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金融界又出事了 今日點擊(2377-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19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有個朋友在YouTube下面留了個言,說濤哥我看了一個視頻,國內的,叫天堂樂隊演了一個曲子叫湖水。

他講說對他的感觸太深刻,能否希望我看一眼看一下,能夠跟大家分享一下。跟這個朋友分享一下我個人的看法,就是它為什麼能夠引起這個朋友,那種內心深處的感悟。

那國內的東西我幾乎很少看,幾乎都不看,那結果昨天我就看了它一個MTV的視頻。可能是國內的朋友會比較熟悉啦,樂隊用的是類似就是搖滾的樂器,但那種表現出來的痕跡,用了水墨畫的概念,而中間的內涵呢,卻引用了高山流水的內涵。

那也就是說無論你今天現實生活中,科技帶給你什麼樣的工具,但人的精神的思想,卻依然留戀那上千年之前,中國傳統精神的概念,就是靈魂的不死,靈魂的至高無上。

靈魂對比肉體本身的一切,所在瞬間激發出內心中的感悟,我相信對每一個人,都有著類似的這種氛圍。而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我們倡導的人性,我們倡導的生命的理念,其實也在這裡。

我記得在修煉中提到一個說法,就是佛家講空,道家講無,到底什麼叫空?到底什麼叫無?那每一個人有著自己不同的理解。樓外樓、山外山、天外天、人外人,每高一層的境界,對於下一層境界的人來講,它就是空,它就是無。

但是在他的境界中,又有他的境界所擁有的,這是我能理解的。那個影片,湖水,它引用了過去的古文化的東西,那種生命的境界,但是它又把現在的東西世俗化,把那個東西世俗化,對吧!

這種世俗化的概念,那當初那高山流水彈琴的人,知道那知音沒有的時候,他把琴給砸了。那現在人說你有病你砸那琴,你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對不對!

你只繞一拐彎的時候,又哪兒找到一知音呢,是吧!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那爹死了娘就非嫁人,你擋不住她的。現在的人實惠、市儈、世俗、紅塵、慾望,那提到最腐敗,北京的金融街咱也挺熟悉,出事了。

金融街控股兩高層被查

蘋果日報這麼報的:金融街控股兩個高層被查。

北京西城最大的國有商業地產公司,總資產達上千億的金融街控股創始人,以及名譽董事長王功偉,副董事長昨天被證明接受當局調查。

涉嫌任職期間嚴重貪腐問題,兩個人的落馬與剛剛落馬的,北京首虎前市委副書記呂錫文關係密切。呂錫文從1999年就是西城區的區長,從復興門到阜城門,所謂的金融街,是把原來的四合院都拆了,大家可想而知,在西二環的裡頭,你說值多少錢吧那塊地皮。

文章提到說,金融控股昨天發布公報,上級通知這兩個人正在接受調查,而公司目前運營正常。而這個公司與呂錫文有著緊密的關係,而呂錫文的丈夫,被稱為西城三哥,在北京政商界很有實力,在北京政商界很有實力,對吧!

原來人家有句話,說在北京城的,不知道官有多大;在上海灘的不知道錢有多少;在深圳的不知道身體有多棒,這是埋汰這三個地方。

那在北京城不知道官有多大,不知道官有多大的北京城,能敢在西城區,在復興門到阜城門之間開一條路,而這條路專門是玩錢的。而我是玩錢的這條路上的老闆,當初是我做的,那是爺爺的爺爺。

這哥倆被抓了,人家說跟呂錫文有關係。我跟你講,呂錫文跟這哥倆玩不起,我說的意思是抓他們倆,表面可能跟呂錫文有關係,一定也得有關係,人家西城區區長,對不對!

1999年之前地產還掙不了那麼多錢呢,那之後才掙錢呢,對不對!跟他有關係是抓他們的藉口。我說的意思,這哥倆能在金融街叱吒風雲,他要不跟這幫貝勒,二環裡頭,東二環、西二環、南二環、北二環,二環裡頭住的都是貝勒。

貝勒就是什麼?兒子、孫子,那是真兒子、真孫子,不跟這些兒子孫子稱好爺、道好爺的話,他能待得住嗎?那我剛才說了目標衝著兒子孫子們。

有條消息,曾慶紅的大密,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施芝鴻日前在北京日報寫了篇文章,大力推崇習近平的執政理念思路。

我們知道應該是在今年的兩會的時候,三月分的時候,施芝鴻曾經自己主動寫了篇東西,把記者截住,然後來替他的原來的老闆曾慶紅說話,那引起了軒然大波,對不對!

而今天突然他不提他原來的老闆了,他今天跟習近平說,習近平怎麼怎麼厲害,對不對!我跟你講,出賣者啊是最遭人恨的,瞎參謀爛幹的事,牆頭上的順風草。

這是今天在中共體制當中,人們的社會價值觀,但是稍微明白點兒的人都懂得。

這牆頭草是最不可信的,最該給他砍頭的,最招人恨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對不對!

但是他又成為風向標,他的風向標的概念就是說,你可以沒必要寫這個,但你為什麼要寫?在我看來是因為習近平,真的這回把權力拿到了。

栗戰書罕見被習授權通報習馬會

五中全會之後,那跟金融系統反腐相關。如果你不信,動向雜誌昨天一篇消息,栗戰書罕見的被習近平授權。通報習馬會,並透露出3個底限,來自於動向雜誌的11月號。

而它披露的消息,是指在11月1日應該是晚上,栗戰書被習近平單獨授權,向黨、政、軍、省部級和軍隊,軍級以上的軍官通報習馬會。

而這件事情是被加密的,只給20分鐘,那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代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向省部級的軍官通報。栗戰書是被習近平單獨授權,不是被政治局常委授權,不是被通過政治局討論之後,由栗戰書去表述,不是的。

習馬會這麼大的事情,應該說話的是俞正聲,他是政治局常委主管統戰的。所以在習馬會這件事情出來之後,俞正聲只表了一次態。

俞正聲是表態,不是權力者,也就是說習近平已經把政治局常委完全跳過去,而在他宣布的3條當中。第一,振興中華,兩岸統一,是主要目標和實質內涵,絕不會動搖和改變。振興中華,這裡沒有共產黨,兩岸統一,這裡沒有國共合作,只要實質內涵,絕不會動搖,絕不會改變。這誰都不能說什麼。

第二個,兩岸關係持續政治對立,僵持是不正常的,也不符合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沒說這也不符合中國共產黨,黨的利益,沒說,而對立與僵持是黨的一貫政策。

第三個,重申對台的立場和底限,如果台灣當局朝台獨方向發展,或宣布台灣脫離中國領土領域,或外國勢力政治勢力控制台灣,或外國軍事勢力進入台灣,就是戰爭爆發日。

這個你沒得可講了,對不對!所以這只是他的目標,說得很清楚。

習馬會強調一個中國,但習馬會的整體文章並沒說,一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而習馬會的整體過程,是習近平以先生的身分,拜見中華民國總統。

把你破碎的記憶,人們願意喜歡的聽的東西,自己各自願意喜歡的東西和被塑造的觀念,以及被共產黨洗腦之後,在面對中國現實社會的時候,把這樣的觀念去掉。

識時務者為俊傑,跟上時間是個神的潮流,相信人性,相信人性,而不是相信自己的觀念,這天地間的一切,人從來沒說了算過。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