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2261-1)《國家安全法》出台 要殺前總書記?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06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這集節目稍微提前了一天製作的,因為週末呢自己有一點事。

那我這麼解釋就是說,我不知道是不是這一天之間,就把江澤民 曾慶紅給抓了、給公布了。

我至今依然相信曾慶紅已經完全被抓了;那作為江澤民父子來講,應該完全是被圈起來了。

所以在我看來其實主政的人,在掌握著大局。但是金融體系是他致命的弱點,可能這裡面應了一個相生相剋道理。王岐山是大家公認的金融專家,那他擅長這個,人家打他這個,這保不齊的。

他擅長這個人家打他這個,亮了最後的底牌,因為這麼玩牌是魚死網破的,這麼玩牌是不求勝負的;只求搗亂。所以我才跟大家說,今天是斬妖除魔的階段,你只能這麼做。

上週有集節目提到了一個朋友做的夢,拿了一把香,紫色的,其他的香是金色的,上面寫著天滅共產黨30根。他說:太清楚了。

結果接連有幾個朋友,在Facebook上給我留言,描述自己晚上睡覺就像鬼壓床,民間有的叫鬼壓床有點那意思,他自己的感受。

有的是講他的母親是什麼在金融體系是個專家,但是母親玩股票,真正玩股票卻憑母親的感覺。專家,她學過的東西都扔一邊了,她真正下決定的時候是感覺,感覺心裡發慌渾身冒冷汗的時候,甭管是哪個線從股市裡出來,感覺心裡有譜的時候想一想就進去了。他說他母親是這麼玩股票。

我說的意思就是說,當人們觸及到這些真正跟個人的靈魂相觸的時候,這種事情沒辦法像演電影似的展現。

你跟人描述的時候,別人沒有這種經歷就會嘲笑你,而你自己知道這是切實的。

每一個人都被別人嘲笑,每一個人也都在嘲笑別人類似的事情。他的基點就是我沒經歷過你就胡說,但每一個人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又沒辦法跟別人表態,這就是被共產黨無神論洗腦之後的表現,自然的表現。

所以在上個星期節目當中我說過,我說國家安全法出來,要像當初2013年國家安全委員會出來時一樣,國家安全委員會出來之後,卡!砍了政法委書記,這是對等的,祭旗。

國家安全法出來之後,你想要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讓所有國民按照法律去行事的話,卡!殺了共產黨曾經的總書記,因為他顛覆了國家、顛覆了人民、顛覆了一切,他出賣了祖國。

當然不同的人對國家安全法有不同的解釋。

《國家安全法》定義的中國核心利益有多大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國家安全法定義的中國核心利益有多大?寫這篇文章的人叫做黃安偉,應該是紐約時報的中文的記者,這是他的第二篇。

但是它的內容呢,內容所觸及到的概念呢,我個人認為太美國化。因為他所有的內容站在海外的角度來講,外國人的角度來講。

他一定站在了國家安全法,不就是中國人跟海外其他國家之間的安全戰略的概念嗎,對吧!

他會從那個角度去解釋,所以他提到說頒布的國家安全法裡面,主要的是要保護核心利益。

那習近平曾經多次用過這個詞,當觸及到核心利益的時候,那就沒有談判的餘地。

核心利益是什麼?他說保持政治體制,維護中國共產黨不可質疑的統治地位,捍衛主權和領土完整以及經濟發展。

我個人覺得這是站在老外的角度去探討,因為他的基點都是在外國。

但是在中國的真正的現實環境當中,共產黨1949年執政以來打過最大的仗,外國叫韓戰,對吧!中國叫抗美援朝。打過另外一個仗就是跟自衛反擊戰,跟越南人打,沒了,其他的就再也沒了。

