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中國再現「民工荒」

【新唐人2009年9月30日訊】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大陸媒體近期報導,沿海地區珠江三角洲一帶,甚至是人口大省的四川都出現了民工荒的問題。去年底大批農民工的返鄉潮曾經讓人們記憶猶新,還不到一年的時間,為什麼現在會出現有工作沒人幹了呢?人事部門的經理們也在問:農民工都去了哪裡呢?我們今天帶著這個問題來請教一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杰森:妳好!主持人:所謂「世事多變」,年初的時候我們還在擔心大批的農民工返鄉之後,會不會引起各種問題,現在突然出現民工荒的問題,這是怎麼形成的呢?杰森:其實在任何一個產業裡頭都有用人不同的階段。今年年初確確實實是有農民工找不到工作,中共自己統計大概有2,500萬農民工失業,找不到工作。當時的現象是很多廠倒閉了,但是因為特別是每年5月份、6月份是各個企業用人的高峰,特別是外向型的加工企業的用人高峰,它為了美國這邊的聖誕節服務,所以這時候有很多很多的訂單,都是為聖誕節節日做的,這時候用人突然增加。但是因為年初用人數量少,很多農民工要麼20%就留在當地工作了,有的從珠三角到上海周邊長江三角洲,甚至有些在內地,比如西部、中部、北京,他都去各個地方了,這時候突然南方來了訂單,他一時在當地找不到人,這時他就聲稱有「民工荒」。當然這「民工荒」有一個偷換的概念在裡頭,這是中共政府的手法,是資方的說法,但是從經濟概念講它還不一定叫「民工荒」。因為民工很多人在網上自己說:其實我不去那兒幹,主要因為第一,工資很低;第二,對工人欺詐太厲害;第三,沒有任何的保障。你從工人的反應來看,更多的是資方對工人的價值和工人對自己的價值兩者不吻合造成的。工人認為你過度低估了我的勞動價值,資方認為我給你這些錢就夠了,這就造成資方找不到人,這是他們不願意真實的去調停整對勞動力的價值衡量,所以他把這個叫「民工荒」。主持人:但是像您剛才講的,說年初的時候是有2,500萬這麼多的人失業了,這些人現在是否已經找到工作了,還是寧可我不找我不滿意的工作?杰森:從某種意義上講,這群人按中共統計數據來講的話,事實上都有一定的著落了,主要的趨向就是有很大一片在當地就業了,比如他在外頭打工有點錢,然後在當地做一點小生意、小事業,同時也有一些到其他省份的,以前接納人比較少的地方,比如中部、西部,特別是四川,地震以後有很多重建項目,這些人相對來說是解決了一些就業的問題。絕對的工資數量可能比南方少一些,但是至少離家很近,少了長期漂泊在外的心態,彌補他在經濟上的一些損失。主持人:這是不是就像網友說的民工心慌的問題,就是說要解決民工荒可能得先解決民工心慌的問題。就是說這些人長期在外漂泊的感覺,就像您說的,他還一直沒有歸屬感。杰森:對,事實是這樣的。中國目前統計數字來看,有1.5億的農民工,也有人說是2億。也就是說中國將近12%的人口,其實已經在很多領域為中國經濟這麼十幾、二十幾年的發展做出巨大的貢獻,整個建築行業80%都是農民工形成的,製造業也有近70%是農民工組成的。如果這兩年中國經濟在騰飛,主要是靠這廉價勞動力,而這廉價勞動力主體是農民工。換句話說,中國經濟騰飛的基礎是靠盤剝這些農民工造成的。農民工這麼多年,10年前深圳一個工人的工資大概是六、七百塊錢,現在他的基本工資還只是八、九百塊錢,唯一有時會到一千多,就是因為加班,他們有時候一天可以幹十幾個小時。主持人:這幾年通貨膨脹就這樣。杰森:通貨膨脹就不行了。當年如果農民工還可以在外打工寄錢回家的話,那麼現在隨著物價的上漲,隨著各方面消費的上漲,他其實只能糊口了。從這一點來看沒有意義。另外一方面,當年十八、九歲的孩子,十幾年後已經是廿七、八了,很多已經有孩子了,長期漂泊在外,孩子的教育、老人的照顧方方面面都是問題,另外人過了三十的話,養老問題也會在心中不斷的浮現。而農民工在中共給他設定的特殊戶籍狀態,使得它可以用最殘酷的方式盤剝你,地方沒有人保護你,同時你不能享受任何地方的優惠,廉租房你沒有,經濟房你沒有,整個養老系統你沒有。所以方方面面十幾年的發展,對這一批人,青春全部為中國的低廉勞動型的勞動力產業做出貢獻以後,他們也開始考慮自己的未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寧可在本地找個收入八、九百塊,一千塊的工作,離孩子近一些、離父母近一些,免除長途奔波之苦,這種價值取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有人也說:民工荒實際上是民工心慌造成的。主持人:這麼多年的發展過程當中,農民為整個中國經濟發展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和代價。到今天隨著民工荒的問題,會不會把舊有的經濟模式的一種平衡給打破呢?如果這樣一來會怎麼樣呢?