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2267-1)江澤民要跟習近平在股市賭命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13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家看這集節目的時候呢,國內的朋友在迎戰著星期一,因為有個時差的問題,隨著上週的星期四、星期五的暴漲,暴力救市的成功。

我的話就是滿身貼滿了這個創口貼,至於肚子裡面的腸子肚子,放在哪兒呢這事先不管。但是創口貼貼完之後,這人是一個完整的一塊肉;那你不能叫完整的人,只能叫完整的一塊肉。

可是呢那作為一般的普通的人來講,我不管大個,對不對!我趕上了兩個漲停板,
我今天又成姑奶奶了。

昨天他趕上10個跌停板跟那個,跟什麼事咱們別說了。那他不說了,他一定說我爺趕上了兩個漲停板,那我玩的那支股票它沒有停止交易,那爺也玩行,還對得起我。

就人們在股市裡玩的,大多都說自己賺錢那事,大多都不說自己賠錢的光輝的形象。你到酒館裡說的都是這個,對不對!死要面子活受罪,最後整死自己就是這麼回事。

那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就是做人的態度。整體的社會價值觀,失去了生命之間的紐帶,人看問題就這樣。

《經濟學人》:中國救市動機不純,手段瘋狂

經濟學人雜誌針對暴力救市有一篇報導,那香港的一家媒體翻譯成中文,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救市動機不純手段瘋狂。

人家總理都說暴力救市了,你還說什麼手段瘋狂,一個正常的交易所交易市場的話,它用暴力救市嗎?

文章講中國的股災驗證了,中國改革速度過急,卻對市場力量沒有絲毫信心,導致今天暴力救市的局面。

我個人覺得這是它的分析啦,中國改革速度過急;那有人說其實是過緩。那你讓我說是其實對金融市場,是因為王岐山太了解,了解它就懼怕了它,懼怕了它就要了自己的短,相生相剋道理。

但經濟學人雜誌講說共產黨,在2013年開過一次閉門會議,決定要解放市場力量,讓它進一步主導國內的資源分配。

這個決定讓人感到了非常的歡喜,但是呢這裡提到了原因2013年,2013年今天主政的人根本沒掌控權力。2013年的三中全會建立了,全國深化改革小組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但它只建立了框架,根本沒辦法實施。

2014年出現了依憲治國、依法治國,才有它的根本。而整個2013、2014幹的,就是讓人頭落地的事情。習近平成立國家機構,要砍掉黨的系統的機構。

所以這樣的經濟學人雜誌引述這一段話,它把這一段,就是它把人穿的衣服當成事了。而人關鍵是那塊肉,不是那個衣服。

所以改革開放在2013年,當時說的經濟改革開放,是幌子、藥引子。

7月分股市大跌願望落空,文章認為擔憂的不是股價暴跌,而是政府近於瘋狂的救市措施。

那習近平政權面對第一次市場危機,嘗試補救傷害的這種拙劣的手段,令情況變得更差。

因為共產黨做出了錯誤的結論,那使得中國的資本市場更加不穩。在黨的政權之下,我跟大家說共產黨存在一天,就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

那在我的眼睛裡,今天中國的社會在過渡中,在過渡中它只能這麼做。

而為什麼採取了非常拙劣的手段,是因為它真正內在現實的狀況,江澤民、曾慶紅在整個金融體系的所有的人馬,包括太子黨當中的,某些在金融體系根深蒂固的勢力集團,是習近平、王岐山非常忌諱的人,一直不願意動的事情。

因為動了金融,就動了這個政體的整個脈絡,就等於把中國社會穩定的大動脈切斷了。

你不動他動,人家動了。動手的時間,6月10日之後。6月11日你這邊砍周永康;6月12日人家就動手,這是你死我活的搏殺,對吧!

