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封閉式大典亮劍 江胡暗鬥勝似閱兵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中共建政60年,北京搞封閉式大典,胡錦濤以三軍統帥的身分在天安門廣場上閱兵,他的畫像也首次被抬了出來。然而下台已久的江澤民在典禮上卻緊跟著胡錦濤的步伐,成了閱兵之外另一大看點。該如何看待這一怪現象呢?我們還是聽一聽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為我們作的分析。天笑博士,您好!十一的活動終於過去了,讓很多為此忙碌的人們鬆了一口氣。以您來看,這次整個十一的活動是不是真的展示了中國和中國軍隊的實力呢?李天笑:這次所謂60大典應該說是勞民傷財,老百姓被折騰得雞犬不寧,高官們日夜難寢。但是你說它沒有展示實力,倒也展示了一點,我看主要是展示的,一個是戒嚴和淨空的能力,把老百姓都清場了,在廣場附近看不到一個人,所有對著廣場的樓,門、窗戶全都關死了;還有一個,在短短幾個月之內把模特兒和禮儀小姐變成踢腿和擺手的專家,這也是一種能力;另外一個實力就是中共的老實力,就是所謂的人海戰術,用大量的群眾高舉各種各樣的道具,弄來弄去,這也是一種能力。還有一個,這次國外記者和軍事專家關注的就是中國的武器,這武器,我們看到的實力是展示了一種仿製的能力,仿製俄羅斯傳統,從俄羅斯武器庫裡把一些東西轉換成中國現在所謂高精尖的武器。主持人:那就沒有中國自己先進的東西嗎?李天笑:也有,比方99式坦克,據說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坦克,但是這坦克的底盤是俄羅斯的;比方中國現在最先進的戰鬥機──殲-11戰鬥機,這殲-11戰鬥機實際上是蘇聯的蘇-27戰鬥機改裝過來的一個仿製品;還有吹得很大的預警機,預警機實際上跟以色列有過一場爭論,原來要賣給中國,後來不願意賣,因為這是一個核心機密。那現在的預警機是怎麼回事呢?根據中國軍方宣稱,它還是從俄羅斯改裝過來,只不過預警系統是中國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所謂的「亮劍」,這亮劍不單是對西方國家亮劍,主要還是針對台灣,比方這次15個地面方陣裡面,有7個是直接針對台灣軍事作業單位來的,就是所謂南方解放軍過來的。雖然說現在它跟台灣的關係已經好轉,但是實際上武力進攻台灣,這一點它從來沒放鬆過。那麼我們可以看到裡邊還是有一些缺陷,既然你是仿製,又聲稱百分之百是中國製造的,裡面當然有一些缺陷,比方預警機,預警機現在最主要的兩個問題,所有軍事專家都指向這個,一個是電子干擾還沒解決,還有噪聲的問題也還沒有解決,所以這裡邊是有缺陷的。反過來我們還可以看一下,問題是什麼?就是你有實力,你不一定要通過閱兵這個方式來展示,像美國是世界上最強的國家,也沒有通過閱兵展示;第二點,閱兵時步伐走得整齊劃一,或者所有的人都是一排排很整齊,但這不等於你打仗就有水平,你就能打勝仗。美國倒是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講法:我們不閱兵,我們不要走正步,為什麼呢?當初我們游擊隊就打敗了英國人,所以看我們打仗的時候就行了,不用閱兵。所以用閱兵展示實力,這其中是有很大的蹊蹺問題在裡面。主持人:說到這個大典,很多人通過電視關注到很大的一個看點,就是下台已久的江澤民這一次充分的亮相,每次胡錦濤出來他也跟著出來,好像就當然的佔據第二領導人的位置,以83歲高齡,他何苦這麼辛苦呢?李天笑:我想這是江澤民去世前最後一次的秀了,因為他看來整個老態龍鍾,顯示他是非常勉強出場的,但是我們也可以看出來,這一次整個的過程貫穿下來,要講看點的話,「江胡過招」實際上就是最大的看點。當時他們從天安門廣場出場,魚貫而行,走在第二位的就是江澤民,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主持人:他已經不能算是國家的領導人了。李天笑:他根本就不是,但是現在給他的地位卻是黨和國家的領導人,而且播音員也是這麼講的。後來在整個閱兵過程中,在城樓上,他也站在胡錦濤和溫家寶中間,那到底現在誰是中共的第一把手,我們也搞不清楚了。到了晚上看煙火的時候,他還是如影隨形,緊貼著胡錦濤,胡到哪他跟到哪。這個東西就給老百姓一個感覺,反正中共就是內部惡鬥,你花老百姓的錢來展示什麼東西?展示江胡內鬥!但是我覺得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江的嫉妒心,因為胡錦濤這次出現了兩個比較主要的形象,一個是他的畫像第一次在遊行隊伍中出現,再有一個是他喊出了「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這句話是中共幫主的話語權,專有的、特有的話語權,你想江澤民看到、聽到胡錦濤講出這句話,他那個嫉火會上升到什麼程度?主持人:可是他也說過呀,當年他也閱過兵啊!