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中日是非觀 從酒井法子撒謊說起

【新唐人2009年11月12日訊】11月9號,日本影、視、歌三棲女星酒井法子,在東京法庭被判吸毒和藏毒罪成立,判刑1年半、緩刑3年。酒井法子清純的形象已崩潰,在日本酒井復出的難度極大,而華人社會仍歡迎她復出。到底中國和日本的是非觀差別在甚麼地方?請看下面的詳細報導。

自從酒井的丈夫高相祐一8月在東京鬧市澀谷的街頭被警方截查,爆出他涉嫌吸毒、藏毒案起,酒井從公眾同情下失蹤,到成為警方通緝對像,再到自首、被拘留,然後又在拘留所經過了否認吸毒,到承認吸毒、藏毒的案情演變,令日本社會、乃至酒井在中、港、臺的華人迷們,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個曾經代表清純的形象,在一夜之間崩潰。

11月9號,酒井被判刑1年半、緩刑3年,華人地區紛紛報導,不少新聞還以輕判來形容,甚至做了標題。日本的法律比較寬鬆,這跟日本刑法繼續沿用一百多年前明治維新時期創建的刑法有潛在的關聯。但是日本的道德規範卻極為嚴格。日本社會尤其對撒謊、不守信用等這些人的本質缺陷給予相當嚴厲的批判,比華人社會嚴厲得多。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專題評論指出,酒井在案發時拒捕、潛逃,而且被捕初期不承認吸毒,日本輿論在研究毒品的專家說明中,懷疑她失蹤6天,可能是為了等血液含毒的成分3至5天消失。結果,在警方準備進一步化驗毒素不會消失的頭髮時,酒井承認了吸毒和藏毒的指控。

在法庭上,法官村山浩昭在12分鐘的判決中,用了法庭上極為例外的詞句和方式。法官在整個判決中用了禮貌的語調,卻也在譴責酒井畏罪潛逃時,用了法庭上罕見的“卑劣”兩個字。

酒井的歌《綠兔子》的歌詞裏有這麼一句:“綠兔子一直等待,既顫抖,又孤獨,被雨淋過頭會死,快快給它溫暖。”法廣東京特約記者費麗文的這篇專題寫道,雖然現在已經在顫抖的酒井在記者招待會上聲淚俱下,希望從新做人,但日本輿論還是出現了“綠兔子眼淚”的諷刺。相反,中、港、臺在酒井判刑前就揚言高薪聘請酒井復出,這不僅成了日本花邊新聞週刊的封面標題,而且連日本主流傳媒也把華人社會的反應視為怪談。

報導說,無論如何,酒井緩刑3年期間很難離開日本去中國復出,她在日本能否復出,也要看她是否能成功戒毒、是否實踐自己在法庭上的承諾。如果她做不到,她的撒謊形象就會被固定,因此恐怕永無在日本復出的可能性。

新唐人記者洛溪 金鑫 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