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從廣東漢維械鬥看民族問題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近日廣東韶關旭日玩具廠內發生了多起漢族女工被強姦非禮的案件,其中新疆籍職工被指涉案。但是警方在做調查之後釋放了涉案人員,造成漢族工人的不滿,進而開始進行報復。於是在6月25日的晚間,上千名漢族工人和維族工人手持棍刀等武器展開激烈的民族械鬥,在過程中有兩名維族職工被毆身亡。在這一衝突事件發生後,由於當局沒有及時公布事件的真相,兇手至今尚未歸案,維族民眾的情緒可能隨時失控。在新疆及其他少數民族聚集的地方,甚至已經發生針對漢人的騷亂事件。那麼更大規模的民族衝突,如果處理不當就會一觸即發。在今天的《熱點互動》節目中我們就和橫河先生一起來探討,從廣東漢維衝突看中國的民族問題,橫河先生您好!橫河:主持人妳好!主持人:這本來是一件非常普通的刑事案件,但是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演變成大規模的民族衝突,甚至漢人只要是看到新疆人就說要打,看來漢人對新疆人的仇恨是由來已久。那麼這是否和政府對西藏等少數民族地區有一些優惠政策引起漢人的不滿,他們認為政府對漢人不公,是否存在這方面的原因呢?橫河:長期以來中共政府特別是對比較大的西藏和新疆的少數民族,它有一些傾斜的政策,我知道比較多的是在內地,就是在漢人聚集區,如果是維族人少數民族和漢人發生械鬥或者打架的話,在司法審判方面往往是傾斜於懲罰漢人的比較重,而懲罰少數民族的比較輕,這是一個事實。那麼長期的這種情況,可能會引起漢族普通老百姓的不滿。主持人:那麼您剛才談到的,就是除了在法律這方面是傾向於少數民族之外,還有哪一方面是對少數民族有一些優惠政策呢?橫河:它的優惠政策很多,你像讀書分數線,少數民族是有優惠的;還有就是計畫生育,漢族地區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是只有一胎的,但對少數民族可以兩胎,有的人煙特別少的民族甚至可以不限制。那麼在生活方面,在一些具體的細節上面,它會有很多優惠政策。主持人:當時看到這一事件的時候,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新疆職工到廣東深圳這種語言不通,生活習慣也完全不同的地方打工。但是據我們所知道的特別是新疆維吾爾族地區都是物資非常的豐富,那個地方是非常富饒的地方,但是為什麼現在這個地方會變成如此的貧困,他們不得不到內地去打工呢?甚至是包括婦女,她們也不得不離鄉背井到內地去打工,是什麼原因才造成今天的局面呢?橫河:一個是中共在新疆的政策,使得在新疆不論是就業還是土地、資源方面,當地的少數民族不占有優勢,而被「新移民」就是共產黨移民,特別是建設兵團去了以後占據了很多土地,所以他們的就業成了很大的問題。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政策方面也有問題。為什麼要讓這個玩具廠到新疆去招工,這是一個很不正常的事情,特別是新疆維吾爾族是屬於穆斯林,那麼他的生活習慣、語言到內地都不通的,你一下子招幾百個工人來。而它的理由有兩個,這兩個理由是互相衝突的。第一個理由,它說是解決民工荒的問題。事實上今年並不存在民工荒,他是從今年5月份招那麼多工人,並不存在民工荒,因為大量的工廠倒閉。第二,說是為了支援少數民族,幫助他們擺脫貧困。這個理由也不充分,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少數民族如果你能夠在他那個地方設一個廠,在那個地方進行一些投資的話,就地解決就業問題不是更好嗎?所以我想這可能是兩個因素,第一個是因為新疆工人的工資更低,所以他們是雇用更廉價的勞動力,來擠走原來在發達地區工資比較高的勞力,這有可能是引起漢族工人不滿的一個因素。第二個因素就是做一個政治表演,就是幫助少數民族地區人民脫貧。但是問題在於如果說這些少數民族原來有他的生活方式,有他的信仰系統,有他居住的聚集區,你本來是不需要去給他輸入什麼東西或是幫助他什麼,這種幫助更多的是一種作秀。主持人:政治秀?橫河:這是一種政治秀,不僅在新疆,在西藏也是如此,這是造成另外一種漢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不滿情緒的一個重要衝突因素,這是政策所引起的。就是說你給人家很多資源,比如說往西藏運送很多很多設備,建了很多建築,然後就說給你們這麼多資源,你們居然還不感恩!問題是你給的東西,人家是不要的,你是自己的想法,你硬塞給別人不要的東西,然後回過來要別人對你感恩戴德。這是慷他人之慨,因為中共自己不從事生產,它實際上是把內地的資源集中起來,讓各地去支援。比如說在新疆建一個這麼大的會議中心,幹什麼呢?肯定不是為藏族人開的,就是為了共產黨要在那裡開會,為共產黨塗脂抹粉所做的,那麼當然當地人就不會去感謝它。所以它的這些所謂「脫貧」的措施,絕大部分是不實用的,而且不會應用到真正當地人身上。主持人:在美國我們也能接觸到維族人和西藏人,那麼從我們的觀察看來,他們都是舉止非常文明,和漢人也是和平相處,根本就沒有發生互相之間這種衝突的事件,那麼在真正的藏區和維族地區也很少聽說各民族彼此之間發生衝突,那為什麼這些事件都是發生在中共治下的地區呢?