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浙江湖州上千人抗稅 中國人賦稅幾何

【新唐人2011年10月28日訊】浙江湖州萬人抗稅已經不是今年中國人的第一次群體抗稅事件了,8月同樣是浙江,浦江的水晶加工個體戶也有上千人的抗稅群體事件,中國的稅收到底怎麼了?請看本台評論員趙培的分析。

主持人: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

主持人:請問趙培,這次湖州的民眾抗稅的直接原因是增稅。中國大陸百姓到底承受了多少的稅負呢?

趙培:從1994年開始,中國政府的稅收和財政收入可以說是高速增長,每年基本上都是GDP增長速度的兩倍。中國社科院的統計,2010年中國的宏觀稅負達到34.5%。這是個什麼水準呢?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低收入國家的宏觀稅負是13%,中上收入國家是23%,發達國家才是30%左右。也就是說,中國人的稅收標準已經與高收入國家接軌了。

但是我們看到實際情況可能更糟,財政部公佈的2010年中國人的人均稅負是1166美元,而中國人的年平均收入是多少呢?13476元人民幣,也就是2000多美元。也就是大家有一半的年收入貢獻給政府了。《福布斯》統計,中國人的稅收痛苦指數是世界第二。

主持人:中國的稅收除了過重的問題,是否還存在其他不公的現象?

趙培:中國政府把稅收做為政績考量,導致從中央到地方層層加碼讓稅收迅猛增長,我們看到湖州這個稅去年才300多,今年一下子增長到600多。中共官員的貪腐在這其中也起了很壞的作用。中國學者有個統計,一個地級市的稅收成本可以達到13.4%,也就是說,百姓繳稅的一成以上先給稅務局了。對比看,美國的徵稅成本只有0.58%,日本是1.13%。

中共的徵稅是不透明的,以間接稅為主,增值稅、消費稅、營業稅及關稅占到整個稅收的70%以上。這些稅收都加在物價裏,百姓不知道自己買一次東西交了多少稅。

中國民眾意見最大的是稅收的使用。中國人雖然了承受了發達國家的稅負,但是卻沒有發達國家的福利待遇,反而是中共政府官員的公款浪費是十分的巨大。

主持人:中國的稅收弊端重重,為什麼中國民眾只能通過湖州這樣“討說法”的方式去抗爭?

趙培:中國公民沒有立法權,只能任由政府加稅和濫用財政收入。以加拿大徵收省稅和聯邦稅合二為一的“和諧稅”為例,卑詩省百姓可以發動公投去否定掉。中國百姓如果有立法權,就可以阻止政府連年的亂增稅的舉動。

主持人:謝謝趙培。

趙培:謝謝。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