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2261-2)周永康庭審待遇未公開細節 透三重資訊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06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上個星期曾經在Facebook上,和其他渠道當中,跟大家分享過幾個視頻。那個視頻就是:「在國內的警察呀,或者什麼邪警啊、或者什麼保安啊,在棒打一個人,棒打普通人。」

我印象中大概有三、四個視頻都是這樣。包括什麼:「叫什麼特警、公安啊、國安,一群小伙子打一個人,下手賊狠。」

你從他那個面目表情啊,從他的說話呀,那個你都能感覺出來。就是說:他不把對方打死,他對不起自個兒,就是那個感覺。

那另外一個其實在做這一集節目的時候,本來看到一個視頻,我本來想分享,後來有點兒不太雅。警察在一起打架,打呀, 打另外一個人。那個人有老婆,我看那女人也就30來歲吧,給那女的逼急了,咵咵, 就把衣服脫了,把褲子什麼都脫了。上去就摟那個警察去了,警察是男的嘛,打瘋了那是。

那個旁邊大概有三、四十人在圍觀,應該聽的話音,聽起來是東北人。那我自己當時用這個視頻的時候,我有這麼個想法:就是想把國內這樣沒辦法被公眾知道的,但卻發生在社會最底層的,那些戴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人,施以暴力。

而這些人本身,其實跟大家一樣是普通人。但是就像我說的:當他穿上共產黨衣服的時候,他即刻就不是人,他即刻彰顯自己擁有權力。我能掌控你的生、我能掌控你的死。

但是他狗屁都不是,就是為什麼這套衣服給人穿上之後,即刻就成了動物了。就這麼狠。所以這是社會整體崩,已經崩盤啦。對吧,已經崩盤啦。那個失去了:當失去了這種恢復人的尊嚴的能力的時候,我覺得:有必要是把這種真相跟大家分享。

這樣在對比之下,我們才能恢復做人的尊嚴。那今天的過程,我依然認為這是一個過程。但槍手死在槍下的意思:就是共產黨會死在共產黨的名義之下,那走向了一個未來。

就像有朋友,我說這一個圈畫圓啦,有朋友說:什麼意思一個圈畫完啦?這是我確實沒想到,這個話都聽不懂。

共產黨產生了,出來了,轉了一圈兒,死了,這個圈畫完了。槍手死在槍下,殺人的人最後死在槍下。槍畫完了,這個圈兒畫完了,對吧。

這就是我說的:這個圈兒完啦。什麼事情:就是朝起夕落,一圈兒完啦,一天結束了。跟人一樣,這就叫圈兒。一切東西都是一圈兒、一圈兒一圈兒,就這麼相生相對應的走著,在人的層面就是這麼來的。

當這件事情完的時候,就是一個圈完了。對不對?打麻將把牌豎起來了,對不對。綠發不要了,白板扔了,然後就對著胡,就差一個小雞雞,就等著誰打雞出來呢?

就不,那邊三條雞在手裡攥著呢?就不讓你這圈畫完了,兩人槓上了,人那邊胡牌了。這圈畫完了,聽懂了,所以就是事情完了。那今天中共,共產黨死在共產黨之下。

我說的意思:用江澤民給國家安全法祭旗,共產黨死在共產黨的總書記之下,圈畫完了。而這個概念是被人民接受的,被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因為只有這個圈完了,人的靈魂的一面、 尊嚴的一面,才能逐漸擁有一個環境,在恢復自己對人的尊重。

說到江澤民了,周永康為什麼快速投降?為什麼對他判得輕了?

周永康庭審待遇未公開細節 透三重信息

爭鳴雜誌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周永康庭審待遇沒有公開細節,透露了三大信息。

這是爭鳴雜誌自己在判斷當中的,拿出來的內容。周永康被判的結果公布了20多天,但是該案引發的議論依然並沒有終止。當然這是爭鳴雜誌,在6月底的內容當中說的。

它裡面提到了幾個細節,它說一個關鍵的細節就是感覺到:周永康的待遇比薄熙來好多了,為什麼是這樣?

