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朝鮮為何明示放棄共產主義

【新唐人2009年10月7日訊】主持人:據韓國《朝鮮日報》報導,上月底在金剛山舉行的兩韓離散家庭團聚活動上,朝鮮的機關報《民主朝鮮》的負責人透露,在今年4月修改的朝鮮憲法中,將「共產主義」一詞全部刪掉。堅持共產專制體制半個多世紀的金家王朝為什麼要改弦易張呢?這對於僅存的共產國家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讓我們今天跟資深評論員陳志飛博士一起來探討這個問題。志飛您好!陳志飛:妳好!主持人:韓國的媒體披露說,朝鮮把「共產主義」一詞從他們的憲法中刪除了,您認為這是真的嗎?陳志飛:我覺得應該是真的,因為這個消息是《朝鮮日報》,剛才您說的朝鮮最大的報紙,在9月29日透露出來的。據它的報導細節是這樣的,在4月份的時候其實已經從當時北朝鮮的憲法中給刪掉了,而且很具體的原因就是,朝鮮的最高長官金正日明確的提出:我對共產主義基本上是沒有把握,我覺得可以試試社會主義。所以從這個整個事件前後來看,我覺得可信性是非常高的。主持人:但是它披露的過程是一個機關報的負責人披露出來的,並不是說通過他們的媒體正式向外公布這個事情。陳志飛:因為朝鮮畢竟搞了跟中共差不多半個多世紀的所謂「共產主義」,如果大張旗鼓的告訴大家我們現在不搞了,可能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震盪吧!主持人:您認為它現在修改了之後,對於它堅持半個多世紀的這種體制來講是意味著什麼?陳志飛:首先就說明這種體制肯定是已經行不通了。其實這個共產主義體制在20年前就已經徹底被證明是失敗了,因為他的主體在蘇、東國家,也就是從「十月革命」之後所興起的這個所謂「共產主義」運動已經基本結束了。在那之後有幾個國家在苟延殘喘,其中首當其衝的就是中共,和他的幾個小兄弟包括北韓、古巴這幾個國家。所以說從它的本質上來說它已經不存在了,只是從形式上來說,它還用各種方式盡量延長它們專政的統治時間吧!所以說給它們戴上什麼帽子現在已經不重要了,你叫它「共產主義」也好,你叫它「社會主義」也好;你叫它「金家王朝」也好,你叫它「封建極端的、新奇時代的統治政權」也好,其實都已經無傷大雅了。因為從根本上來說,共產主義作為一種思潮,作為一種大家相信的運動,可以肯定的說已經沒有人相信了。主持人:那麼它今天明確的從憲法當中剔除了這個詞,這一舉動對於它要改善現在國際上的孤立地位,也包括改善國內經濟局面,是不是有一些幫助呢?陳志飛:我想從它自己的角度出發來想,肯定是有這方面的考量。因為剛才我講了,共產主義國家明顯的處於內外交困的地步,雖然中共的經濟上有些起色,但我們可以從最近它所謂的「大慶閱兵」來看,它其實內心是非常恐懼的。主持人:為什麼這麼說呢?陳志飛:因為它根本上在閱兵的時候,沒有像別的國家那樣官與民同樂。主持人:把老百姓隔離起來。陳志飛:把老百姓隔離起來,自唱自演的導演一齣戲,通過電視機讓張藝謀製造出來的特技啊,做的各方面的陣勢來矇騙老百姓。所以從這點來看,中國的官與民啊,中共的體制和老百姓的心思完全是不在一張紙上,完全是不一樣的。這點也可以反映在北朝鮮上。北朝鮮跟中共是息息相關,這內外交困也可以反映在北朝鮮身上,所以它現在要搞核武啊,它各方面要跟美國直接對抗,實際上它其實內心是很空虛的,它想掙得一些政治籌碼,來延長自己的生存時間,或者說是擴大自己的生存空間。在這種情況下,它在這種場合,也就是從8月26日到8月28日在北韓的一個旅遊聖地,大家都知道金剛山是南北韓離散家庭聚會上…主持人:就是中斷了兩年之後又重新開始的…陳志飛:對,由北韓的機關刊物《民主朝鮮》的負責人把它披露給北韓媒體,我覺得他是非常有考慮的,因為我們知道北韓經濟上現在很大成分依賴中國和南韓,中國是第一位,南韓是第二位,它也經常用類似中國這種海峽兩岸交流、三通這種形式,也搞了類似金剛山的這種離散家庭的聚會,這種所謂的「統戰思想」來打「統戰牌」,來贏得對方的眼淚和施捨。