下,這種歧視現象必然要產生。主持人:北大這次拒絕何川洋的時候,就表示說是要所有的考生都引以為戒,而且是要何川洋自己去反思自身的問題,自己找原因,改過自新,要他面對現實。我覺得北大拒絕錄取他,好像完全讓一個17歲的孩子承擔這件事情的後果,您覺得是不是有一點不公平?李天笑:首先北大這麼做,我想還是對的,他確實是違反整個考試的規矩,是應該退回去。問題是你把這個責任推到何川洋本身,我覺得有點推卸責任,為什麼呢?造成這事件的是他的父母,他父母在他14歲的時候就給他填了這東西,那麼他父母也是因為有權勢才能夠這麼做,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他父母。我們更進一步看,他父母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是整個社會的風氣,他父親說是跟風,跟著別人這麼做,而重慶地區也有三十多人,這已經成為了腐敗風氣。而這腐敗風氣又怎麼來的,那就是中共整個體制所造成的,就說貪官這些東西,已經是整社會普遍的現象,在這種情況下,他父親不這麼做會覺得吃虧了,所以他必需這麼做,結果是害人害己,所以這個事情最終是歸咎到中共的體制上。主持人:有人說,我又不是農民工我也不是拆遷戶也不是法輪功,所以我沒有遇到社會的不公,可是像何川洋和他父母這樣,又是地方官而且自己成績又很好,但在這個事情上他卻又有點百口莫辯,您怎麼來評價這個?李天笑:這個事件說明,任何人都可能在中共這個體制下成為受害者,成為犧牲者,為什麼?何川洋本來成績很好,他理所當然應該進一流大學,但是因為在中共這個體制下,他成為了一個受害者,他父母給他加了分,反而使他不能進入。所以,你想不到通過這個高考,使得原來有資格進入大學的人,沒有資格進入;而對於更大的一群人,他本來高考分數能夠進入大學,因為各種各樣加分的利益集團在裡面為自己族群加分,使得這些人都不能進入,所以這就表現出一個社會的不公來。主持人:高考這個獨木橋可能因此而擠下去很多人。李天笑:對,中共這個體制本來想要糾正這個不公,反而造成更大的不公,因為能夠糾正這個體制的這些人本身就一批腐敗官員,也就是中共產生腐敗溫床的一個物質基礎。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很難爭論哪些東西應該加分,哪些東西不應該加分,這東西你沒有辦法來解決,所以只有解決這個體制。主持人:所以說一個真正公平的社會,對所有的公民來講才能夠真正受惠,非常感謝您。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