薄熙來的案子在庭審前,只是控辯雙方參與。薄熙來本人沒有參與。而周永康的案子在庭審前,雙方達成協議,在開庭前排除了數項,對周永康不利的證據,周永康本人也以被告身分參加了庭前會。

所以這確實是程序內的最好的待遇。為什麼這麼做?

北京當局出人預料的優待周永康,那表明了周永康,改變之前強硬的對抗態度。在庭審前認罪,同時也顯示出江系勢力,還沒有完全衰敗的跡象。我不知道它為什麼得出這種結論?

我跟大家講過:周永康突然這麼去處理,就是做了類似汙點證人。他一定是對習近平、王岐山,有了莫大的好處和證據攥在手裡頭。如果不是這樣的話,6月11日把結果拿出來,6月12日股票創新高,一路走到今天,進行你死我活的搏殺,就不存在-。

所以我依然堅持我的看法:周永康死,是周永康願意以這樣的方式配合,把自己這張死老虎皮,在台階上鋪的平一點。讓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在他的虎皮上頭站得穩一點。

為什麼?喝蛤蟆湯、吃螃蟹腿、就著二鍋頭。

傳郭伯雄磨尖牙刷割大腿

郭伯雄也被爭鳴雜誌曝光,報的非常細節。但是我看這個內容之後呢,我覺得也,也滿有趣的。郭伯雄磨尖了牙刷割大腿,高叫:范長龍快來營救。

常務軍委副主席掌控著總參,所有總參的特務,最先進的武器,他應該都有機會碰得著。結果今天的他,要把牙刷磨尖了,然後扎大腿自殺。你聽這場景吧!我覺得真有這一瞧,高叫:范長龍快來營救,誠心要把范長龍毀了。

這就我跟大家說的:當今天郭伯雄、 徐才厚整個過去二屆,以至三屆的軍委委員,都是江澤民的人馬。今天主政的人以這樣的方式,在清理著整盤的軍隊最上層的時候,打什麼仗?扯什麼瞎米?對吧!

他今天在這樣的方式去打的時候,你說他不吃蛤蟆,他為什麼不吃啊?他為什麼不掃乾淨了?昔日中共官場掌控權力的官員,風光一時,如今成為階下囚。在審查期間不時傳出精神反常的消息。

郭伯雄在調查期間寫了5份交代、3條保證,並曾用三種不同的方式自殺未遂。其中曾經把牙刷做成利器,割右邊的大腿動脈自殺,而且精神恍惚的說我要見習近平,求開恩。罵徐才厚是大叛徒,叫范長龍快來營救。

我想跟大家提醒:想想2012年,這些人都是頂尖的輝煌的人物。對不對。下面統領著全國的軍隊,今天落到這分上。我想說什麼意思?今天反腐的人留著共產黨,要不了3年,搞不好今天的它們就是你。

那文章裡寫得很清楚:說5月2日晚上10點多,那郭伯雄曾經要自殺,服了大的安眠藥片,是把每天服的安眠藥片都藏在襪筒裡頭,用牙刷軋了右腿大動脈,把枕套蒙在頭上想殺了自個兒。 

文章還提到說:郭伯雄在大腿上軋了8公分的口子,離動脈有2公分,流了大量的血,安眠藥還沒發作的時候就去洗胃了。去的是北京衛戍區,大概基本上就是這麼回事。

為什麼被發現了呢?因為他扎腿的時候太疼了,他就叫了出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但關鍵的問題是:他不知道有今天。有朋友會說:要是我,我就如何如何?

今天有9千萬股民,看我節目的人,有相當一部分人玩股票。你知道有今天嗎?你別說別人,你知道今天有你的今天嗎?你說你知道,那我問你禮拜一的時候,你說股票上哪去呀?

它不是上去就是下去。你說它是上去還是下去?你說它是上去再下去?下去再上來?還是拉橫呢?挺簡單的事吧!跟一加一等於二差不多,但幾千萬人就死在這裡頭。記住那個,人從來沒說了算過。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