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再核爆 北京怎麼辦?熱點互動(15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14 日訊】【熱點互動】(1512)朝鮮再核爆 北京怎麼辦:9月9日朝鮮進行了第五次,也是迄今為止的最大的一次核試驗,國際社會反響強烈,多國表示,要進一步制裁朝鮮,韓國更是披露已經有了針對朝鮮的攻擊計劃,同時,外界也聚焦北京會如何反應,那麼為什麼國際社會對朝鮮的制裁收效甚微,中共對朝鮮到底還有多大的控制力,北京下一步是否會拿出對朝鮮更嚴厲的實際行動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您收看這一次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9月9日,朝鮮進行第5次也是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一次核試驗,國際社會反響強烈,多國表示要進一步制裁朝鮮。韓國更是披露,已經有了針對朝鮮的攻擊計畫。同時,外界也聚焦北京會如何反應。

為什麼國際社會對朝鮮的制裁,迄今似乎收效甚微?中共對朝鮮到底還有多大的控制力?北京下一步是否會拿出嚴厲制裁朝鮮的實際行動呢?今晚我們就請來了兩位嘉賓就這個熱點事件做一些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

我們在節目一開始,還是先來看一段新聞短片。

中共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張璉瑰,2014年曾在《領導者》雜誌撰文預警,朝鮮的核設施存在重大的安全隱患。包括朝鮮目前採取平動核試驗,而不是封閉性更好的豎井核試驗,放射性物質洩漏不可避免。

另外多個國家的專業機構都曾預警,朝鮮的核設施落後,並有安全隱患,可能引發比「切爾諾貝利」更嚴重的核災難;更嚴重的是美國核專家赫克兩次探訪朝鮮核設施後,預警朝鮮遲早發生重大的核事故。張璉瑰認為,一旦朝鮮核試驗失手,可能使中國東北出現大片永久荒蕪的地區。

今年3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2270號決議,嚴厲制裁朝鮮,希望促使朝鮮棄核。北京也加入了制裁,但9月9日,朝鮮又進行了第5次核爆,外媒稱朝鮮試圖宣示「制裁無用」。

張璉瑰說,朝鮮半島是和平或戰爭、分裂或統一,都不會對中國構成致命的威脅,但是一旦半島無核化遭到破壞,情況就完全不同。

據韓聯社報導,韓國總統朴槿惠2013年透露中國總理李克強曾表示,朝鮮核試驗後,中方發現,中朝邊境鴨綠江的水質惡化,對居民有害。朴槿惠說,習近平與李克強對朝核問題都態度堅決。不過,為何中國對朝鮮制裁無法落實,令外界關注。

朝鮮這一次核爆距離上次不到8個月,間隔的時間遠遠要短於往年。朝鮮擁核自重的腳步越來越快,北京如何抉擇已經到了關鍵當口。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晚討論的題目是朝鮮最新的一次核試驗,歡迎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傑森,請您談一下這次朝鮮核實驗國際社會反響強烈,據說是當量最大的一次試驗,在您看來這次核實驗跟以往的有什麼不同呢?

傑森:你談到當量很大,這是一個因素,新聞中剛才也談到了說時間很短,以前都是隔三十多個月。核試驗更多的是政治談話,而不是說真正的核試驗,而這次1月份搞完了9月份又搞,只隔了8個月。

實質上最根本的意義是這次的核試驗是實實在在的核試驗,而不是說是為了國際上示威的一個試驗。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次核試驗它不像歷史上,試探著做一個實驗,看看我這個設備工作不工作。這次通過各方面分析的話,它事實上已經在導彈頭上安裝核炸彈這個狀態下的一個標準鍵的一個試驗。

換句話說,它現在已經具備了可以往導彈頭上直接放一個核武器,然後這個核武器的當量,就是它這次爆炸的當量。這個當量是上次美國在廣島那個當量,幾乎有人說是一樣大,有人說是2/3這樣的尺度。換句話說,它已經是足夠大的一個威懾力,一個可以被導彈運載的一個核武器了,明明確確的一個核武器,而不是一個簡簡單單潛在的核威脅了。

