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薄熙來為何贈送焦裕祿塑像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不久前,在重慶剛剛刮起「打黑」風暴,鬧出很大動靜的薄熙來,「十一」假期還沒過完就又出怪招,把重慶屬下的40個縣區的黨政一把手召集起來,搞「紅歌聯歡會」,並且給每個人贈送了一個特別的禮物,焦裕祿和王進喜的銅像,引起網上民眾一片熱議。40年前的偶像也能與時俱進嗎?從捧毛的後代唱紅歌再到祭祀過去打造出的英雄人物,這齣《懷古之風》到底要唱什麼調呢?這是我們今天節目要關注的話題。今天的資深評論員是李天笑博士,天笑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主持人:薄熙來他好像是慣於出一些怪招,最近新華網的《廉政瞭望》雜誌的一個記者寫文章吹捧薄熙來,說他是魅力市長、明星部長,不過有一點他說的是挺對的,薄熙來真的是很願意表演。最新的一個演出就是在重慶,他把他下屬的這些黨政一把手召集起來唱紅歌,而且送他們焦裕祿的銅像,您認為他這個舉動到底該怎麼來解讀呢?李天笑:我想首先還是他的這種所謂「回歸革命傳統」的老路。薄熙來他現在是處於比較相對的失勢狀態,因為他從被貶到重慶市當市長以來,他不是把行事用在怎麼樣來發展重慶市的經濟、怎麼來關注民眾的生活等等。來個「短、平、快」,想在短時間內迅速的能引起中央重視然後重回中南海。在這種情況下,就又出了這麼一個怪招,用這種就是唱紅歌、發紅色短信、讀紅書,現在人手一冊,26萬冊這種小書,就是叫《經典語錄》,跟文化大革命一樣,用紅海洋文革的這種方式來作為他重回中南海的敲門磚。還有一點,就是對他個人來說,我覺得這個人特別張揚,就是剛才講的頻出怪招。就說他這個人是目中無人的,比方他對習近平、李克強、汪洋還有其他人,他就是非常看不起,他手下有一幫筆桿子,經常寫文章,在網絡上貶低其他人。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有可能通過這種東西來修飾他的形象,因為他這個人太張揚,很可能引起一些人的反對或對他的反感。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用焦裕祿、王進喜這種中共老一代革命傳統中的所謂「老黃牛」,愚忠型的這種幹部,用這種方式來改變形象。實際上最好的方式,我想他不用送給這些四十多個區縣級的幹部,送給他自己一個放大的放那兒,他能不能做到?我想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主持人:他應該自己先以身作則。李天笑:首先這個東西他是針對別人,要別人做,為自己造一個形象,我覺得他自己是肯定做不到的。那麼還有一點從大背景講,就跟現在中國興起的所謂「毛澤東情懷」,重回毛澤東時代,實際上這是中共改革失敗所造成的一個後果,老百姓怨氣沖天,所以產生這種想法。那中共現在用這種方式,來打所謂「回延安,上井崗山」這張牌,薄熙來實際上也適應了這樣一種趨勢。主持人:但就是您剛才講的,現在中華大地上刮起了一股「回歸傳統」,不管是紅朝的回歸,還是捧紅毛的後代這些東西。在這點上不管是江派、胡派還是太子黨,好像在這個問題上都是高度的一致,達到了和諧,而且是彼此不甘落後的各出奇謀,那這又說明了什麼呢?李天笑:在很多人看來,這可能就是反映中共黨內的內鬥,比方現在有江派、胡派還有團派。主持人:共產黨的內鬥是始終如一的,可是為什麼在這一點上都想到回歸傳統這個作法呢?李天笑:對,內鬥是一個事實,但是我覺得更重要的可能就是反映了更深的背景。這個背景是什麼呢?就是中共現在面臨到一個深刻的危機,在這種情況下,第一次所謂的「保先運動」已經完全失敗了,而且在面臨《九評》和退黨大潮的衝擊之下,它通過這種回歸傳統的方式來應對它第一輪的失敗。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各方不管是團派也好,各派也好,在這點要達到統一,因為只有保住中共的大江山,各派才能得以生存。薄熙來很明顯的在利用這個方式,向胡錦濤的人,像李克強、汪洋他們挑戰,同時也是向習近平挑戰。但是在某種方面得到胡溫的認同,有些場合甚至為他捧場,為什麼呢?因為大家有個共同點,根本就是要保住中共這個紅色江山。主持人:共產黨這棵大樹不能倒。李天笑:對,也就是說在這場內鬥當中,不管是習近平也好,薄熙來也好,還是其他人也好,只要誰能夠出怪招,誰能夠出點子想辦法保住中共的江山,這個人就有可能被提拔上來。大家都看中這一點,所以腦袋往這邊鑽。主持人:其實把焦裕祿抬出來,並不是薄熙來自己的獨出心裁。好像最近評出的「60年影響中國的一百人物」當中,就把焦裕祿給放出來了,實際上是整個中共內部系統都是這樣做的。