在這個時候利用這個場合想對南韓顯示自己政治上的靈活性和軟化,可能也想給南韓表明它想走一條類似中國的那樣所謂「改革開放」的路,因為它已經把共產主義剔掉了,而且非常具有歷史意義的就是說,它的憲法中甚至還提到了要尊重人權。主持人:對,它在這次憲法當中不僅是把共產主義剔掉,然後還把尊重和保護人權也寫進去了,但同時它又把先軍思想,跟以前一直說的朝鮮主體思想,一起作為它的一個理念、一個指導思想來顯現的。陳志飛:立國思想。主持人:那麼它的這種方法給人覺得它一方面又開始保護人權了,好像在向西方靠攏;一方面又很堅持軍事化的這種治理國家的理念,到底它實質上是想走哪條路?陳志飛:它實際上是內緊外鬆,而且它有給外面人做一套,給裡面人另外一套的這種想法。對外它要把共產主義剔掉了,而且我把尊重人權提到意識形態上來說了,給外面尤其南韓或者西方國家一種政治印象:北韓的政治有鬆動了。主持人:開始改革了。陳志飛:然後你可以繼續跟我談判,我可能願意做出更大的讓步,這樣北韓就可以不停的從南韓、從西方國家得到援助,得到更多的生存空間。主持人:這是實惠了。陳志飛:這是實惠的東西。在內部它內外交困,它知道自己不再對內繼續這種高壓政策的話,它肯定一天都維持不下去,這種對外的表示性的詞語,對內部來說都是天方夜譚。比如試想北韓或平壤市民聽到它要尊重人權,他可能都不懂得什麼意思,所以北韓也確實不必在媒體上宣傳這一點,因為北韓的市民,我估計肯定他們的頭腦裡沒有人權的概念,他只有黨權和金正日的絕對權威。所以這些詞語絕對只是對外宣傳用的,對內它的極權統治是強化的,不是弱化的。它其實是兩步棋,分別向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走,因為它說的先軍思想是一種極權的國家軍隊化的思想,在朝鮮已經產生80年了。主持人:並不是今天才提出來的。陳志飛:因為它太極端化,之前朝鮮的思想一直是所謂「主體思想」,它思想的創始人是一位姓黃的博士,原來是所謂國會副委員長那樣職位的一個人,已經叛逃到南韓了。他創造這個主體思想時是個大學的教授,他的根本思想跟中國毛澤東時代搞的獨立自主,自己建設經濟的思想,自給自足的思想是非常一致的,就是說我對什麼人都不相信,我是主體思想,我是金家王朝,完全靠自己。這個如果放到憲法當中還說得過去,表現出民族自豪感的一方面,如果說國家軍隊化的話,這有點太過時了。因為從人類歷史看,久遠的希臘時期就是三千多年以前的斯巴達克時代,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會把國家完全建立在軍隊極權統治的基礎上,這個我覺得連朝鮮自己都感到說不過去,所以它一直沒有放到憲法裡頭。但現在它已經把先軍思想明確的放到憲法裡頭,就是說朝鮮的極權統治只會更強不會更弱,只會向更加極端化的方向發展。所以它這個憲法的改制或者提法的改變,實際上是向兩個方向做出的努力,而努力的對象完全是不同的。主持人:實質上它堅持的專制極權的體制可能更強化了。陳志飛:對,是這樣子的。主持人:這次就像您剛才說的,金正日說了一句話,說是對共產主義沒有把握,所以要把「共產主義」這個詞給刪除掉。可是我記得在2001年的時候,當時江澤民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的時候也說過類似的話。他說:我年輕的時候相信共產主義可以很快到來,但是現在已經不相信了。這個意思已經差不多了。那為什麼中國沒有像朝鮮這樣,也把共產主義給拋棄掉呢?陳志飛:因為中國正在用「共產主義」這塊最後的遮羞布來統治人民,把各方面強壓的政策給它合理化的解釋,否則如果這個遮羞布遮掉的話,中共的政權存在就沒有任何必要了。