197幾年跟越南人打過,在南海扔手榴彈,我們偉大的海軍非常的勇猛,那戰士是最可愛的人,站在艦艇上扔手榴彈。

你別樂,哎喲1980後1990後可能朋友說,濤哥你講笑話。石濤那時候小時候讀課本就這麼讀的,真的,扔手榴彈,把非常可恨的越南的侵略者趕出了領海,真的是那麼講的。

那我想說共產黨打過這個仗,都跟它的內政有關。特別是1979年那當初就是鄧小平要拿軍權,所以外國人總是站在說今天中國強大了,如何如何了。

中國怎麼強大了,中國當官的男人強大的,把女人都要摟在懷裡頭,這是他第一強大;中國當官的將軍都要把軍費,放在自己家裡面給女人花,這是第二強大;中共的歷屆的政治局以上的官員,基本上都可以把家裡的親屬送到美國去,作為他一種安全的保障,這是第三個強大。

我問你這仗怎麼打,所以我不認為這是對的。

那我更認為國家安全法是為了內部,他在完善著從三中全會到四中全會,然後建立法治。然後以這個概念名義上就是名正言順上,樹立國家的整體機構,國家安全法跟公務員宣誓制度是在同一時間頒布出來,即刻執行。

宣誓制度在明年1月1日新的元年開始,這是他的概念。2016年新的元年開始,國家主席不向黨旗宣誓向憲法宣誓,這是今天主政者唯一逃命的方式。

今天主政的人在反腐的過程中,已經幹掉了過去的曾經的,幾年前的軍委當中的常務副主席和副主席,一共軍職職業軍人,在這個軍委當中就是一個巴掌能數的了的。

那軍委副主席更是一個巴掌能數的了的,他已經把軍委整個幹了。一個國家的主席在拚了命的打掉過去了掌控10年軍隊大權,全國軍隊大權的上層,中將以上的官。他沒一個信,他拿國家安全法打什麼你美國人呢,扯的!

那同樣是這個黃安偉在同一天寫的另外一篇文章,就叫做中國正式頒布國家安全法,強化中共統治,很難說了,對不對?

我跟大家說了宣誓詞裡面把中國特色都給扔了,裡面沒有向黨宣誓。這在文革的時候是現行反革命,立即槍斃的罪,我不跟你開玩笑。

劉源的父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被黨的主席幹掉,在1967年到1968年第二次血月期間。

國際特赦:中國應該馬上廢除新國安法

與此同時國際特赦也發表了公告,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應該馬上廢除新的國安法。

國際特赦發表新聞稿,認為中國政府必須馬上廢除新的國家安全法,因為這部法律會給中國政府很大的權力打壓人權。

它說新的國家安全法定義是沒有任何邊際的,它使得可以中國政府任意打壓任何它不喜歡的人、人權人士、批評政府的人士,以及其他反對派人士。

那你從人權的角度來講,國家安全法確實它可以有這個東西,有這個涵義這麼去打的。

那當然從國際特赦的角度來講,和今天中共當局打壓人權的概念來講,這是非常對的。

但是如果從共產黨一貫的表現來講,它就是法。它設立和不設立,沒什麼兩樣的,對吧!

我曾經跟大家描述過,當違紀在先違法在後,這個詞只要存在一天,它一定是伴隨著共產黨存在的。

那這樣的呼籲,就是怎麼說呢,因為共產黨是高級動物,它本身就是吃人的。

在這個過程中,它一定是秉承這個概念的,所以從它打壓人權的角度,迫害就是侮辱人性侮辱人的基本尊嚴的角度來講,什麼都無所謂,它自始自終就這麼做著,有什麼法沒什麼法,對於它來講作用不大,一點問題都沒有。

過去的時間裡,甭管朋友們感覺打壓更加多嚴酷多怎麼樣,那個時候它沒有國家安全法,它照樣在做嘛,對不對?從來沒減輕過。

所以這是我說的,它今天拿出國家安全法,它的目標不一定是這個。但是站在國際特赦的角度來講,和被迫害的普通的老百姓的角度來講,完全是有理由這麼去說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