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2264-2)最兇險一幕來臨 習王要搶時間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09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諾查丹瑪斯,法國人。諸世紀,他寫的。而他寫的諸世紀當中,唯一的一首詩,提到了具體的時間,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

那上集節目當中,我跟大家講過,720,1999年的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2014年的7月20日,在玉淵潭出現一隻蛤蟆。那2014年的7月20日,這一波最牛差的牛市開始。 

股災真正元兇就是黨中央

香港一位中國問題專家,直接是這麼說的,文章題目他是這麼講的,這個人叫杜陽明:股災真正元凶就是黨中央。

所以你要不把黨中央扯囉,你對不起它。你要不真正從靈魂的層面,拒絕中國共產黨,你對不起你自己。

經常發表有關中共的分析文章的評論員,杜陽明,昨天寫了一篇文章講,股市崩盤,可能是壓垮中共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這是人家說的啊,不是我說的。內容指中共的救市措施不但沒有效,反會令中共墜入更大的管制危機,而股災隨時會促成中共倒台。

那杜陽明更說,股災的元凶是中共自己。那他講違反股市操縱原則的現象,在大盤中比較隱蔽,但是在個股中很突出。中共管理層面不斷出檯, 立好政策,甚至重拳出擊,但股市依然跌跌不休,根本不把黨中央放在眼睛裡,那完全違反了中共的組織原則。

這裡面的貓膩,只有對共產黨本性特別了解的人才能洞察。是中共管理層,秉承中共的指令,隨機構唱雙簧,一邊唱紅臉,一邊黑臉挨打,共同默契,砸盤子。
這是他的分析。

我的分析跟大家說得很清楚,對不對。這是江澤民、曾慶紅整個兒所有的人馬,積聚了最後的力量,在香港沒有促成習近平下令開槍,也就是說,不能把習近平拉入到他們團夥中,那大家就魚死網破,就是這個場面。

我跟大家講過相生相剋的道理。王岐山是大家公認的專家,那他在這點上搞不好,他就輸在了自己專家上,因為他對金融太懂了,他知道那一份恐懼。當他知道那一份恐懼的時候,天意在促使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給他幹囉,他就不敢幹。

就像我說的,今天要是我,我抓了江澤民、曾慶紅,我管他那個呢。所以在人的境界當中,永遠有相生相剋的理存在。

那在我看來,這個朋友他寫這個評論,就是裡面是唱雙簧。那我說呢,他想唱不想唱,是因為打起來了,沒辦法。

所以他提到說,造成這次股災的真正元兇,就是黨中央。從中央到地方大肆斂財,早就掏空了國民經濟的命脈,那財政早就出現了赤字,僅僅依靠股市、稅收、理財產品,已無法填充越來越大的大窟窿。國企央企伸手要錢,窮途末路,內外交換的黨國根本無法解決,包裝上市到股市上賺錢圈錢,成為了黨國要員們斂財的良方。

我覺得這就對了。而這一切不正是蛤蟆,悶聲發大財的故事嗎?

這裡他就提到了,吳邦國的公子,從美國請回一個包裝公司,將許多皮包公司或破產企業打扮上市,什麼都沒有,但是它能賣股票。誰不騙啊? 對不對,誰不騙對得起誰啊?

黨國的這一次的崩潰,2012真相大白,什麼真相大白?谷開來弄了一堆男人,報復她老公找女人,弄了一堆男人。這女人厲害還殺了一個,然後讓另外一個, 黨的第一衛士,王立軍先生,去處理另外一個,與他分享同一個女人的男人的屍體,而是被這個女人殺了。這東西好萊塢給你說,誰寫這東西也得低頭,說這家伙演得真的比我寫的還玄乎!

然後更逗哏的是,這個人,這個王立軍先生,身兼相當於公安部副部長的這麼個官,結果去找谷開來的這個老公,說這事不好辦。她老公實在扛不住了,打了個嘴巴,就出事了,就出了大事了。就左邊一條腿,右邊一條腿,把黨中央給劈了。劈的黨中央,應對的是中央電視台的大褲衩,因為那裡掩蓋的都是真相。

而這事情出來的,最一開始出來的呢就是揭示真相。天底下的事非常簡單,所有的事情都是人搞的亂。當你搞清楚人的時候,你一看就像那和尚似的,誰睜眼? 不睜眼,因為看在眼裡頭,比那大便都髒,就這麼點事。

那自然在所有網絡上討論的最主要的詞,就是股市啦、崩盤啦,就這詞啦。那我剛才看到一個人貼了這麼個帖子,叫救市三招。

它救市三招叫,平反昭雪1989六四漲5千點;徹底否定文革長2千500點;那把毛澤東的屍體弄走,再漲2千500點。1萬點的牛市,可以持續5年。

我相信這多少帶有氣話啦。這裡面說的概念呢,有點那意思,就是劍道在劍外,對不對,股市你別在股市上想招。但是說的話裡面又帶著黨的詞彙。平反昭雪,這就是很多中國人可憐的地方,他殺了你了,玩了你了,整了你了,汙辱了你了,強姦了你了,最後你讓它平反昭雪。它是魔鬼,允許它平反昭雪,明天它吃你只吃你骨頭,不吃你肉,真的。

其實從另外一點上大家只是意識到,必須否定中國共產黨,但如何否定?只有修行的人,秉承中國傳統文化的人,才知道怎麼做。

A股暴跌溢出效應恐引發系統性危機

美國美林,這是專業人士,專業機構寫了一篇文章,針對今天的股市:A股暴跌的效應恐怕引發系統性危機。

梗概是說A股調整,嚴重打擊了投資者,對政府維持市場穩定的信心,會出現一些衍生的結果,那許多資產會重新被定價,實體經濟和企業利潤被壓。如果繼續暴跌下去,最危險的,就可能會引發起像2008年兩房時,美國所遭遇的,叫系統性危機,整個社會經濟系統完全崩盤,惡性循環。

我剛才在另外一個節目當中提到的,就是香港股市也暴跌了1千500點,而最多的時候跌了2千100多點。那香港股市,今天香港共產黨化,對不對,那就變成了,跟中國的上海和深圳股市形成一體。因為關係,它的性質,它心裡的念頭太近了,那就會造成輪番的折騰,今天香港完了明天上海完了,後天深圳在帶著,明天又香港帶著。

它輪著來,翻餅烙餅油炸餡餅,這餅烙出來一看全糊,全都糊牌了,該幹啥幹啥去了。

那當然這是人家提到的,所以這裡提到一個概念叫系統性危機。

其實就是我說的那個概念,今天你咬著後槽牙也沒用,一直今天主政的人想推遲想迴避的問題,今天爆發了。

治表不治本,2003年7月分,王岐山就此曾經有過答覆,反貪腐治表不治本。

為什麼?搶時間。你看2013年,石濤評述,或者是今日點擊,我們曾經就過這個問題,當時王岐山的說話,我們做過描繪。

我說得很清楚,反腐獲取民意,打掉江澤民整個體系,是穩定社會,去迎擊那,他無法預測什麼時候發生,無法迴避,不知道迫害力有多大的那一幕,那一幕今天來了。

2015年我說過是大審判之年,2015年我們曾經說過將出很大的事情。有人開玩笑,濤哥這話說得挺絕,要出大事,多大?人濤哥沒說,誰知道有多大個兒?有人還嫌這小呢, 你說呢?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