與此同時你看到在中國二十國峰會的時候,北朝鮮又發射了一個新研發的響尾蛇導彈,射程達到了1,000公里。這意味著什麼呢?北京直接在它的射程範圍之內。換句話說,你把這兩個記錄放在一起,有一個非常廉價的,可以射程1,000公里的響尾蛇導彈,它可以製造得無數多,同時它又有能力把這個導彈上面加上核彈頭,那麼整個北京、韓國、日本全部在它的無可防備的這種核威脅之下,這一切都已經變成了實實在在的威脅,而不是一個潛在的核威脅了。

主持人:好,我想問一下趙培,可能正是因為剛才傑森談到的這些因素,國際社會這次是非常嚴肅對待,韓國政府在這之後說金正恩已經失控了。那麼在你看來,他這種一意孤行的對核的試驗,是他失控了,還是他有他背後的邏輯。

趙培:其實從自由國家思維來看,這麼窮兵黷武那等於是失控了,等於是想要抱著大家一塊死的想法。但是我是說從蘇聯解體之後,冷戰在我們思維當中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很多自由國家的人忘卻了共產主義的邪惡和共產主義思想的邪惡,這次朝鮮不過是提醒了大家共產主義的想法。

我們看到星期一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華春瑩就說,僅憑制裁並不能解決朝鮮半島的問題,朝鮮半島問題的核心在美國。她說的非常隱諱,但是說得非常明確,因為共產黨不管哪個共產黨,自從它成立之初,《九評共產黨》裡面說,它一直有一個滅亡的恐懼。

因為它本身是反人類的,它一直有這個恐懼,它要保護自己的生存就要不斷的窮兵黷武,類似的思想朝鮮不過是繼承於中共。大家知道現在朝鮮在飢荒,朝鮮現在正在鬧洪災,那麼大家想想中國的原子彈是什麼時候呢?是1964年的10月。

1964年之前,大家知道1959年到1962年是中國的大飢荒,餓死三千七百多萬人,這個時候中共卻是不斷的進出口糧食換取外匯,換取核武器資源去研究核武器,去放了第一顆原子彈。那麼按這同樣的想法,當時中共也是失控,也是瘋了。

其實按照共產主義剛才我們說了,它對自身滅亡的恐懼,它沒瘋。它的意思是說,你們自由國家讓你們顯出我是多麼渺小,我會不存在。就比如說以朝鮮來講,正是因為韓國、日本、美國這些國家存在,他會覺得他的人民隨時會反他,他覺得我擁有核武在手,我能抱著大家一塊死。

你們就不得不接受我進入你們的大家庭裡,你們不得不接受我的核要脅,繼續養著我。這就是朝鮮共產主義的思維,也是共產主義一直的思維。所以冷戰並沒有過去,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這種思維、這種對人類的危害就一直存在著。

主持人:思維和行為模式。好,我們現在線上已經有觀眾,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請問您在嗎?

加州丁先生:在,中秋節愉快!大家好!關於這個話題北韓一天到晚自說自話,這樣子核子試爆也不是辦法,我認為北京怎麼辦,北京就豆腐涼拌,誰叫它自己也是共產黨。我認為原因就是美國把這個薩德系統叫斬首部隊,斬了半天也沒斬到人家的首。薩德系統弄到南韓去,南韓的群眾也反對,尤其是住在附近的人,他這個薩德如果說全拆掉,拆掉一半,這樣北韓核子試爆還會有,可能會稍微慢一點。

主持人:好,我們等一下會來分析。傑森,我想我們來談一談,就是剛才新聞中也談到三3份開始,其實就對朝鮮開始嚴厲制裁,包括北京都已經加入,但是迄今為止,這個制裁似乎是收效甚微,為什麼會這樣?

傑森:其實就是說根本就沒有切到命脈上,因為我們知道北朝鮮是個非常封閉的國家。他的整個對外貿易簡直小得可憐,他全年對外出口的金額是多少呢?32億美元。小得簡直是一塌糊塗。

但是這32億美元的出口,90%是針對中國的。換句話說,28億左右是中國進口,進口的是什麼呢?煤礦和鐵礦。中國根本不缺這些東西,中國煤多得根本就挖不完的,中國給他90%進口這東西,其實就是給他輸錢。同時進口大部分石油都是從中國走的。

