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下令723逮記者? 教部.警方避關鍵提問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01 日訊】723反課綱學生夜闖教育部事件時,警方也逮捕了隨學生進入教育部採訪的三位攝影記者,並說是因當場的教育部官員提出告訴,當時掀起輿論強烈質疑是戕害新聞自由,今天是記者節,立委找來相關單位,要求釐清當天事件真相及抓捕提告記者的責任歸屬,強調教育部不能因撤告草草了事。

民進黨立委 鄭麗君:「這個事件是近年來最嚴重的,戕害新聞自由的一個事件。」

九一記者節當天,立委卻遺憾無法祝記者快樂過節,因為723反課綱學生夜闖教育部行動中,教育部提告記者,至今說詞和警方兜不攏,立委質疑教育部提告也搞黑箱。

民進黨立委 鄭麗君:「三位在陳抗現場進行採訪,也向警方表明是記者身分,但是依然被警方逮捕,新聞工作在現場立即就被阻斷,阻止新聞的傳播,這是第一個基本事實,第二個基本事實是,教育部對於現場採訪的記者,因他主觀的臆測,予以提告。」

自由時報攝影記者 廖振輝:「如果就只是撤告了事,沒有對外面說明釐清彼此的責任的話,難保下一次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記者)他無法預測說我今天來採訪到底是會不會被提告,或者是沒事,這樣的狀況之下,我相信對新聞記者的採訪影響是非常大的。」

陳抗現場行政機關告記者,前所未聞,為免引發後續對新聞採訪的寒蟬效應,三位攝影記者拿出當天照片,從新聞幕後站到幕前,然而,教育部提告前,是否明知記者是去採訪?成為眾說紛紜的羅生門。

民進黨立委 鄭麗君:「因為部長還跟我們說明說,他懷疑,記者涉及指揮學生,所以他非常清楚知道是記者。」

教育部政風處處長 于建國:「(你有證據覺得記者跟學生是一起的嗎?)我們沒有證據,但我們也沒有辦法證明說,他沒有。就認為說他是違法侵入教育部,所以我們就按原來那樣的原則來處理,既然是違法,所以我們就通知我們的周處長來處理。」

教育部秘書處處長 周以順:「我來的時候已經三點,(警方是說你們要求要提告他們才逮人),沒有就是我來的時候,人都已經帶走了嘛,我知道的就是33個人,我也沒看到33個人任何一個人。東西也損壞了,那我站在財產管理人的角度,我一定要提告,(所以提告記者的責任是不是你承擔?)我沒有。」

三點才到現場的祕書處處長,自認無法承擔提告責任,先逮人的警方則一口咬定,教育部提告後,無法不移送。

中正一分局副分局長 董欣欣 VS. 民進黨立委 鄭麗君:「教育部的官員在現場,針對現場記者,向警方提出告訴之後,我們沒有不移送的理由,這部分在這邊跟各位說明,(是教育部現場的官員嗎?)(誰提告?)(現場哪一位官員)這部分因為真的偵查不公開,我沒辦法跟你回答。我只知道這位是做筆錄的,(就是現場的教育部官員提告?)好我們會等待台北市政府的調查報告。」

警方口中的偵查不公開,遭律師現場打臉,保密原則不適用於提告者,逮捕、提告記者都說依法行政,卻沒人敢大膽扛起,阻斷新聞記者傳播訊息,恐讓台灣新聞自由倒退的責任。

新唐人亞太電視 陳進交 張芝瑄 台灣台北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