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杰森:目前來說民工荒造成了小企業的荒,因為中國這兩年,如果在國際上出口各個領域的份額占得越來越大,主樣是靠廉價勞動力,換句話說很多中小型企業,企業主的發達事實上是靠壓榨農民工得到的利益。我們可以看到在一個產品裡,中國製造的產品,勞動力成份只有8%;而在美國,勞動力成份是34%,這百分之二十幾的差額,使得中國產品在國際價格低廉。主持人:換句話說,他所賺的利潤就在這兒,所以要剝削到這樣。杰森:這個經濟模式運行很多很多年了,他認為我就給農民工這麼多錢,就可以招到很多農民工,這時一旦招不到這些人,他面臨著不斷增加工資的時候,他的成本就會提升了,這個提升的過程可能會使很多企業會面臨倒閉。這個過程對於中國持續了近20年的這種靠低廉勞動力、低附加價值的加工行業,小加工行業、小製造行業一個很巨大的衝擊,也是對中國整個出口經濟模式的巨大衝擊。主持人:這經濟發展20年當中,它GDP是以兩位數字的速度在增長,經濟一直在呈上升的趨勢。為什麼在這個過程當中,沒有人去考慮這部分,就是為經濟發展做出巨大貢獻的這麼一個群體他們的利益,使他們有一個穩定的保障呢?杰森:事實上這是中共本身的模式決定這樣子的。因為中共官員的利益不跟農民工合在一起,因為農民工沒有任何的選舉權,甚至連地方的發言權都沒有。他的利益是跟地方資本家的利益結合在一起的,資本家最大的想法是最大化他的利潤。你可以看到南方多少年來都是,一旦有勞資衝突,當地警察就去,第一打的就是農民工。在這個過程中,地方政府官員和資本家結合在一起的這樣一個經濟運行方式,阻礙了農民工在這十幾年享受整個經濟發展的任何一點利潤。這就是為什麼10年前工資是七、八百塊錢,現在是八、九百塊錢。10年經濟翻了幾番,而農民工工資只漲了百分之幾。主持人:使得原來他還有錢寄回家,現在變得連寄回家的錢都沒有了。杰森:他就覺得不划算,整個旅途奔波,再加上農民工的工作環境,很多開胸見肺這樣的事情都是農民工,同時我們知道有時候還拖欠工資,方方面面的造成是因為政府的不作為。政府不但不作為,還偏袒資本家這樣的方式,使得農民工整個行業最後被社會壓榨到他自己看到自己本身沒有意義了,在外頭工作也是吃一口飯,在家也是一口飯吃。就說是政府使農民工失去了自己在整個經濟發展中分一杯羹的唯一希望。主持人:最近美國的《商業週刊》公布了全球百大名牌的名單,但是很遺憾中國沒有一個名牌能進入到其中。比如我們剛才談到的,中國這幾十年發展的過程,是以犧牲底層的,特別是農民工的利益為代價換來的。既然有這麼高額的利潤在其中,為什麼不能利用這樣的機會,就算是你已經剝削了,為什麼在這個過程當中不能建立自己的品牌呢?杰森:事實上問題就在這裡。當一個企業它的利潤可以很高的時候,它其實是沒有創新的動力的。我可以靠欺詐農民工完成我的利潤積累的時候,我其實是沒有動力去發展技術的。主持人:可是應該能看到這種剝削不可能無止境的呀?杰森:但是事實上對某一個小企業家,他並不這麼看問題,他認為中國有無窮多的,中國有8億的農民,他認為這8億的農民無論如何很多人都是他無窮的來源。這個過程中是政府最大的失職,在政府為了眼前的利益,過份的站在維護資本家利益而欺詐農民工的時候,使得資本家可以單純的從農民工的低廉的收入中,獲取利潤的過程中,事實上也是把中國的產業滯留在非常低層次的加工,純勞動力創造財富的過程。主持人:所以這也就是一直說的產業結構不合理。杰森:中國的產業結構不合理,事實上跟中國農民工的人權是息息相關的。主持人:那隨著現在民工荒的問題,引起了農民工的成本是必然要上升的了,另一方面,出口的局面也沒有得到很好的改善,而中國的企業又沒有自己真正名牌的這種產品。那麼中共所炫耀的60年成就,或是30年的經濟發展,這種局面將如何繼續下去呢?杰森:這就是我們一直討論的問題,中國很多的經濟問題事實上是經濟結構的問題。最近它們看整個企業利潤在下滑的時候,拼命的注資,用流動性來解決中國經濟問題,事實上解決了中國目前GDP的問題,但是並沒有解決中國更根本的產業結構的問題。主持人:治的還是表。杰森:但是中國產業結構的問題,事實上從根本上是人權的問題,是一個農民工人權的問題。如果中共一直關心農民工真正作為人的最基本權利,使他們能夠在整個經濟發展中分一杯羹的話,它事實上會逼著整個企業逐漸的從低端的加工型企業,逐漸向高端技術含量越來越多的企業邁進的。正是因為中共急功近利的維持它的GDP,使中國一次一次失去他的機會,使一億多農民工這樣巨大的階層,就像美國黑人也就占12%,跟中國農民工數量差不多,像這樣巨大的人群在這過程當中遭受到盤剝,方方面面人權得到了損失,整個經濟對中國也失去了對未來發展的機會。所以很多時候你可以看到整個是一個中共對中國的管理問題。主持人:希望伴隨著民工荒問題的浮現,中國人對農民工這個群體,甚至更廣大的社會底層民眾的人權得到更進一步的重視,希望他們的生活也有更大的改善。好,非常感謝您參與我們的節目。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