換句話說,按國際標準從銀行體系針對幾個官員把他銀行帳戶封一下等等,根本不起任何實質作用,他真正的對外貿易,幾乎是清一色80%、90%是針對中國的。如果中國這邊,它不能真正的當機立斷做什麼事情的話,國際所有制裁都是在10%那個邊緣的地方做。

主持人:所以你是說關鍵就是在北京中共這邊。

傑森:對,但是我覺得中共不敢做的原因,就是它第一可能有不願意的因素,第二個有不敢的因素。為什麼我剛才說1,000公里很重要呢?因為表面上它核威懾是針對韓國和日本的,但是它背後潛台詞也有中國。

它屬於流氓無賴這種狀態,如果它認為你應該幫助它,它的邏輯是你應該幫助它,如果這時候你跟它一下子好像劃清界線,把它90%的進出口給它關住了,那它可能恨你比恨韓國、日本還重,它真的給你扔一個炸彈。

朝鮮現在赤裸裸的核威脅是針對韓國、日本,但是背後真正的核威脅是針對中國的。北京現在都在它的震懾之內,所以中國基本上是處於不敢惹的狀態。

主持人:我們現在很快再接一下大陸張先生電話,他剛剛打過來。張先生您好,請問您能聽到嗎?

大陸張先生:你們這個電視臺講這個事情太真實了,我身在大陸我深有體會。我想問一下你們這個電視臺怎麼收看?

主持人:張先生,您這個問題我們工作人員可以在後臺回答您。您對於朝鮮這次的核試驗有什麼評論嗎?如果有,請很快的說兩句。

大陸張先生:我沒什麼評論。

主持人:好的,沒問題張先生,謝謝您打電話,謝謝您關注我們節目,我們後臺人員可以跟您再講一下這個情況。

趙培,還是來問你同樣的問題,一個您覺得中共現在對朝鮮的控制力到底有多大?因為有外界的分析,認為其實已經並沒有多大的控制力了。其次您認為中共對朝鮮的制裁為什麼一直沒有落到實處?

趙培:我非常同意傑森博士剛才說的。中共歷來對朝鮮的政局影響力有限,當然對朝鮮確實有控制力的。在貿易上是朝鮮是它最大的貿易國,它只要對朝鮮封鎖了邊境,那麼朝鮮就沒有那麼多錢去搞這個核試驗。

為什麼說中共對朝鮮的政局沒有多大的影響力?大家可以比對一下蘇共和中共的關係,中共有原子彈它也敢把蘇聯老大哥給晾一邊,互相批鬥起來。朝鮮從金日成開始就對中共持很大的防衛態度,因為當時中共是支持從延安回到朝鮮的武亭這一派,而斯大林是支持金日成的。最終是蘇共獲勝,所以金日成在的時候他就清理親中的延安派,一直到金正恩上臺,他清理親中的姑父派。

所以朝鮮歷來是一種靠著中共,又要杜絕中共對它的朝政產生影響的這麼一個共產小兄弟,中共對它來講是既愛又怕的一種狀態。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它從來沒有放棄與自由國家為敵;它從來沒有放棄要解放全人類的這種極端思想。

現在中共的問題是它還想消費當時的朝鮮戰爭,我們可以看2016年它拍了一個所謂「主旋律」電影的《我的戰爭》,就在消費著這一切。而且它的宣傳片出來被中國網友罵得狗血噴頭,說是沒有人性、沒有反思戰爭,只有戰爭狂人的一種狀態。所以在這兩種情況下,中共可以說在臺上一天,全世界解決朝鮮問題就非常困難。全世界應該反過來說一句,先解決中共然後解決朝鮮問題就易如反掌。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線上又有兩位觀眾,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一個是新澤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新澤西彭先生:中共一直想解放全人類,以前我們在大陸講的,就是全人類還有三種還沒解放的人。它把武力輸出到東南亞、印尼、老撾,所有的國家它都給了它的支持、給槍炮去打人家的政府軍,跟朝鮮一樣。它把武器、糧食,什麼都給了北朝鮮,它所謂同志加兄弟。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只有它這個繫鈴人。所以這些事情只有中共可以解決,因為是它的小兄弟。