因為它自己稱自己是「共產黨」,它的體制是人民民主專政,也是共產主義思想的延伸。另外一方面在經濟上,它完全是極右的一套,搞了自由經濟化比美國和西方國家還嚴重,它允許資本家入黨,而且它完全是經濟上遵從所謂的「森林法則」,不考慮任何人權。主持人:弱肉強食的。陳志飛:對,弱肉強食,就是赤裸裸的掠奪,你有權你就有錢,然後你就有了一切,對自然的毀壞是達到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可能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對自然環境的破壞。這完全是一種對經濟發展不吝一切代價的這種搞法,這種搞法跟它的所謂「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思想是背道而馳的。主持人:所以它的共產主義只是一個招牌而已。陳志飛:對,只是一個招牌而已,然後讓它能夠穩固其統治。如果它不搞些共產主義的話,那個國家已經就是一盤散沙,而且完全變成一個比美國、比西方還西方的一個國家了。那麼在這種情況底下,它維護它統治的唯一辦法就是用共產主義借屍還魂,來強化它的高壓統治,使它能夠在森林法則之上,保持金字塔頂端的絕對權威地位,保持它的太子黨和跟黨相關的人士,絕對處於經濟上少數優勢的地位。據之前中國的媒體說,社科院的研究已經報導出來了,中國0.7%的人口占據了大概有90%的資源,這也就是它金字塔的整個事態的端倪。就說要保證0.7%的人在絕對權威的塔頂上,它就必須用共產主義思想來麻痺大家,雖然大家都不相信它了,但是它用共產主義思想來行使它絕對的專制統治,保證這些人的權力能夠繼續延伸下去。主持人:目前僅存的4個還堅持共產體制的國家,像越南聽說已經有反對黨,而且願意跟反對黨舉行會談了;朝鮮這一次也明確的說我不再走共產主義的這條路了;包括古巴也是隨著卡斯特羅的放權、交權之後,可能會有一些改革和鬆動。那麼中國還堅持著這種共產體制,儘管它是一個遮羞布、一個招牌也好,它還能維持多遠?陳志飛:雖然還叫它共產主義,但是它行的已經不是共產主義那一套了,如果把這個遮羞布遮掉的話這是很容易的。如果你是從你那兒到外都有共產主義體制這種思想,像先前的前蘇聯,那麼改變起來還是很困難,尤其是大家還相信共產主義這個東西的話。那麼現在從上到下,包括黨內最大的黨魁江澤民,已經公開宣布他不相信,年輕的時候相信,他現在覺得那是很遙遠的事情。金正日這種人也不相信,就是說整個共產主義思潮已經徹底消失了。主持人:所以實際上也是名存實亡了。陳志飛:已經名存實亡了,那麼相對於中共和它的小兄弟來說,徹底掀掉這塊遮羞布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主持人:如果沒有「共產主義」這張牌的話,那麼中國跟朝鮮之間的關係又會如何呢?陳志飛:如果沒有「共產主義」這張牌的話,我覺得中朝關係的裂痕會更加的明顯。因為現在唯一可以維持它們關係的就是利益關係,也就是給西方它們兩個綁在一起這種印象,使中共能在其中漁利不少,因為西方可能寄望於中共施加給北韓這種影響。那麼如果北韓徹底把「共產主義」這塊招牌給卸下來的話,它就明確表明跟中共不在一條船上,這就給北韓直接跟西方打交道帶來很多的便利。這也就是承襲了先前發生在北韓的兩個女記者被前總統克林頓繞過中國救出來,給中國一記響亮耳光事件的延續。北韓不但有主體思想要獨立自主,它在政治上也有主體思想這種可能,外交上要徹底擺脫外界造成的好像對中共過於依賴的這種思想,它可能想直接跟西方交流,或者直接跟西方接觸。這樣對中共來說,實際上是它最不希望看到的,因為越這樣做的話,整個朝鮮半島的民主化和自由化的可能性幾乎越來越逼近,這對中共來說,其實是它最不想看到的。主持人:好的,那麼我們的時間到了,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