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2264-1)江派香港逼習開槍後 開始在股市做局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09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做這集節目之前,我在Facebook上貼了張照片,那是在網上看到的,我不知道是在哪家火車站前頭,那電子大屏幕打著:A股保衛戰,沒子彈的你就吶喊。

全瘋了!昨天一開盤,低開8%,306點,開盤2421.56點,2421.56點,那收市的時候是2千700多,2千7百20多少,往下拉空300多點。

306點超低開盤,8%左右,沒上去,想補這空缺沒補著,是一路往上跑,跑到3千700多點的時候就拉橫了,大概3千600多點就拉橫了。

跑過了100多點嘛,拉橫了,然後就這樣了,下跌5.9%收盤。

那就意謂著一切的方式,今天救市的一切方式全死了,在這兩天的節目當中我一直說這話,我今天是習近平我就貼一個條,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涉嫌違法違紀犯罪,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或者用另外一條,現在全球華人有超過4萬人遞狀子,狀告江澤民,狀告他活摘器官、滅絕人性、反人類罪、出賣祖國領土。

今天是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新的國家安全法剛剛拿出來通過了,那我們就從表現出今天主政的人,對憲法的尊重、對法治的尊重,那你就接了這4萬多人的狀子。把曾經的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給他進行法律上的調查,接狀子就行了,你看股市怎麼跑?

劍道在劍外,我一再跟大家說這個道理,劍道在劍外。耍劍的人他的技巧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就玩不下去了。

人什麼事情都如此,畫畫,畫到一定程度畫不了了;拉提琴的拉到一定程度也拉不了了,對不對!雕刻的、唱歌的,所有的事情都一樣,就卡在那兒了,技術上上不去了。為什麼技術上不去了,因為人不成了,所以劍道在劍外。

別解決方式、技巧,而是你這個人的品質、你這個人的能力,已經無法再駕馭、無法能體會這技巧中更深的內涵。你不能把那更深的內涵成為自己的時候,你沒有這個能力的時候,你玩出花去你也是一個狗尾巴花,聽見了,玩出花去你玩的也是狗尾巴花。

股市今天的問題不在股市本身。我跟大家講過,從東方之星翻船的時候,我形容多少次了,兩分鐘這麼擰180度,這麼擰180度,遭遇的是龍捲風,沒聽說過。

遵義的城池,習近平到那去就在這硍節上,半喇樓,垮!劈了,一個人活了,別的人死了,樓碎了。可是碎了半喇留半喇,沒有預警的。

建制派議員玩了命的去保黨,結果8個人攥著右腿,30多個人攥著左腿,兩邊一扯把中間給劈了,黨中央劈了,活生生劈了。

你說給黨劈了,那難看,一點都不著急,就跟大家講過,發生的事情一定是這樣,讓你不懂不明,回不過扣兒來。

現在對股票的說法很多人都是這麼講嘛,來得太突然。怎麼就這麼笨,看濤哥節目的人挺多的。

我說的意思就是說,你要退黨退團退隊,今天看到的一切,今天發生的一切,是打擊高級動物的能力,是打擊,給人以高級動物方式洗腦之後,人自我狂妄的能力,讓你重新認知神佛的力量,其實就是在展現這一幕。

一切又有時間為軸,我在節目當中講過,我說從習近平上來之後,從2013年他主政後,2013年主政,我指的是三中全會。

三中全會開完之後,他首先拿下來的是周永康,然後最令人出其意外的就是李東生被砍死,結果他是610辦公室主任。

我一再提這事兒,到了2014年發生的包括陳光標耍標,阿標的事情,圍繞著法輪功的真相,對吧!把那兩個人帶到紐約去耍標。

然後到了2014年610香港白皮書,我跟大家描述得非常清楚,誰都脫不開這個銬。

到了2014年7月20日,八一湖玉淵潭出了一個黃蛤蟆,結果我昨天多了一個心眼兒,我就想知道這一次股市是怎麼來的,我現在給大家看一下Google的,有關上海股市的一個圖表,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在Google拿出來的。

上海股市的股指的表,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個藍點的,前面的那部分基本上是拉橫的。在那一段很長的時間裡,在2060點2070點,一直突破不了這個口,一直被壓在這條線上,而到了這一點之後,第二天走了這一大波,所謂歷史上最長的牛市,這個標誌是非常清楚的。

這是哪一天,2014年7月18日收盤時的價格,那這一波牛市是從2014年7月19日20日開始的,是跟在玉淵潭出的那隻蛤蟆,是一天開始的。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這一波這點上打在哪兒,最高5千1百60點,打在的是6月12日,2015年6月12日。

2015年6月10日陳偉力說話,代表著陳雲家族表態;6月11日周永康被輕判無期徒刑;6月12日股票創新高,然後一個跟頭栽下來,就打到了今天。

時間是個神,沒人能控制,這是我在節目當中講的。時間會把一切的,自以為是的高級動物都會碾碎,碾碎它,是為了能夠向今天的人,每一個活著的人展示真相。就是在天滅中共的過程中,啟悟著今天每一個人。

北京政府製造泡沫 股市崩盤咎由自取 

德語媒體講:北京政府製造泡沫,股市崩盤咎由自取。說對了一半,我覺得是就是這麼回事。

它講說北京挽救股市的努力,那成效不彰。而追其根源,中國政府是股市泡沫的慫恿者,最初始的慫恿者,2014年7月19日20日開始的。

而那個時候正是香港大動盪的時候,而香港大動盪的起始者是誰,2014年5月14日,曾慶紅跟江綿恆,江澤民的長子露面。

5月20幾日江澤民噁心習近平,見了普京,逼得普京要求習近平要允許,那就噁心習近平。

我也跟大家講過,那曾慶紅那麼幹,那是拼死了,一個棉裡藏針的人是不露面,
露面他就死定了。

就像這一次說,李克強說了:暴力救市。我跟大家解釋過,李克強不是暴力的人,是在夾縫中求得生存的人,當一個不是暴力的人而強調暴力的時候,就死了、就慘了、就輸了。

德國的世界報7日報導,引述了人民日報的說法,說不經歷風雨能見彩虹嗎?

大家看了半天,彩虹沒看見,看見的是鬼火,沒錯!看見的是鬼火。

所以在當初應該講,人家曾慶紅、江澤民父子,再加上所有江家幫的主政的人,攢了一個大盤,一個是香港的事情;一個是股票的事情。

香港,江家幫要逼習近平在香港開槍,重演六四港版的場面,2014年9月28日在金鐘廣場,習近平沒開槍。結果人家準備了第二手,同期準備了第二手,在大陸股市以魚死網破的方式進行搏殺。

這就是我跟大家說的,我今天是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我今天就抓了江澤民曾慶紅,然後貼個帖子,打個banner(橫幅),在中南海門口弄個banner(橫幅),弄倆當兵的拴到刺刀上,喀!一說,江澤民、曾慶紅給抓了,大家看著辦吧,你看就全都好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