不是這種表面的技術分析;但這樣表面的技術分析,就表現出今天的習近平、王岐山,你不殺了江澤民、曾慶紅,你死無葬身之地。

這是我一再一再跟大家說的,你想做康熙,你必須辦了鰲拜。康熙辦了鰲拜才有的未來;李世民殺了哥哥弟弟,廢了爹,才有了大唐盛世。

它說第一個錯誤,是認為股市下跌會導致經濟崩潰。所以但是呢,作為經濟學人雜誌認為呢,股市下跌不會導致經濟崩潰,它從技術上分析。

我覺得這就是老外啦,經濟學人雜誌是英國人,中國的股市是賭場,跟企業沒關係。

這集節目一開始我說了,所以他救賭場、他救市,拿印了票子進股市,他不去救企業,美國人去救企業,對不對!因為企業呢跟股市直接相關。

中國不是,所以你不能這麼說的。

所以文章它就提到說,中共救市純粹是因為不能接受股市不可控的本質,以至於要維繫脆弱的政治穩定,是這麼回事。

它揭示出一個概念就是,任何股市它是自然波動的,它是人的心理的反應,跟人的生命,人的貪婪與慾望,吻合在一起的。

那你得整人才對啊,你弄它沒用啊,對不對!對不對!

說人心跳速度應該是每分鐘60下,你非常的它一下蹦到90下,說不成,我踹你3腳,給踹了就58下,那不成啊!那不是那麼回事兒。

但是它現在又沒招,因為是這個制度造成的,完全是這個制度造成的。

它說更糟糕的是救市除了動機不純之外,手法更是不明確,證監會不准大股東、退休基金管理商、保險公司賣股票,顯示出對市場力量全無信任,反而會令市場更加失控。

他要找出,因為賣股票的人是要今天主政的人死,這是賭場;這不是股票。

股票哪有不要賣的,所以人家也自個兒也說清,這是賭場;不是股票。

然後最後講,干預股票市場並非中國專利。而干預之餘不能安撫投資者,令股民們絕望呼聲,這可是中國的蠍子拉屎毒一份。

所以經濟學人雜誌,一直站在專家學者的角度去說,但今天發生的事情是賭命的事情,兩碼事兒。

瑞士信貸:中國正陷入「三重泡沫」

針對中國股市的狀況,特別是可能會引發社會問題,那歐洲的媒體和金融機構,從希臘的困境中報導當中,紛紛轉向中國。

瑞士信託它寫了一篇文章,分析中國的現狀,文章題目叫做,中國正陷入三重泡沫。

瑞信全球股市策略師,你看這都是專家,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講,我們認為中國正處於三重的泡沫之中。

最大的投資泡沫,那是指現在啦,股票。

第二大泡沫是房地產。它說第三大的是一直存在的信用泡沫。

文章就是它開篇講了很多專業的,但是我個人認為,正是他是做金融的,所以他把金融泡沫放在第一。

但是這三大泡沫當中最要命的是第三個,信用泡沫,對吧!我一直說過高級動物能講信譽嗎,對不對!不講的。

中國的問題是跟別人不一樣,為什麼?中國有一個蠍子拉屎毒一份的東西,共產黨。

就像股市似的,人家綠色是漲,它家綠色是綠了紫,落;人家紅色是落,它家紅色是漲,為什麼?

共產黨以紅色為本,共產黨的旗鐮刀、斧頭,說代表著農民和工人,不是,那是殺人的傢伙,所以把黨的領袖們都殺了。

黨一直存在,所以那血一直是鮮紅的,國旗鮮紅的,殺人。所以只有紅色它覺得才吉利,所以弄它們家紅色是漲、綠色是跌,迎合了中國人的想法。說你這人臉怎麼這麼綠啊,它弄這個。

人家國外打911,它們家打119,我跟你說全是邪門的事,就是中國特色幹的。

它一個都是反的東西,你這麼去說它就都是反的,所以我個人看法,表面東西都是表面的。人壞了全完蛋,而中國人壞嗎?中國人不壞。

中國人麻煩在哪兒呢,被妖魔鬼怪占了身子了,所以這是我一再重申的。

我今天是主政的人就除妖魔鬼怪,吃螃蟹也好、燉蛤蟆湯也好,隨您便!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