主持人:謝謝彭先生,因為時間關係,明白您的意思了。下一位是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兩個問題請教傑森和趙培。長期以來中國總是利用朝鮮在國際上挑事,從而提高自己的國際地位,現在中國表面上是跟國際社會一起制裁朝鮮,背地裡是不是還在支持朝鮮?第二個問題,朝鮮的核技術是不是中國提供的,有沒有可能這個情況?第三個,因為中國跟俄羅斯的國際立場,國際社會要滅掉朝鮮好像不可能。你們評論一下這個事,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何先生。傑森,我想大家都談到了中共長期以來對朝鮮的扶持,結果現在朝鮮的核……

傑森:對,我們知道從歷史上,確確實實北朝鮮就是中共一手靠犧牲中國幾十萬同胞的生命建立的一個金家王朝,同時扶持了金家王朝。但是我們確實也看到在過去的幾年裡頭,中共跟北朝鮮幾乎有點越走越遠了,甚至有點貌合神離的狀態。主要原因是金家王朝已經進入了對中國是經濟上依賴你,但是政治上孤立你,根本不聽你的話。

中國現在在國際上更重要的是一個和平發展的方向,以前跟西方在意識形態上的鬥爭也不那麼嚴重了。現在中國非常希望朝鮮半島能和平,這樣它的對外貿易可能會更好一些。

在我看來,中共歷史上創造了一個巨大的問題,此時這個毒瘤壓在中國的背上,對中共來說也是一個頭疼的事。它得不斷的給朝鮮輸金,同時它又沒有勇氣,或者說沒有政治勇氣去解決這樣的問題。在我看來北朝鮮的問題核心是中共問題,但是與此同時,中共又沒有能力解決自己歷史上造成的這樣一個毒瘤。

主持人:所以外界評論說它現在處於一個兩難的境地。

傑森:對,是這樣的一個情況。

主持人:趙培,我想請問一下,剛才我們看到新聞中講的,就是這一次可以說實實在在已經威脅到中國了。因為這次朝鮮核試驗的威力比較大,吉林的一些城市、學校學生都疏散。到底朝鮮擁核對中國和中國民眾的威脅會有多大?

趙培:我們從幾個方面講,首先對自然環境方面講,雖然中共環保部門說沒有對中國造成影響,但是網友們都不信,網友們說老百姓燒個桔桿都對環境有影響,都能產生霧霾,何況原子彈爆炸呢?第一是對環境影響是非常大的。

第二個涉及到經濟層面了,因為中共可以說把中國東北的東西搶劫一空。中國東北在偽滿洲國時期它的GDP是亞洲第一,超過日本本土。它把東北的煤、石油都搶劫一空,去補充它的「北上廣深」等大城市的開發,給東北留下一個爛攤子。

現在東北經濟問題是十分嚴重的,黑龍江養老金甚至只夠發一個月的了。在這種情況下,在2010年5月它有一個東北振興計劃,是1.6萬億的巨額投資,其中還包括在遼寧設立自貿區,就是想讓東北能夠重新站起來。

那麼在這個時候,你在那邊綁個這麼大的核威脅存在,誰還敢到東北去投資?東北人自然還要往外跑,東北人口下降,養老金自然成問題。所以這對整個中國經濟的實質性威脅已經產生了。

在這個時候涉及到國家、民族利益了,中國的當權者應該放棄中共,先解決中共的問題,然後再去解決朝鮮的問題,這樣一切都理順了。現在不理順就是因為一切的扭曲點就在共產黨還能夠影響中國政局的這個情況下。所以對中國最大的影響其實還是來自於黨文化,共產黨附體中國。

主持人:傑森,趙培剛才提到中國環保部的反響:對環境沒有影響。這讓我想到,幾乎在同一時間,朝鮮這一次核試驗結束之後,中共軍媒發表一篇文章,當然不是針對核試驗,而是說「部署『薩德』一切免談」。文章標題非常直接。網友評論,看來中共對於薩德的關心比核試驗給中國帶來的危害還要多。您怎麼看這兩種不同的態度?

傑森:其實是這樣!南韓為什麼要部署薩德?就是因為有北朝鮮的核威脅。不能說你這邊拚命造原子彈、導彈、核武器,準備不停往我這兒砸的時候,我連一個防禦系統都不能有!當然,中國說,這樣的防禦系統打破了我們這邊的武力平衡。那你應該問你的小兄弟:你在搗亂,你搗亂得別人根本沒辦法!別人把耳朵堵上的時候,它說別人堵上耳朵對它不公平。這是不公平的!