您認為是什麼樣的原因?橫河:對,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就我本人在美國,我有很多藏族朋友,也有很多維族朋友,一點也看不出在這裡有任何衝突,我相信在美國絕對沒有這種事情。真正在藏區這種事情也不發生,在維族聚集區也不會發生的,所以我覺得是中共所謂的「民族政策」所造成的衝突根源。它的民族政策是基於:第一要摧毀別人的信仰,這個在藏區和在維族地區都是比較典型的。大家知道在人類歷史上,人類的生活當中,要維持大家真正的和諧,他是要靠信仰來維持的,如果信仰沒有了,有計畫的被摧毀以後,那麼實際上是希望別人變成野蠻的、不文明的,這是它的計畫,要讓人家變成不文明的,然後再用重典、用刑法來懲罰那些違反規則的人,所以中共的這套東西,只會把矛盾越搞越激烈。對於像在韶關發生的衝突,其實我們想一想,這件事情本身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缺一環都不可能造成這麼大的衝突,也就是說在中國每一環都出問題了。第一環是這個消息準確不準確,就是說有女工被強暴的這個消息準確不準確。如果說這個消息是準確的,中國政府說有一個人事先在網上造謠,那麼如果沒有長期的這種仇恨的話,一個謠言怎麼能引起上千工人帶著武器去跟新疆人毆打?本來工人和工人之間是不應該有仇恨的,那麼這種民族矛盾跟中共長期的宣傳…就是中共一宣傳說新疆人就是恐怖主義,維族人就是恐怖主義,說藏民就是暴民,它這種長期妖魔化的宣傳,再加上在政策上又不斷的挑動不同民族之間的矛盾,所以當這些少數民族進入漢族地區以後,就造成不適應和衝突。這裡還有一個因素,可能很少人注意到,就是這幾年來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大學生抱怨說在他們學校裡面,西藏或者是新疆來的學生鬧事,橫行霸道,偷東西、打人什麼,就說這些事情,那麼大家就把這個火又推到這個民族身上。事實上這些民族本身不是鬧事的根源,大家要知道能夠到內地來讀書的,並不是普通的藏民,也不是普通的維族人,他們是當地那些權貴的子女,因為他們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他們在當地就是橫行霸道的,他們能夠到內地來讀書。而他們作為中共的高幹子女所帶來的這種習氣,跟藏族或維族這些少數民族,和漢人之間沒有關係,跟中共高幹子女的這些特權才是類似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看到的並不是普通的西藏人,也不是普通的新疆維族人,我們看到的是那些特定的階層,而這個特定階層又是跟中共的利益連在一起的。主持人:近年來,內地的漢人由於房子拆遷、由於失地的問題等等一些其他不公平的事情,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一些衝突事件,那麼漢人現在又和少數民族也容易發生衝突。那麼我想對崇尚「仁義禮智信」的漢民族而言,到現在為止為什麼這麼容易衝動呢?橫河:我曾經在前年一個研討會上,有一個西藏人就談到這樣一個問題。他說現在我們被漢族文化入侵,而且受了欺負,我當時就舉手問了他一個問題,我說侵入你們地區的並不是漢文化,你只要想一想,中國大陸現在還有多少漢族傳統文化還存在著?實際上現在統治中國大陸的是中共的共產黨文化,這個文化是以鬥爭哲學為主的,所以當它侵入少數民族地區以後,表面上看…很多少數民族對這個有誤解,他們認為是漢族的文化對他們的侵略,事實上是共產黨的文化,那麼共產黨的文化摧毀了真正中華民族以漢族為主的這種文化,也摧毀了少數民族的文化。事實上,中華民族的漢文化和新疆、西藏的少數民族文化受到同樣的浩劫,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漢人現在是受了共產黨這麼多年的壓迫,他沒有地方出氣。為什麼現在的很多群體事件叫做「無直接利益衝突」?就是說當一旦出現事情以後,參與的人跟這件事情都沒有直接衝突,似乎就是要發洩,因為他們被壓得太久了。就像我剛才講的這個事件,有沒有可能讓警方來正確的調查,來公布結果?有可能,但是為什麼大家不這麼做?是因為大家不相信警方,不相信當局能夠公平的調查這個案件,能夠公正的處理這個案件。也就是說帶器的、在韶關工作的漢族工人,他們不相信警方能夠處理這樣的事情,就是對政府當局極端的不信任。但是他們怎麼辦呢?因為我們知道這麼多上訪的人,像「鄧玉嬌事件」、像「石首事件」,就是說他們沒有辦法通過正常的途徑去解決問題,所以只能用暴力的方式來把法律拿到自己手裡來處理這個事情,但問題是這個火發錯了地方。我認為不管是在少數民族還是漢人也好,實際上他們都是被壓迫的,在這個事件上他們都是受害者,不應該在工人當中互相去打。主持人:好,謝謝橫河先生!民族事務無小事,民族矛盾如果解決不周,那麼就會變得越來越敏感,民族事務的矛盾也是國家社會穩定的火藥桶。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今天的《熱點互動》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