四十多年前捧出來的所謂「英雄人物」,王進喜也好,焦裕祿也好,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變化,中國人的思想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後,今天再把這個榜樣抬出來,還能像當年經常說的一句話一樣,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現在對這些縣委書記們也能有無窮的力量嗎? 李天笑:根本沒有什麼榜樣作用,首先這個東西就是高不可攀的。因為中共現在是普遍的腐敗,你叫中共去找不可能找出像焦裕祿這樣的人了,所以習近平有句話叫「高不可及」,就說是一個很高很高的標竿。在這種情況下你想一想,中共現在每年中紀委揭露出來定案的,犯罪的就有十多萬人,近10年來就有17萬人被法院判罪。在普遍腐敗的情況下,像民眾的抗暴、民族問題,還有各種方面的問題層出不窮,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官員腐敗的問題實際上是造成這些問題最根本的原因。中共不願意去找這個原因,而是通過另一種方式,就是它的老方法。一個就是通過黨風的教育,所謂「整黨」和前一陣的「保先運動」,讓人人過關填寫一些表來表現忠心,但實際上完全不起作用。因為像焦裕祿這種幹部,按剛才雜誌上講是屬於老黃牛一代的或是愚忠型的幹部,這種幹部在共產黨內部已經完全消失了。主持人:不可能與時俱進的。李天笑:不可能有這個,所以我覺得這種方式是完全不起作用的。主持人:剛才提到了,新華網有一個《廉政瞭望》雜誌裡面,最近有一篇文章叫「點評大時代下官員形象變遷,從焦裕祿到薄熙來」。文章裡把這60年來不同時代的代表人物,進行了一些畫像,最後總結這60年來官員的形象有變和不變。在您看來,中共官員最大的變與不變是什麼?李天笑:最大的變就是它的腐敗和造假,現在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因為從中共49年剛剛建政到改革開放之前這段時間,可以看到這種腐敗現象基本上還是屬於小規模的,所以當時出了一個張子善,大吹特吹,好像中共裡面掃清了幾個大老虎。現在的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幾乎是無官不貪,中共實際上開始時就腐敗,但是現在這種腐敗的現象,被老百姓越來越認識,越來越揭示出來。還有造假,造假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別的不看,就像中共雜誌裡面講到的中共幹部變化之一,就是專業化、年輕化還有知識化。從知識化來說,中共發了幾個文件,要幹部至少有大專的學歷。很多幹部通過各種方式,跟大專院校勾結起來,想辦法弄個學位,所以叫做「假的真學位,真的假學位」,頻頻出怪招。看到各種大學為幹部舉行的研究生班裡面,坐的全是滿堂的祕書,為什麼呢?主持人:連課都不用來上。李天笑:到時做了作業交上去,因為80%是看平時的作業,他來考試就占20%,一點都考不出,他還是及格了。再有一個,你講的「最大的不變」,就是它的暴力和謊言不變,迫害掠奪民眾不變。從49年開始就一直搞運動,採用各種各樣的方式鎮壓民眾,從六四、鎮壓法輪功等等到現在為止,這是導致現在發生的所有抗暴的根本原因。另外說謊像CCTV、《人民日報》,說謊是它很普遍的一個現象,揭露出來這些當官的白天說謊話,晚上幹醜事,這完全是中共現在的一個特性,這是中共到目前為止一直不變的。所以這兩個東西應該說是總結中共60年一個恰如其分的概括。主持人:實際上中共統治中國這60年當中,很多所謂的「方針」、「政策」都是通過它各級大大小小的官員去實現,走到今天這一步,在世界也形成一個特殊的人群叫做「中共官員」。這些中共官員到了哪個國家,好像別的國家都認為這是一群市場經濟很關注的人群,他們會大把的去花錢,在中國也有他們很特殊的消費生活圈子和方式,完全是中共它豢養、培養出來這樣的官員,可是今天它為什麼又強調黨的幹部隊伍的建設呢?李天笑:很明顯的,因為中共自己也認識到現在處於一個非常危急的時候,中共崩潰可能隨時在即。習近平最近也發表一篇長篇大論「黨的民主建設」,從根本上來說,他就是想重新找回如何能挽救中共的命運,但是我想這是很難的。因為首先就形成一個利益集團,這利益集團之間,是不可能通過黨內民主來得到解決;第二,沒有制度上的保障,也沒有新聞自由,也沒有其它黨對它的監督,民主選舉這些都沒有。所以這也都不能成功的。所以中共面臨的前途和命運就是走向崩潰,這是非常明顯的趨勢,在這種趨勢下中共急了,所以打出這麼一張牌來。主持人:聽黨的話跟黨走,這是中共對它的官員永恆不變的要求。對今天在位的官員來講,他們是不是只有跟著黨走這一條路可行呢?李天笑:我想這條路是死路一條,為什麼呢?你要走下去要幹死、累死像焦裕祿這樣,或者等死,到時老百姓起來清算你;再有,就是被自己人整死像劉少奇,或者是被雙規了。我想最主要的是,認識到這點以後,非常清醒的人應該脫離共產黨,不要等到人民起來把政府推翻了到時被清算,趁早退黨,脫離共產黨,為自己找一條非常美好的路。主持人:希望讓更多的中共官員能夠看清這一點。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