但是更重要的層面就是您剛才說的。核爆以後,這邊房子已經晃得不得了,大家以為地震了,它第一時間發言說:上空沒有發現有毒氣體,沒有環境汙染。它特別緊張的是怕老百姓因此擔憂。

主持人:它非常輕描淡寫地就說過去了!

傑森:剛才新聞中談到,事實上不是中共不知道;李克強跟朴槿惠說了,發現將來鴨綠江邊有汙染的情況存在。核爆的地方和那裡只有100公里,「一點沒有汙染」幾乎是騙人的,只是汙染的程度問題。

北朝鮮的核爆就在中國邊境,如果對任何國家有威脅,對別的國家是概念上的威脅;對中國已經是實實在在、此時此刻的威脅。第一跳出來反對核試驗的應該是中國,反倒中國始終去扯什麼美國的薩德導彈問題。中共總是把自己國際的面子、國際潛在的威脅放在老百姓的生命之上,這就是它在國際、國內處理問題的一個核心問題,總不把中國老百姓的命作為第一重要的事情來看待。

主持人:趙培先生,在這個問題上您有什麼補充嗎?

趙培:我可以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的談話。其實中共還是以冷戰思維處理這件事,利用薩德挑動反美、反韓,但是我覺得這一次的核試驗,恰恰打了所有還喊這話的臉。現在中國網路上已經不喊這個了,因為大家覺得,我們應該在自己家門口也部署薩德,說不定他什麼時候就打到我們家門口。

歷史上對於共產主義或納稅主義採用綏靖政策的,會給所有國家的人民帶來重大災難,不信就看看張伯倫當年揮舞的那張希特勒簽名的《和平協議》有沒有用!?

主持人:我想既然二位都談到朝鮮擁核對於中國的影響,朝核在第5次試驗之後,中共是不是也受到很大的國際壓力?傑森,您覺得下一步它有沒有可能對朝鮮採取實質性的制裁舉動?

傑森:這是我剛才說的,中共如果想制裁北朝鮮,它一制裁北朝鮮經濟就垮,與此同時它也知道了,北朝鮮這樣的流氓什麼事都敢做出來,它完全沒有辦法防備。我自己感覺,中共現在基本上可能是不敢做什麼事,如果聯合國安理會再出臺什麼政策,它會像三月份一樣舉贊同票,但是它不會獨自提出什麼更嚴厲、更有效的制裁方法。

我們也可以看到,現在中共內部有很多政治問題,可能內部的問題也使得它不想再惹北朝鮮這樣的流氓、無賴,在它門口撒潑、耍賴。但是我可以看到,中共特別是北京在這件事情上可能會隨著國際社會做出一些事情來,但是它不會獨自做出更有效的方法;它養虎為患已經到了根本無法收拾的狀態。

主持人:趙培,再這樣下去的話,外界說中共:你不做什麼你也得做什麼,因為到時候朝鮮很可能就打到你的家門口。您認為朝鮮在擁核問題上有沒有可能真的做出一些什麼舉動來?

趙培:我覺得恰恰是給中國領導人敲了一記警鐘,一面是中華民族的利益;一面是共產黨的利益,你到底維護誰!?我們知道上一次朝鮮戰爭打掉了毛澤東的長子,這樣讓中國不至於成為朝鮮,現在法碼正加在中國領導人的身上,讓他們去反思:到底要中華民族的利益還是要維護共產黨?我覺得明智的人會做出明智的抉擇。

主持人:是。談到這,我也想請問傑森。我們看到習近平上臺以後,對於朝鮮的態度是很明顯的疏遠,而且跟以前的領導人不同。您認為,迄今為止他一直沒有對朝鮮做出真正的制裁,原因是什麼?

傑森:他在黨內可能還有一些政治阻力,這一點我是相信的,因為畢竟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和「金家王朝」還共舉著共產主義旗幟。到目前為止,習近平見了所有周邊的領導人,就是沒見北朝鮮的金正恩,也就可以看出來習近平是想撇清關係,但與此同時他也沒有能力,或者說沒有精力現在針對小金三去做什麼事情。目前情況只能由著他,而且他越做越大,所以也沒法做什麼事!

主持人:所以外界說他還是得要看美、韓的反應。非常感謝二位嘉賓。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