李天笑:他今天仍然認為他是中國「三個代表」的主要代表,還是代表著中國共產黨,代表著中國的領導。主持人:他還不想走下歷史舞台。李天笑:那麼通過這個,他最主要的目的是剝奪胡錦濤利用這最後一次的機會來進行政治積分和樹立他自己的權威,就這個問題。另外,他要爭取十八大的人事安排權。主持人:他這麼露一下臉,對人事安排權能有多大的作用呢?李天笑:在他來說,他認為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江胡整個互鬥當中,很多人都在看著,江澤民到現在還掌握多少國家的任命權?那麼他這個形象一出來,就是想告訴老百姓,今天仍然是我「江」而不是「胡」在主宰著中國的命運,他是想說明這一點。主持人:胡錦濤上台作為中國最高領導人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要說起來的話,到十八大的時候,他就應該下去了,所以時間也很有限了,那像您說的,這是他最後一次亮相的機會了,那麼他怎麼能容忍這麼一個太上皇似的人物在他身邊呢?李天笑:確實,你看他這次在整個閱兵的過程中,一直到他走下台,他的臉都是鐵青的,他最後一次樹立自己權威的機會都被江搞黃了。那麼他為什麼能容忍?其實他並不想容忍,但是我覺得這裡邊有一個雙方的較量和妥協。主持人:其實他是無可奈何的。李天笑:對,無可奈何。為什麼呢?因為他的畫像第一次和毛鄧江並行,一起在遊行隊伍中出現,還有他喊出的那句話等等,那麼江澤民絕對是要制約他的,不願讓他在黨內樹立所謂第一把手的形象。江澤民從來沒有承認過他所謂的核心地位,而胡錦濤為了他這個核心地位,我想他是動了一番腦筋,那就是通過他的畫像的出現以及他喊的口號,那也是間接的過渡到核心地位了,但是江澤民可能就利用這一點,說你要這樣做可以,但是你要讓我在台上出現。主持人:可能有一種妥協、交易了?李天笑:一般在權鬥過程中,比如把陳良宇打下去,他才能達成一種「和諧」,都是一種條件的交換。那麼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胡錦濤也是沒有辦法,因為江在常委和軍委中都安插了自己的人馬,胡錦濤說話就受到了很大的阻力,所以江要以這個來做為一種交換,他也不得不讓步。主持人:這次大典活動,外界評論說,江澤民的亮相實際上是把中共的內鬥給表面化了,給展示出來了。那就讓人質疑,中國現在是不是有兩個權力中心,而且是一直都存在的,您怎麼來分析這個問題?李天笑:現在外界評論說中共有兩個權力中心,有的還講已白熱化、表面化了,實際上這就是江這次所要達到的效果。而他們之間最大的爭論在什麼地方呢?最大的爭論在於現在已不是胡能不能在台上坐穩了的問題,而是胡的接班人是誰?這就關係到雙方如何在十八大安插他自己的人馬,而江的出現就是為了要達到這個目的。目前情況是這樣的,我們如果回溯白熱化的表面現象的話,首先是激烈的爭鬥,比如前一陣子由於力拓案影響澳大利亞和中國的關係,力拓案雖然是很簡單的東西,但是實際上是被江派操縱著來對付胡錦濤的。主持人:由貿易的糾紛演變成一個政治的爭鬥了。李天笑:因為當時上海公安局長吳志明(江的外甥)抓了力拓的人,當然澳大利亞方面就要進行各種反制,那時正好李克強要到澳大利亞訪問,江派認為李克強到澳大利亞訪問就會得分,那就對江和曾慶紅放到常委中的習近平造成了一定的壓力,那麼他就不讓這件事情成功,所以最後就黃掉了。這是一件。再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在十七屆四中全會中,胡錦濤反出一拳,讓江安排的習近平黨主席的位置沒有被確立,所以雙方纏鬥的情況是非常明顯的。而現在通過這次天安門城樓的事件,又充分的表現了出來。主持人:現在看來,中共最高的權力中心除了胡江兩派之外,還有一個新進的太子黨派系,那您認為隨著大典結束之後,圍繞著王儲地位的確立,這種內部的權力鬥爭還會有怎麼樣的表現呢?李天笑:以後會更加劇烈,而且激烈的程度有時也會達到意想不到的變數,原因在於江一方面控制了常委和軍委,那麼胡要動這一點的話,還要通過下一步軍委怎麼改組,明年五中全會時,軍委最後怎麼確定。還有一點,胡跟溫的權力不來源人民,而在於這些太子黨的父輩,因此江可以利用太子黨來制約胡溫。現在非常明顯的一點,就是利用所謂對毛澤東懷念的情緒,三方(團派、江派、太子黨)達成統一,看誰上了井岡山,用上井岡山這種方式來表示誰能夠掌權的標誌。那麼這次很明顯,十七屆四中全會之後,李克強一個是接見了蒙古的國防部長,還有一個是到井岡山,就跟當初的胡錦濤一模一樣,胡錦濤剛確立他的權力地位時,也上了井岡山。主持人:那對於現在已經大權在握的胡溫來講,是不是可以另闢蹊徑來走出這種權鬥的困境呢?李天笑:非常難,中共的專制獨裁決定了「幫主決定了一切」,因此,隨之而來的可能就是清洗、迫害等等這些東西。我想胡錦濤一個就是選擇脫離共產黨,另外一個核心問題是六四和法輪功的問題,這是制約江澤民的一個非常致命的王牌,就看胡錦濤怎麼去運用這個東西了。主持人:那就是說未來的政局還充滿了變數,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